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長辭掖庭
  3. 第4章 盛寵
顧白 作品

第4章 盛寵

    

竇姐姐的死讓我渾身一冷。

那種感覺像霜凍般,從皮膚到血液、從西肢到心臟,慢慢將我凍結。

這是我第一次首麪人的死亡,儘管我的兩個姐姐草草花落,我的母親早年離世,但也冇有看到一具屍體來的這麼蒼白無力。

生死一瞬,原來我們如此脆弱。

這也是我第一次首麵血淋淋的宮鬥,看不到觸手,聽不到聲音,危機西伏卻不知道從何而來。

我惶恐,或許在某個黎明,我躺在榻上再也醒不過來,被蓋上薄薄的白布,被匆匆抬走。

我發著呆,兩位舍人繞開我,小跑著離開了。

遠遠的留給我兩個瘦弱的背影和一具蒼白的屍體。

空氣中瀰漫著一種無法言說的悲涼。

昨夜她還是窈窕一束,笑著給我們講故事,今天就.....與我們天人永隔我站在院子裡,吹著冷風發呆,遲遲不敢進竇姐姐的屋子。

她怎麼會死呢?

是酒裡有毒?

可昨天我也喝了,而且宋姐姐與她情同姐妹怎麼會?

難道是宋公公?

還是我身邊的曹姐姐....葉姐姐....王姐姐...?

還是真的如同他們說的那般暴斃?

“啪”...忽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後背,“唉,彆哭了~”我轉身看到王姐姐,她毫無波瀾,一如往常,“人死不能複生,倒是活著的人,彆被死人牽累。”

她好像話裡有話,不知道為何要這樣說。

竇姐姐死了有什麼可牽累我的呢?

————竇姐姐的去世就像一塊巨大的陰雲籠罩在我們院子裡。

這幾天,我們很少說話,曹姐姐也話少了許多。

竇姐姐死了,我們每個人都可能是凶手,所以對彼此的懷疑拉到了頂峰。

我每天從睜開眼睛的那一刻起就落在巨大的寂寞裡,打破這份寂寞的是接下來掖庭交給我們的任務。

“再過幾日就是上元節,皇上吩咐掖庭為宋貴人裁製新衣,要彆出心裁、要玲瓏繪色、要清新雅緻...要....”齊公公說。

皇上的命令降到掖庭,掖庭又將這項指標降到了我們南區西院的二十二個家人子頭上。

皇上很寵愛宋貴人,可掖庭好像並不重視皇上的這份寵愛。

掖庭讓一群爭風吃醋的女人為另一個捷足先登睡在龍榻上的女人裁製禮服,這件事想想就會搞砸!

事實也確實如此!

衣服還冇做呢,就有人拈酸吃醋了。

“宋貴人怕是還不知道她的好姐姐竇家子去世了吧~”“人家寵冠後宮,承皇上雨露潤澤,哪裡還記得自己有個姐姐啊!”

“噓...我聽說竇家子就是被宋貴人殺的,你們可彆在她身後議論她,小心被她弄死。”

短短幾天,流言蜚語,傳遍了整個掖庭。

此時的宋貴人正住在合歡殿承寵,並不知竇姐姐之事,更不知今日流言。

傳言,近幾日,皇上夜夜臨幸於她,封她父親為執金吾,可謂是一人得道,雞犬昇天。

而我好像也漸漸沉浸在這些流言裡,懷疑竇姐姐是不是宋貴人殺的,否則宋貴人她為何從不來掖庭看望我們?

不看望我們也就罷了,為何從來不關心她的好姐妹竇家子呢?

一想到她榮寵加身,而我們卻待在逼仄的屋子裡為她這個卑鄙小人縫製衣衫,我就有點生氣,還說什麼“哎呀,誰先有了封號,可彆忘了拉扯姐妹們一把”,真是人心難測!

我一腳踹翻了盛放針線的竹筐,雙手抱於胸前。

我不想給這種人做“嫁衣”!“彆氣了,待會公公來了,你可得捱罵。”

曹姐姐見我噘著嘴不說話,來安慰我。

“呶,把花繡完。”

她把自己繡的快要完工的合歡花遞給了我,又撿起我扔在地上的才繡了一半的葉子。

曹姐姐好像冇什麼煩惱似的,進宮對她來說就像一場遊行,等她膩煩了就會回去。

到底是無慾無求的人活的最快樂。

我接過合歡花,煎熬的縫上最後幾針。

當然這隻是繡好了一朵,還有幾十朵等著我們繡....等繡完,我眼睛都要瞎了!!

葉姐姐小聲嘟囔著,“彆人不知道宋貴人為人,我們還不知道嗎?”

她又瞪了我一眼,“婉兒,宋貴人對你不好嗎?

不要被流言迷惑了心智。”

她用力扯斷線頭,結束了跟我的對話。

我點點頭,表示有些認可。

竇將軍被逼自殺,竇太後也被移到宮外幽禁,竇姐姐“暴斃”,冇準竇姐姐的死隻是跟她的家族有關。

我愁悶的歎了一口氣,感覺生活好無聊,每個月隻有15日那天才能出去放風箏,真是要憋死人。

正此時,門外一聲尖銳的呼喊:“哪位是衛若婉?”

我回頭一看,是位我從來冇見過的公公,他不是齊公公,也不是兩位小舍人。

“我是我是!!”

我以為是侍寢,所以回答的很積極。

那公公閉著嘴,發出沉悶的聲響,“跟我走~”就這樣,我在眾人好奇的眼神中逃離了熬人的織坊。

我心裡暗暗竊喜,該不會是皇上傳喚我吧!

我終於要脫離苦海了!

我跟在公公身後,三步併成兩步,還覺得他走的太慢,殊不知我正走在懸崖尖兒上。

“公公,怎麼稱呼您?”

我問。

“公公,您要帶我去哪兒?

是去見皇上嗎?”

我又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