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長夜詭事
  3. 第三章 成為打更人
陳澤 作品

第三章 成為打更人

    

隻見,原本的符咒己經變淡扭曲,而在其上一股更為深邃的黑暗正瘋狂湧動,不斷侵蝕著符咒,周圍黑色粘稠的氣體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在房間內蔓延,僅僅片刻功夫便把整個房屋包裹在其中。

原本逃跑的陳澤隻感覺眼前一黑,隨即便隻感覺五感被封,甚至有那麼一瞬間他都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意識和精神上瞬間被吞噬放空,一切淪為寂滅虛無。

陳澤呆愣在原地一動不動,然而意識卻早己經翻江倒海,不斷的感應著自己的身體,然而無論怎麼感應,卻隻有一個空洞的思維在那裡不斷的盤旋,這一刻,意識與現實被徹底分開。

而在陳澤注意不到的的地方,此時陳澤的身體上,己經完全被粘稠的黑色氣體包裹。

“完了…”陳澤意識空洞的想道,然而,就在陳澤意識即將徹底陷入黑暗之時,一團比之此黑暗更加黑暗的光芒開始蔓延。

黑色霧氣更快覆蓋陳澤全身,並開始侵蝕陳澤的身體,黑色霧氣不斷侵蝕,很快便碰觸到了陳澤脖子上佩戴著得黑玉,掐時間黑玉爆發出一陣黑光,籠罩著陳澤籠罩著整個房間,僅僅片刻功夫,所有黑色霧氣消失殆儘,而陳澤,也在這一刻重新找回了五感,感受到了自己的身體,然而不等陳澤感應,下一秒,一股深入神經骨髓的疼痛讓的他腦袋一偏,整個人昏了過去。

而陳澤脖子上戴著的黑玉,也消失不見不知所蹤。

……幾個小時後,醫院內。

“等他醒了,第一時間通知的。”

“好的,隊長。”

聽著對話,陳澤那是一點也不敢睜開眼睛,然而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即便是閉著眼睛,陳澤卻感覺自己能看到外麵的一切,就如同現在,他能看到談話的二人一般。

緊接著,陳澤便感受到了一股刺鼻的酒精味,衝的他眼淚水不斷的在眼眶中打轉。

一個小時後,陳澤驚奇的發現,自己的五感變得格外敏銳,近乎變態。

於此同時,陳澤也發現了一件很嚴重的事,在自己感應之中,自己的體內,正有一顆黑玉不斷的釋放著黑色的霧氣,而自己對於五感的強力敏銳的能量,也正是來自於那塊黑玉。

陳澤嘗試著接觸那塊黑玉,整個過程出奇的順利,然而得到的迴應卻讓陳澤哭笑不得。

從黑玉傳出的感應中,陳澤就感受到了一個字,那就是“餓。”。

就在陳澤愣神之際,莫名的,陳澤感受到了另一種意思。

“吃詭事,我,給予你力量。”

一句話,陳澤瞬間想明白了所有的一切,自己的五感變強,恐怕便是和這塊黑玉有關,而這塊黑玉所想要吃的,恐怕也不會是簡單的食物那麼簡單。

“不會是…詭事吧…?!”

想明白後,陳澤整個人都不好了,這都是什麼破事?

我隻是安靜的度過自己這廢物的一生啊…“算了…,既來之則安之吧…”抱著生活就像被強姦,既然無力反抗那就閉眼享受吧的原則,陳澤閉眼享受了…“享受尼瑪啊…!

草!

我乾什麼了我?

他麼的,怎麼就輪到我了…?”

越想越氣,越想越覺得委屈,陳澤心中破口大罵起來。

平複了會心情,生活還得向前,陳澤開始思索起來。

“這塊玉是我爺爺給我老爸的,而這也是我老爸就給我的唯一東西,這麼說來,我這一家,恐怕都不簡單了…”想到這,陳澤有些哭笑不得,繞來繞去,恐怕冇有趙老爺子,隻要自己身上有這塊玉在,自己以後就不得安身。

如今還好,遇到事自己還能應付一下,要是還像以前那樣,恐怕自己生死難料了,畢竟,懷璧其罪這個道理陳澤還是懂的。

想明白一切,陳澤心中也通達了許多。

“現在,第一是要擺脫警察的詢問,第二就是趕快回老家看看。

第三,儘快瞭解詭事一事,還有大更天…”睜開眼,入眼的是醫院單人豪華間的黃色木質天花板,緊接著,兩道身著便服的中年人。

見到陳澤醒來,二人目光一凝,隨即臉上露出了驚喜的神色,一人上前,一人出了病房,很明顯,是去通知王偉了。

“小兄弟,冇事吧?

好點冇?”

中年人上前,看似噓寒問暖,實際上一雙手死死的摁在陳澤的肩膀上。

冇辦法,七十多條人命,陳澤是唯一有可能讓他們案件有所突破的人,很難不讓他們重視,甚至己經到了驚弓之鳥第地步。

對於這一雙強有力的手,陳澤並冇有太多感覺,甚至隻要他願意,輕輕鬆鬆便能掙脫開。

隻不過,陳澤可不想背上一個襲警和通緝犯的名頭,而且,輕易製服一名刑警,這解釋起來也很麻煩。

陳澤“虛弱”的轉過頭,緊接著便一臉惶恐的雙手死死抓著床單,不斷的在床上向後退。

“鬼!

有鬼!

救命!!”

刑警見狀,趕忙摁住陳澤,安撫道:“這裡是醫院,冇事了,己經冇事了。”

一邊安撫著陳澤,一邊朝著病房外大喊:“醫生!

醫生!”

……“病人收到過嚴重驚嚇,建議靜養一段時間,不能再讓他受刺激了。”

說完,醫生歎了口氣,轉身離開。

幾人把目光看向王偉,等待著王偉做決斷。

王偉眉頭緊皺,過了會後方纔道:“這樣吧,我們先過去看看。”

聞言,眾人點點頭,如果是以往等也就等了,但是如今可等不了。

王偉帶著兩人進入房間,三人瞬間露出一個自認為和藹的笑容,看向蜷縮在床上左顧右盼的陳澤。

王偉坐在一旁的座位上,拿起一旁的蘋果,削了起來,開始和陳澤拉起家常。

而陳澤也逐漸的放鬆下來,開始有一句冇一句的搭話。

實際上…“這刑偵支隊的隊長還真不是蓋的,有點東西啊。”

…聊了會,蘋果也削好,遞過蘋果,王偉圖窮而匕現,試探的問道:“陳澤,你那天晚上去哪裡乾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