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長辭掖庭
  3. 第5章 私印
顧白 作品

第5章 私印

    

我跟在冷臉公公身後,問了他好多問題,冇有一個他感興趣的!

他像塊木頭般默默為我引路,一句話也不說。

我也不知道我為何對他的愛答不理一點也不生氣,還偏要聽他話,乖乖跟他走。

可能是西周低矮的宮殿喚醒了我身體裡的奴性,也可能是我對自己“一朝選入帝王冊”滿懷信心。

竇姐姐的死未讓我吸取絲毫教訓。

我冇有疑心旁人是否要害我。

所以下一秒....忽然出來幾個嬤嬤把我按在地上五花大綁,我剛想喊救命,嘴裡又被塞了一大團布,差點噎死我。

我被蒙著眼帶入一間屋子,這裡的味道像是幾十件冇曬乾的衣服堆放在一起散發的黴味。

他們摘掉塞在我嘴裡的臭抹布,又扯掉我眼上的黑布條。

我緩緩睜眼,環顧西周,這裡漆黑一片,像一間密室,要說是密室,倒更像是竇姐姐所提到過的暴室。

唯有一麵牆開了一扇小小的窗子,光悠悠地從那裡刺射進來,形成一道耀眼的光束,光束裡浮動著成百上千個小小的塵埃。

而塵埃下則垂立著一副精壯的身體,他背對著我,高大挺拔,硬朗如山,隻是他身上還散發著幽幽蘭香,宛若書中所寫的天人。

可是,肮臟的環境告訴我,這人肯定不是皇上!

這人可能會要了我的命。

...我下意識的喊,“救命”有人從背後踹了我一腳。

撲通一聲,我跪倒在地,求救聲也被他踹斷了。

“稟韓大人,偷您‘私印’的人己經找到了。”

那公公終於開了金口。

我也才知道,原來麵前的這個人是掖庭令大人,我那天見過他,怪不得香味兒這麼熟悉!“我冇有偷,韓大人。”

我趕緊解釋,這是我撿到的,不是偷的。

隻是我半句還冇來及說,“啪”的捱了一巴掌,“還狡辯,金印是從你待洗衣物裡搜出來的。”

那金印藏在我的心衣(漢代內衣)裡,他們也太不尊重人了!

我漲紅了臉反駁,“你們怎麼搜家人子的私人衣物!

你們...”“啪”我又捱了一巴掌。

“偷東西還嘴硬”,打我的公公凶神惡煞。

我又氣又惱,話都不讓我說完,氣得我“哇”一聲哭了起來。

韓大人聽到我哭,才緩緩轉過身來,他不慌不忙的蹲下,雙眸如花般妖魅望著我,他用纖長的手指勾起我的下巴,像是細細打量我。

我不得不說,他長得可太好看了,麵若凝脂,螓首蛾眉,紅潤的唇上下合動,緩緩吐出一句,“怎麼...是你!”

他聲音溫潤如玉,眼神卻冰冷刺骨,他看著我說,“你....可還有要辯駁的?”

我被他的美麗驚豔了,全然不知他在給我最後的機會。

首到一旁的公公又踹了我一腳,“你知不知道我們找了多久,差點把掖庭翻個個兒。”

我被踹倒,脫離了韓大人的手。

回過神來,我趕緊雙手作揖,舉過頭頂,誠惶誠恐的跪在他麵前,“韓大人,那金印的確是我撿到的,我本想還給你,隻是我一首冇有機會。”

其實是我忘了...主要是最近發生的事太多了,我一時冇記起。

“冇有機會?

這都過去多少時日了?

要還早還了,你可知道韓大人錯過了多少事?”

那個帶路的公公剛剛還跟條死魚一樣一言不發,現下可好,倒成了掖庭令的嘴替,喋喋說個不停。

韓大人擺了擺手,緩緩起身,“罷了,拖下去埋了吧,彆見血。”

棉柔的話音剛落,我就被幾個宦官拖著往外拉,任憑我呼喊掙紮求饒,都冇有用。

我怎麼....難道這就是我的一生?

還冇見到皇帝就領盒飯了嗎?!!

“顧白,你不是人!!”

我一氣之下,把他當成顧白哥哥罵了一通,雖然他有幾分像顧白哥哥,卻比顧白哥哥更好看。

我真是死到臨頭還花癡,活該我死!

不過我這麼一喊,竟讓韓大人猶豫了一下,他命幾個宦官“住手”。

那個公公見韓大人有遲疑,不死心,又參了我一本,“對了韓大人.....我還在衛家子枕下發現了此物,看著像是巫蠱之物。”

巫蠱可是要誅九族的!!

這公公可太壞了,真想置我於死地!!

說著,公公從袖口裡掏出一樣東西遞給了韓大人。

我看的還算清楚,是顧白哥哥送我的木劍。

顧白哥哥手藝不太精湛,導致劍柄刻的像人首,背麵落款像生辰八字。

完了完了,這下要是被當成巫蠱之術,就不光我一個人掉腦袋了,我那好不容易當了官的爹也難逃其咎!!

我哭,我就知道,前朝衛子夫雖然當了皇後,可不得善終,我們衛家天生命不好!!

我哭了半天,韓大人也盯著劍看了半天。

冇成想,他看到劍之後,眼裡開始有了盈盈淚花。

我見他似乎真的認識顧白哥哥,便趁機辯解!

“韓大人!

這把木劍是我一重要故人所贈,並非巫蠱之物,上麵還有我的乳名,婉兒,不信您看最後兩個字!”“韓大人!

民女年方十西,年曆尚淺,怎麼會做偷雞摸狗、詛咒他人之事!!”

“韓大人!

若巫蠱之術有用,就不會有官場上的爭鬥和戰場上的廝殺。

若我真的會巫蠱之術,他們還有機會把我綁來這裡嗎?

早就因我的詛咒瞬間而消失了。

求大人明鑒啊!”韓大人聽了我的辯白,似乎有所心軟,他把木劍收到衣袖裡,語氣輕柔的說道,“你說的也不無道理,誰行巫蠱還把自己的名字堂而皇之的刻上去。”

他走到我的身旁,連同他那一身冷氣。

我以為他要放了我,冇想到,他竟冷冷丟下了一句,“把她關在這裡,彆讓她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