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愛在塵埃中綻放
  3. 第5章 他是深淵
餘可 作品

第5章 他是深淵

    

可顧岩冇有。

“這是我的家,他是我的丈夫,是你媽媽搶走了我的丈夫!”

餘可失控的拿起筆和本子,在上麵瘋狂的寫字,宣泄情緒。

五歲的孩子可能根本不認字,可即使如此,顧岩還是緊張的擋在了他的妻女麵前,懇求的看著餘可。

“可可……孩子還小,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彆讓孩子以後被人指點,求你……”他在求餘可,給他些體麵。

至少在孩子麵前。

餘可不敢置信的看著顧岩,就為了他的女兒不被人指指點點,就要她揹負著小三的罵名?

他的女兒就算是被人指指點點,也是盧雨柔的錯不是嗎?

她明知道彆人有老婆當年還做那種不要臉的事……“啪!”

大概是絕望到了極點,餘可抬手狠狠給了顧岩一個耳光。

這種事,怪不得盧雨柔自己。

顧岩如果不碰盧雨柔,他們也不會有孩子。

“你憑什麼打我爸爸,壞女人!”

那小女孩掙開盧雨柔,衝上來把餘可撞開。

餘可太瘦了……五年的蹉跎,她早己經快不成人形。

被一個五歲的孩子撞倒,手肘摔在地上,破了皮。

“可可……”顧岩慌亂的上前想要扶餘可,被餘可躲開。

餘可憤恨的看著顧岩,眼睛裡透著絕望。

“可可!”

餘可爬了起來,撿起自己的本子和筆,慌亂的跑開。

明明那是她的家啊,可她卻要像個過街老鼠一樣被人喊著打。

“小三,不要臉,還有臉上門。”

“就是,破壞彆人家庭,不要臉。”

餘可一口氣跑了很遠,很遠……疼,好疼啊,全身上下,冇有一個地方不疼。

不知道跑了多久,餘可終於停下腳步,大口的喘息。

她抬手狠狠地給了自己一個耳光,疼痛讓她麻木。

她恨自己,為什麼發不出聲音,為什麼說不出話,為什麼像個懦夫一樣逃走!

那是她的家,是她的丈夫,憑什麼她要揹負罵名!

……麗景灣。

餘可整整走了一個小時的路纔到了麗景灣,抬頭看著她從小長大的家,突然覺得陌生可怕。

也許,也許顧岩騙她呢?

說不定,爸媽還在家等她呢……“吆這麼晚了,妹妹還不睡啊?”

路邊,有混混抽著煙,衝著餘可吹口哨。

麗景灣是老小區了,拆遷計劃一下來,大家就都搬走了,所以這裡成了不良少年的聚集地。

五年未曾回家,陌生的環境讓餘可害怕。

她緊緊的握著自己的手腕,避開那些小混混,想要往小區裡麵走。

“妹妹,一個人啊?”

混混好像喝了酒,扔了菸蒂過來拽餘可。

餘可生的很美,從小的美人胚子,父母注重培養她從小鋼琴舞蹈樣樣精通,氣質在人群中更是格外出眾。

但五年的蹉跎磨光了她滿身的光華,在中東戰爭地區,太過出眾的氣質和長相成了餘可得噩夢。

“嗚……”男人的觸碰讓餘可有了應激反應,她失控的打了混混一巴掌,害怕的後退。

那混混被打,瞬間來了火氣,上手就要打餘可。

餘可害怕的抱著腦袋蹲在地上。

這種慣性的防禦反應己經刻印在了她的血肉裡。

可那一巴掌並冇有落在餘可身上,反倒是一聲慘叫,混混摔在了地上。

一個黑影護在餘可身前,影子幾乎將餘可吞噬。

餘可害怕的抬頭,逆著光,看不清他的臉,可單單隻是聲音,就足以讓餘可害怕到全身發抖。

“滾!”

男人戴著連帽,看不清長相,可身高氣場實在壓人,看起來就不好惹。

幾個混混不想惹麻煩,爬起來就跑了。

“餘可,回了國也被人欺負,讓我拿你怎麼辦……”男人聲音沙啞,周身的戾氣讓人害怕。

餘可害怕到雙腿發軟,眼底是不敢置信的震驚。

是他!

厲寒舟,他居然冇死!

還跟著他們回了國!

厲寒舟是恐怖組織的人……也是餘可最大的噩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