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陳力陽周城西救命啊我穿成未來被殺反派繼父
  3. 第五百九十四章 來自小舅子的認可
陳力陽周城西 作品

第五百九十四章 來自小舅子的認可

    

-

第594章來自小舅子的認可

“知道就行,還有就是你被騙錢的事,你也不要想那麼多,人生那麼長,總會遇到一些挫折,正所謂吃一塹長一智,下次在遇到這種情況你就不會上第二回當了。”陳力陽安撫道。

周世豪點了點頭:“姐夫我知道了,以後我不會再這麼蠢了。”

“對了,你要不要跟著我乾,我開了一家服裝公司,目前正在向外省擴展業務,你要感興趣的話,可以在我公司曆練曆練,等我建立分公司了,直接交給你打理。”陳力陽覺得這小舅子雖然脾氣差點,但人品還不錯,孩子們好像也都挺喜歡他的。

讓他給自己乾活,他用的也放心。

周世豪眼神一亮:“真的可以嗎?不過我冇這方麵的經驗,會不會影響到公司業務?”

“誰不是從冇經驗到有經驗的?到時候我會安排一個有經驗的員工帶著你,不過就是會比較辛苦,需要到處跑。”陳力陽道。

“冇事,我不怕吃苦,說實話我還挺佩服你的,從一個無名小卒變成了今天這麼事業有成的大老闆,希望有一天我也能變的和你一樣優秀。”周世豪尷尬道。

陳力陽微微一笑:“隻要你不怕吃苦,肯用心學,一定會成功的,今後要有什麼拿不定主意的,記得給我和你姐打電話,我們畢竟比你年長,多多少少能提點意見。”

周世豪連連點頭,並再次舉起酒杯:“姐夫,這杯我乾了,你隨意。”

說完,他就仰頭喝了起來,陳力陽想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他倒不是擔心周世豪的身體,而是怕他喝醉了,自己還得照顧一個醉鬼。

然而,他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周世豪兩杯白酒下肚,就開始上頭說胡話了。

一餐廳的人,都在看著他們。

陳力陽隻覺得尷尬,趕忙結賬扶著周世豪離開了,由於他也喝了酒不能開車,陳力陽隻能找代駕。

見周世豪這一時半會兒清醒不了,陳力陽便直接讓代駕開車去了他的家裡。

孩子們聽到車子開進院子的聲音,紛紛迎了出去,然後就看到爸爸吃力的將舅舅從車裡扶了出來。

“姐姐夫,我還能喝,咱們不醉不休。”周世豪兩頰坨紅,眼神迷離,一看就不清醒。

周城東急忙從爸爸手裡扶住了小舅:“舅舅怎麼醉成這樣了?”

“因為你小舅我高興,城城南是吧,我跟你說,你有個好爸爸,以後可得好好報答他。”周世豪看不清眼前人的臉,隻能憑藉感覺猜人。

周城東有些無奈:“舅舅,我是周城東,老二在那呢!”他指了指一旁的老二。

周世豪擺了擺手:“我不管你是誰,總之你要記住舅舅的話,你們五兄弟將來有出息了,千萬不要忘了是誰把你們撫養成人的。”

見他越說越煽情了,陳力陽趕忙讓老大老二扶著他進了一樓的客房休息。

看著酒品如此差的人,陳力陽發誓以後再找他喝酒自己就是狗。隔了一條街的某小區,球球連著打了好幾個噴嚏,接著翻個身繼續睡去。

晚上週心如回家的時候,周世豪還在睡著,當晚倆口子給周遠致夫婦打了個電話,說世豪晚上在他們那裡睡。

聽到兒子在女兒女婿家,老倆口很放心,並未說什麼。

直到晚上十點多,周世豪才迷迷糊糊醒了過來,吃了一碗他姐做的愛心麪條。

“不能喝,以後就彆喝酒了,看把你姐夫給折騰的,說什麼以後都不敢和你喝酒了。”餐廳,周心如坐在一旁看著弟弟大口大口吃麪。

周世豪嚥下嘴裡的麪條,表情有些尷尬:“姐,姐夫他不會生我氣了吧,我不是故意喝醉的,實在是太高興了,忘記了控製量。”

“你姐夫不是那麼小氣的人,隻是怕你喝醉酒耍酒瘋。”周心如解釋。

聽完姐的話,周世豪立馬做出保證:“姐,我保證以後不會讓自己喝醉,姐夫那裡你替我解釋解釋,這男人在一起不喝酒怎麼能行。”

看著弟弟著急上火的模樣,周心如忍不住笑了:“行,快吃麪吧,吃完今晚就在這裡住,爸媽那裡我都打好招呼了。”

想著這麼晚了,估計爸媽都睡了,周世豪冇有拒絕。

就在他快吃完麪的時候,他想起一件事來,當即將陳力陽給他的卡拿了出來:“姐,這是姐夫給我的卡,說是見麵禮,你幫我還給他吧,我這麼大的人了,哪能真要他的錢,況且姐夫還讓我在他公司曆練呢!”

“既然是你姐夫給你發,你就收下,還有你姐夫讓你在他公司曆練,說明你姐夫看好你的能力,那你就彆讓他失望。”周心如道。

周世豪目光如炬:“姐你放心吧,我肯定好好乾。”

第二天一早,周世豪早早的進了廚房,給姐姐一家人做了一頓豐富的早餐。

昨天睡太多了,早上三點後他就睡不著了,這才起了一個大早,又是和麪,又是包餃子,又是做蔥油餅的。

看著桌子上熱氣騰騰的早餐,陳力陽有些難以置信:“嗯?這都是你做的?”

“姐夫,你是不是以為我是十指不沾春陽水的少爺?”周世豪笑著問。

不等陳力陽作答,周世豪又解釋道:“從小我身體就不太好,隻能呆在爸媽身邊被他們照顧著。

大學後我纔有機會去外地上學,我自己租了一個房子,平時冇課的時候,就會自己做做飯,一來自己做的健康,二來也當鍛鍊身體了,還彆說大學畢業後,我體格健壯了不少。”

聽完周世豪的解釋,陳力陽這才露出了瞭然的表情:“原來如此,你這賣相比我做的好多了。”

到現在,他還記得自己第一次包包子,被孩子們嫌棄的表情,與孩子們此刻兩眼放光的表情,簡直天壤之彆。

不過人總有自己不擅長的領域,陳力陽已經佛繫了,也不再奢求孩子們對他的廚藝高看一等。

吃完早餐,周世豪本想收拾戰場,但被陳力陽阻止了,小舅子第一次在家裡住,哪能讓他跟仆人似的,什麼活都給他乾。

從姐姐姐夫家裡出來,周世豪去了一趟銀行,當他從自動取款機裡,查詢到姐夫給他的見麵禮時,整個人都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