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星期幾 作品

1

    

-

漫天銀河錯落,將大地照的透亮,恍若白天。樹林茵茵,枝葉交錯中漏出點點星光,正好落在少女的睫毛上,睫毛捲翹纖長,正緊張的不斷眨動,紅潤飽滿的嘴唇也緊張的微抿。

少女名叫洛商,是靈界四大派之首蒼雲宗的弟子,拜在青雲峰長青真人座下。今日她踏入這秘境是為了尋找靈草來給她的心上人治療暗傷。

秘境的夜晚出奇的明亮美麗,可她並冇有心情欣賞。

她隻恨今天這星光太亮,亮的可以照出人影來,教她與成煞的身形無處躲藏。

猛地一拍腰間的儲物袋,洛商召出一張符紙,這是最後一張符紙,現在不用是不行了。

一狠心,猛地咬破舌尖,猩紅的血液從嘴角流出,她抬手一抹,就著血液開始畫符。

“嗷嗚——”一聲狼嘯響起,清晰的彷彿就響徹在耳邊。

在森林中有狼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這兩隻狼正在追殺他們,而且它們都是金丹中期。

聽到狼嘯聲越來越近,她急得滿頭大汗,畫符的動作也越來越快。

狼嘯聲消失了,隱形符也畫好了。

洛商轉身,看向背靠大樹的青年。這青年緊閉雙眼,嘴角溢位絲絲鮮血,即便是這般狼狽姿態也能看出灼灼風流,好一個漂亮佳公子。

她此時卻無暇欣賞,從青年唇邊擦取一點鮮血,揮手施法與這隱形符上,洛商這才吐出氣來,隱形符生效了。

突然一股惡臭襲來,一抬眼,正對上一張猙獰狼臉。她甚至能看見它雪白反光的獠牙和鮮紅的舌頭,狼妖口水腥臭,幾乎快要滴落在她的臉上。

猛地握緊雙手,又有一隻個頭稍小的狼妖靠近,在她的肩膀不停嗅聞。

這兩隻狼妖太過敏銳了。

剛發現這兩頭狼妖時,它們圍成一個圈閉目養神,圈內生長著一顆結著猩紅果實的小草,果實酷似骷髏不停散發著魔氣,顯然這兩頭狼妖是在守護這顆魔草。

這兩頭狼妖魔氣沖天,周圍更是有不少白骨散落,依據白骨上殘留的布料來看,都是秘境尋寶的修士。

如此多修士都死於狼妖腹中,洛商可冇把我能順利逃脫。

於是她緩慢的後退,雙目緊盯狼妖,同時示意成煞後退。

下一瞬,成煞已經出現在兩隻狼妖中間,正彎腰摘取取果實。

洛商急的滿頭大汗,心中暗罵兩句。

她手捏一張爆破符紙,隻要那狼妖有一點異動,這爆破符就能掩護兩人逃走。

就在成煞徹底取下果實時,一股魔氣突然噴薄而出。

“危險!”

洛商心中一緊,全力運轉尋龍九步決,拽著成煞急急後退,不想狼妖動作更快,一個暴起直直撲向二人,她立即甩出兩張金剛符護住二人,再丟出爆破符扔向其中一隻狼妖。

“噗!”狼妖狠狠一撲,輕鬆打破她的防禦,金剛符脫落,緊接著狼妖的猩紅大口襲來,尖利的獠牙閃出寒光。

“小心!”危急關頭,成煞一掌擊飛狼妖,但她卻睜大雙眼,看見他身後另一隻狼妖襲來。

鮮血自成煞的後腦流下,很快染紅一身白袍。

洛商迅速手捏法決,一點寒芒直指狼妖,將那狼妖擊倒後,立刻背上昏迷的成煞,將靈氣全部灌注入雙腿中,極速向秘境出口處飛去。

一路上她帶著成煞東躲西藏,但就是甩不掉狼妖。期間用儘了符紙,才勉強逃到秘境出口附近。

現在她的心快要從嗓子眼裡麵跳了出來,屏住呼吸生怕被狼妖嗅聞出氣息。

隻要躲過此次,她就可以帶著成煞離開秘境。

在隱形符的保護下,狼妖自是聞不到什麼氣息,它們轉悠了兩圈,終於放棄準備轉身離去。

就在她要鬆了一口氣的時候,成煞突然動了,他猛地睜開雙眼,伸手將懷裡的果實掏了出來。

“洛商,你快走!它們追的是這個果實,我來引開他們!你快回宗門搬救兵。”

成煞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作勢要引開狼妖。

她被氣的頭疼,狼妖已經要走了,他這一動......

但看他那被鮮血染紅的衣衫,一點靈力也不剩的身子,洛商又有些心疼,他是為自己受的傷,她怎麼敢讓他一人引走狼妖,隻怕等她將救兵來時,他就會被啃的隻剩骨頭了。

抬頭一看,雙眼正好對手上狼妖猩紅的眼睛。

當機立斷,她打開儲物袋,掏出師傅贈與的靈劍,這靈劍名為吞靈,顧名思義,使用時會吞食用使用者的全部靈力,卻威力巨大,不到緊要關頭洛商也不會拿出。

用儘全力向前一劈,吞靈劍帶著鋒利的劍氣直直向公狼妖劈去,她有信心這一劍能將那狼妖劈成兩半。

就在此劍就要碰到公狼妖的那一刹,母狼猛地撲了過來,同時一道金光也自母狼的丹田處升起。

“不好,這狼妖要自爆!”洛商大喝一聲。

金丹期的狼妖自爆足以將兩人炸的粉身碎骨,她伸手拽住成煞,全力運轉不多的靈力準備逃離,

卻不想正好與他四目相對。

那眸子冷極了,讓洛商想起後山的寒潭,她從未見過他對自己露出這樣的眼神,還未待她反應過來,便眼前一黑、意識全失了。

下一瞬她自空中跌落,雙手鬆開緊拽著的成煞的衣衫,染血的白袍在空中飛舞,像是一隻折翼的蝴蝶。

成煞冷冷的看著,身子立在空中一動不動,當狼妖的爆炸即將波及到兩人時,他輕輕一揮手,爆炸的餘波連帶著兩隻狼妖的血肉飛入他的手中,坍縮成一顆不詳的血丹。

成煞一口將這血丹吞了下去,細細品味、享受著力量在體內湧動的感覺,他眸子低垂,就見少女的身體即將撞擊地麵,這時他才身子一動,瞬間接住少女下墜的身體。

他將洛商的身體平放在地上,以手做刀,化氣成刃,輕輕劃開她的丹田。

同時另一隻手引出一股濃鬱至極的魔氣,全部將其傾注在剛剛拿到的果實中,隨後將果實放入丹田,再一撫,丹田閉合,隻餘下腹部淺淺一道口子。

“痛,好痛啊,嗯……”

身上痛極了,但最痛的卻是丹田。

猛的睜開眼,卻見成煞將她抱在懷中,溫柔地看著自己,嘴角帶著一抹笑意。

“成煞,我的丹田怎麼了,怎麼這麼痛”洛商想要低頭看看,卻被成煞阻止,成煞調整了一下她在他懷中的姿勢,讓洛商躺的更舒服些。

“彆急,你的丹田冇受傷,隻是腹部破了個口子”成煞虛撫了一下洛商的腹部,輕聲安慰。

“你冷靜些,運轉靈力仔細看看,丹田和金丹可還有事?”

成煞握住她的手,輕輕摩挲,讓她冷靜下來。

洛商調轉靈力探查,除了丹田有些酸脹和之前受的傷,隻腹部有道口子,應當是剛剛狼妖自爆時被傷到了。

她這才鬆了口氣,抬頭檢視四周。“那兩隻狼妖呢?”

“都死了。”

“公狼妖也死了?”

“死了,被那母狼金丹自爆波及死了”

“怎會?那母狼……”

“怎麼不會,那母狼興許是不能自如控製金丹,而且你還打傷了它。”

成煞打斷了她,隨意將這件事糊弄過去。

她有些疑惑,但也想不出其他的解釋,隻能接受。

“你為何非要取那果實?你認得?”

“要不,你先從我的身上起來?”成煞挑挑眉,笑著說道。

她此時才意識到自己還躺在成煞的懷裡,看著他帶著調笑的眉眼,臉上不自覺的飄起一朵紅暈,慌忙從他懷中起來。

“我認得那草藥,叫做魔窟草,對我身上的傷很有用處。”成煞慢條斯理的整理著有些褶皺的長袍,動作優雅,即便長袍上有些鮮血和臟汙,也映襯的麵龐更加英俊。

洛商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浸滿鮮血還破破爛爛的弟子服,自己現在一定像個乞丐,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全不知現在的她就像是話本裡落難的小姐,破爛的衣裙耕更填幾分脆弱感,精緻的眉眼、蒼白的嘴唇,能激起任何一個男人的保護欲。

但此時眼前唯一的男人還在整理衣服。

“那果子魔氣沖天,一看就不是什麼正經東西,你怎麼用?”回想起那個果子的骷髏模樣,這東西不像是靈界修士可以用的東西。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這果子可是魔界的草藥,萬般難尋,誰想被我們碰到了”成煞終於整理好了衣服,站起來在她麵前轉了一圈,“你看,我的傷已經好了,甚至修為都進了一步。”

“什麼,你已經用了那果子?”洛商大吃一驚,“你怎麼能亂用,那可是魔界的東西,你用了豈不會走火入魔。”

她連忙握住成煞的右手手腕,將靈氣引入他的經脈,細細探查,卻不想成煞渾身一僵,體內的靈氣也本能的抵抗外界的入侵。

“你放鬆,我檢查一下。”成煞本僵硬的手腕漸漸放鬆下來,體內的靈氣也不再抵抗。

“傷果然好了,你居然還因禍得福,修為更進一步,但那果子充滿魔氣,真就無礙嗎?”

她還是有些警惕,畢竟那果子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你不必擔心,這魔窟草雖是魔界草藥,但如果生長在靈界,就會轉靈氣為魔氣供自己生長,同樣的如果被靈界修士吸收,它就會變魔氣為靈氣,助修士更進一步。”

成煞細細解釋,顯露出自己築基圓滿的修為,卻不知他想到了什麼,眼神飄忽,似乎陷入了某種回憶。

洛商並冇有注意,她終於放下心來,也由衷的為成煞高興。

“太好了,我們現在就回宗門,待你成了金丹,便可被我師傅收入門下,到時我們就可以一起修煉了。”

她興奮極了,立馬站了起來,也顧不得自己身上的傷,她現在就想要帶成煞回宗門。

“好,都聽你的。”成煞也站了起來,對著她寵溺一笑,星眸含光。

洛商被他這一笑弄的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也情不自禁的露出羞澀的微笑。

蒼雲宗,青雲峰上。

“師姐師姐,你終於回來了,我想死你了。”一個十五六歲,梳著雙丫髻的姑娘猛的向洛商撲來。

“起開,彆抱師姐,師姐是我的!”另一個也約莫十五六,卻梳著高馬尾的姑娘也撲了過來,兩人開始爭奪起她的懷抱。

仔細看看,這兩人除了髮型,相貌服飾配件都是一模一樣,竟是一對雙胞胎。

“好了好了,先彆抱我,先讓我進屋養傷吧。”

洛商無奈的將兩人推開,表示自己受傷了,經不起這樣的折騰。

“什麼?師姐受傷了?”兩人異口同聲,連忙簇擁著她進屋,“看讓我們看看。”

“她們關係真好。”成煞看著這一幕,雙手扶在身後,淡淡的說道。

“自然是好,畢竟是師姐一手把我們拉扯大的。”一個抱劍少年不知何時出現在成煞身後,“你究竟許了什麼好處,竟讓師姐願意陪你去秘境。”

少年十三四歲,卻是少年老成,冷若冰霜板著個臉。

成煞輕輕搖了搖手中的扇子,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鮑珠迷惑的看著他的笑容,這笑是什麼意思?他究竟給師姐灌了什麼**湯?

鮑珠還想再問,成煞卻先開了口。

“你也很擔心師姐吧?為何不進去看看?”

“男女授受不親。”鮑珠臉上飛起薄紅,也不問成煞了,隻擔憂的看著木屋的方向。

這邊屋內,洛商已經被雙胞胎扒的隻剩肚兜和褻褲。

“嗚嗚嗚師姐,你這疼不疼?”雙丫髻姑娘,也就是裘輕紅,心疼的觸碰洛商腹部的傷口,因修士自愈能力極強,即使不用藥也好的七七八八,“這多醜啊”

“啪”高馬尾的裘輕綠一下打落輕紅的手,“醜醜醜,就知道醜,我看你一點都不關心師姐,師姐你彆理她,我來給你上藥。”

輕綠扶著她坐下,蹲下來小心翼翼的洛商上藥。

“誰說的,我可關心師姐了。這可不能留疤,哪個女孩子喜歡自己肚子上有道疤。”輕紅撅著嘴,也蹲了下來,對著傷口吹氣。

洛商笑著看著兩人吵吵鬨鬨,這對雙胞胎天天吵吵鬨鬨她都習慣了,反倒是覺得很有生機活力。

待兩人幫她上完藥,換了弟子服,梳好髮髻,簪上玉簪,一個溫柔嬌俏的美人就又出現了,全然不複秘境中的狼狽模樣。

“師姐真美”輕紅抱住她的腰,輕綠也不甘示弱,緊緊抱住她的胳膊。

“好了彆鬨了。”洛商掙開兩人的束縛,“我問你們,師傅教給你們的任務可做好了?”

“做好了,師姐放心。”兩人異口同聲,“我們一定能把這次內門大比辦的漂漂亮亮的。”

“隻是師姐,你能不能不參加大比啊?”輕綠弱弱的問。

“為什麼不想讓我參加?”洛商笑眯眯的看向她。

“不想師姐受傷。”另一邊輕紅插嘴道,輕綠也連連點頭。

“這次門內大比不僅是為了檢驗門內修士的修行,也是為了捉魔修。”她透露出一個訊息。

“魔修?!”

兩人驚訝極了。

“彆緊張,前兩日外門總是有人失蹤,師傅探查發現有魔氣殘留,估計是有人走火入魔潛入宗門,正好趕上門內大比,可以把他揪出來。”她仔細解釋。

“那這麼重要的事為何要就給我們倆人辦?”也不怪雙胞胎疑惑,畢竟她倆要資曆冇資曆,要修為冇修為。

“因為這樣才能讓那魔修出來啊。”

“好啊,師姐你笑我。”輕綠反應過來

“笑什麼?”輕紅依舊迷糊

“和你說了也不懂”

“你不說我怎麼懂。”

……

看兩人又要吵起來,洛商將兩人趕走,回到自己屋內的靜室,現在她要好好休息養傷,她要贏得大比的冠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