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時倚 作品

第2章 師徒情

    

宋時倚也不說話不鬨騰,給他上了藥就自己待在一邊歇著。

他見過人類嘰嘰喳喳的模樣,可她不會,她安靜得很,一天下來不到五句話。

或許是被一兜吃食,其實不過是雞蛋水果給矇蔽了雙眼,元一有第一次靠近她。

被人觸摸的感覺很舒服,元一有汲取著對方身上的暖意,如流水般慢慢淌入心間。

後來宋時倚帶他回了家,給他處理尾巴,還給他了一個人類的名字,叫元一有。

名字取之不詳,但是他高興,他終於有了名字。

不過元一有很快就不高興了。

宋時倚根本就不安靜,她嘰喳起來不比外頭的人類好多少,而且她挑剔的很,吃飯洗澡從不將就,必須是彆人給她伺候好。

元一有這才從溫柔鄉裡清醒地意識到,自己不是回家了,是上了賊船。

不過一上也有百年之久,人間都過了兩輩子,他就不糾結了,因為他一旦糾結起來,宋時倚就會用……“你吃了我幾百塊的雞蛋,和幾千塊的水果,現在跟我說這些,找死嗎你?”

來搪塞。

宋時倚還極其不要臉的,自稱是他的師父。

一來二去,元一有也習慣了她這副陰損做派。

不過偶爾元一有還是會懷疑,自己能修煉成人,未必就是天地靈氣,極有可能是被她這師父的碎嘴叨煩了,所以趕快長了個嘴堵回去。

雖然煩,但他也跟著看過人世間的紅塵荒原,哪怕煩,他師父都不會少他一口飯吃。

能吃飽飯,對於這個時代的妖精來說,己經是天大的喜事。

於是,元一有對她師父的考量就變成,隻要還活著他就認吧。

宋時倚撫平衣服上的褶皺,對著愛徒頗有深意地說:“我看我們是被捲入鬼域了,要破鬼域就得找到陣眼,除了陣眼我們才能出去,否則就算是殺光鬼魅,我們都是得困死在這。”

元一有掐了個訣:“師父,你找找看,我給你開路。”

“啊?”

她驚撥出聲,可不想乾這要命的活,她說:“你個小狐狸精,這是為師給你上的一課,自然要你自己找。”

符紙在元一有的運作下,衝著躍躍欲試地鬼魅而去,紫光落地,無數鬼魅淒涼慘叫,聲音震動山脈,像要把這鬼域震碎去。

黑霧環繞而起,凶煞凝成的瘴氣不斷橫生,瘴氣最易侵蝕人的神經,對於有些靈力但不足者,必會走火入魔,遁入生死道。

瘴氣繚繞在他們身側,卻不敢對元一有有更近一步的殺氣,它們離得很遠,正巧看到了漏洞落單的宋時倚。

宋時倚慘遭鬼魅在耳膜邊嘶吼,腿都要嚇軟了,西肢無力無法動彈,隻好衝著徒弟招呼救命。

好在他們的師徒情比木頭堅硬一點,元一有揮掌瘴氣就一溜煙跑了。

膽小鬼師父跑到徒弟身邊,腳還在顫抖呢,聲是一點不服氣:“一有,你的本事還得再曆練曆練,你瞧鬼魅還有那麼多呢,都從那地方不斷湧出來,你怎麼不都殺光。”

風涼話就屬你會說,既是師父好歹有點師父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