1. 筆趣閣
  2. 愛財愛己風生水起
  3. 第1章 提線木偶
薑時宜 作品

第1章 提線木偶

    

我將死在自己的婚禮上 ,身著潔白夢幻的婚紗奔赴自由。

所有的親友,都是見證這場奔赴的劊子手。

——薑時宜的日記京都,亞蒂酒店此刻正在舉辦一場盛大的婚禮。

這場婚禮備受矚目 ,被整京都上流圈子津津樂道。

隻因為新郎是京都西大家族陸家的長子長孫,才貌雙絕,叱吒風雲的陸家接班人陸擎川。

新娘是江南富商薑仁儒唯一的外孫女,薑時宜。

若是薑仁儒還活著掌管薑氏企業,兩家當真算的上門當戶對,才子佳人。

可現在,陸擎川遭遇嚴重車禍,人昏迷兩年總算甦醒,但隻能躺在定製椅上,脖子以下都不能動,連話都講不出來,外界更是有傳言,他活不過這個月底。

薑時宜也冇好到哪兒去。

自從薑仁儒夫婦出車禍去世後,他們唯一的女兒薑雲棲就神經失常,在一個雨夜失蹤後,至今下落不明。

薑時宜作為薑家唯一的血脈,並冇有被善待。

在她十五歲時,也開始神誌混亂,被送入精神病院接受治療,一呆就是五年。

雖然己經康複出院,但這種精神類的疾病,隨時都有複發的可能。

原本該是天之驕子,天之驕女的兩個人,卻遭逢钜變,境遇坎坷。

前來參加婚禮的賓客站在台下觀禮,幾個美婦人熱絡的聊了起來。

“這新娘子長的可真好看,我還冇見過這麼標緻的人呢。

雖說嫁的是陸家長孫,極儘尊貴,可畢竟·······唉,到底是可惜了!”

一個衣著華麗的富太太端著高腳杯,跟身旁的幾位夫人閒聊,言語間滿是對新娘子的惋惜。

“可惜什麼?

你不瞭解,那薑家的,”另一位夫人笑著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腦子,“這裡有問題。”

富太太很驚訝,目光再次投向舞台上,新娘子驚才絕豔,怎會是個腦子有毛病的,實在讓人難以置信。

“既然兩個人都不是全人,倒也湊合,就是不知道兩家怎麼想的,還把婚禮辦的這樣隆重。”

“陸家的排麵自然要隆重。

再說這婚禮,你還真當是給新人辦的啊?”

“什麼意思啊,你彆笑,倒是說說嘛。”

有人聽出話外之音,忍不住想打探一番。

女人笑了笑,倒也痛快,“陸少車禍昏迷後,陸老先生請大師為他算過,說他這長孫流年不利,凶多吉少。

且若是死前不能婚配,死後將會對陸家百年運道有礙。

大師還說,要找的婚配人選必須命格尊貴,與陸少八字相配,不能有一絲一毫偏差。”

“陸少出事時,是有未婚妻的。

洛家的二女兒洛羽曦。

可陸老先請大師給測算,人家大師說,洛家女兒命格不符。

正好洛家也有退婚的打算,就這樣兩家取消了婚約。”

“後來陸家前前後後找了很多人,竟是冇一個相匹配的。”

“最後找到了薑時宜,你猜怎麼著,這一測算,兩人竟是絕配。”

“天啊,竟還有這樣的事!”

“緣分還真是奇妙。

可陸少現在這情況,薑家怎麼捨得把女兒嫁給他啊。”

“自然是好處給足了,這親情也就淡了。”

幾個人目光交彙,話止於此。

燈光下。

薑時宜穿著雪白的婚紗,表情恬淡,眼神空洞,冇人知道她在看什麼,想什麼。

一旁的主婚人正激情澎湃地宣讀著結婚誓詞。

從始至終,薑時宜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婚禮的熱鬨,喧嘩,都與她無關。

她就像一個精美的擺件,冇有一絲一毫的靈魂。

首到交換戒指的環節,陸擎川這個工具人被兩個名保鏢人扶著手臂,握住手指, 將一顆鴿血紅寶石戒指戴到薑時宜的無名指上。

薑時宜低頭盯著那枚鮮紅的寶石戒指,麵容似笑非笑,突然噴出一口鮮血。

觀禮的人群一陣騷動,眼看著美麗的新娘猶如一根飄落的羽毛,搖晃間,昏倒在台上。

這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婚禮現場亂作一團。

陸擎川錯愕。

他歪過頭,緊張地看向倒地的新娘,可令他驚訝的是,她的麵容冇有絲毫的痛苦,嘴角甚至浮現一抹帶著血痕的微笑。

他緩緩的收回目光,突然就懂了。

她寧願死,也不想做任人擺佈的提線木偶 。

自己又何嘗不是呢?

隻是自己比她更可憐,如今連自己的生死都選擇不了。

他纔是那個最可悲的人。

醫院的長廊裡,薑時宜的父親周霆雨踱步走來走去。

眼鏡後的一雙眼裡,冇有擔憂,倒是滿目算計。

若是薑時宜這丫頭死了,他便有理由找陸家索要一大筆賠償,畢竟人是死在婚禮現場,眾目睽睽。

這個死丫頭,也算死得其所,不枉自己給她當了這麼多年的便宜爹。

手術室裡,醫生看著床頭監護儀變成一條首線,無奈地停下了動作。

他們真的儘力了。

女孩一個小時前服用了烈性毒藥,器臟嚴重受損。

她今天是新娘,穿著漂亮的婚紗,那麼美麗,那麼年輕。

人生到底是有多絕望,才能讓一個本該蓬勃的姑娘義無反顧的走向絕路。

醫生的眼睛有些酸脹,即便見慣生死,依然會對這種美麗的消逝,心痛惋惜。

他拉起床邊的白布,想要給她最後的體麵。

可就當白布即將蓋到臉上,床邊的檢測儀突然發出聲響,各項數值也在不斷起伏。

醫生大驚,立刻扔掉白布給女孩繼續搶救。

一個小時後,薑時宜被推出急救室。

雖然人還處於昏迷狀態,但己經生命無憂了。

這場救治,堪稱人類醫學奇蹟,稱得上起死回生。

周霆雨看著被搶救回來的女兒,心情很複雜,但為了維護他一貫的愛女形象,還是惺惺作態的擠出來幾滴鱷魚的眼淚。

“我的女兒啊,你太狠心了,你這是要爸爸的命啊!”

他緊緊的拉著薑時宜的手,演的深情款款。

陸宅的傅管家神情淡然地走上前,“醫生說少奶奶己經兒冇事了,等她醒過來,陸家定是請最好的醫療團隊為她調理,請您放心。”

“放心?

我怎麼能放心啊,我這個女兒自小也是千嬌玉貴養起來的,何時遭過這樣的罪,我這個爸爸不稱職啊,若不是當初你們陸家數次登門,承諾絕不會虧待我女兒,我怎麼捨得逼著她出嫁啊,都是我的錯,我的錯啊!”

傅管家麵色不顯,心裡卻不禁冷笑,這會兒裝上父女情深了,當初賣女兒的時候可是絲毫都冇猶豫呢。

這薑仁儒在上流社會也算是個人物,怎麼就選了這麼一個上不得檯麵入贅的女婿。

好好的薑氏集團,如今被搞的亂七八糟,好好的薑家,也.....周霆雨此番惺惺作態,無非就是想藉此事再從陸家撈些好處,可陸家絕不慣他得寸進尺的臭毛病!

在陸家麵前,他冇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