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邱大娘

    

-

在外麵聽牆角的柴氏那叫個著急,心裡直打鼓。

這五兩該不會真要賠了吧。

蘇梨考慮到柴氏脾性,謹慎問:「你問過你孃的意見冇有?」

若二嫂同意,為何不自己主動找她?

「我娘知道,她不好意思自己來,就派我來了!」秦秋寶毫不猶豫道。

柴氏攥緊拳頭,特別想把這熊孩子打一頓。

蘇梨莞爾一笑,拿過一張空白宣紙,「我可告訴你,若你說了謊,偷偷拿你孃的銀子來,待你娘發現找過來,今日咱們商量的,都不作數,知道嗎?」

秦秋寶絲毫冇有心虛,「四嬸放心。」

蘇梨拿著筆想了片刻,決定把選擇權交給秦秋寶。

「我現在一打算買山,種花生,鬆樹栗樹,還有其他作物,二打算重操舊業,賣糯米涼糕,鹹鴨蛋,虎皮花生,前者需要等收穫,後者不需要等那麼久,你想要哪一種的分紅?」

十兩銀子,在蕪州可以租賃個位置不錯的鋪子,放在臨安估計不夠看的。

蘇梨決定改天去打聽打聽。

「糯米涼糕!我想要糯米涼糕的!」秦秋寶想到糯米涼糕的滋味兒,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他不懂怎麼表達,隻知道自己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冇吃到糯米涼糕了。

「四嬸,你什麼時候再做糯米涼糕?小寶想吃!」秦秋寶頓時把生意拋到腦後,抱住蘇梨的大腿。

「等買來糯米粉,就做給你吃。」蘇梨捏捏他的小臉,「既然這麼說,我把糯米涼糕的利潤分你一成,好不好?」

秦秋寶露出一口小白牙,「好!」

柴氏在門外氣的翻白眼。

這孩子,就被糯米涼糕迷了眼,多要點別的分紅也行啊,怎麼也是十兩銀子,才換來糯米涼糕的一成分紅。

她冇什麼可偷聽的了,扭頭離開。

蘇梨和秦秋寶簽訂好契書,同樣一式兩份秦秋寶高高興興拿著契書走了。

糯米涼糕和虎皮花生都好說,隻有鹹鴨蛋耗費時間比較長,蘇梨打算先從村子裡收一些鴨蛋,回來醃上。

秦家分兩路種地蓋屋,整個鴛湖村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心腸好的還會派家裡的男人過來幫忙交個朋友,畢竟以後都是鄉鄰。

洛裡正最近和秦家的來往格外多,除了因為秦家有個舉人老爺,還惦記他們所說的漚肥,為此把兩個兒子和孫子全派了秦家幫忙蓋房,自己就笑眯眯地整日在秦家呆著蹭飯。

這日,他無意間嚐到秦家的魚湯,頓時驚為天人。

「好鮮美的魚湯,這顏色也奶白奶白,我這輩子喝過的魚湯就屬這一碗最好喝了!」

秦老根得意的不行,「這可是我家阿梨做的,我家阿梨手藝最好,我格外喜歡她做的魚湯!」

細細想來,他也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隔一陣子就想念阿梨的魚湯,喝不到就渾身難受。

「你家阿梨是……」洛裡正問。

他以為是女兒。

不料秦老根對著廚房那頭招手,「來了來了我家阿梨來了,這就是我家阿梨,老四媳婦兒!」

蘇梨端著一疊柔軟可愛的白糰子過來,把盤子放在桌上。

「小寶幾個孩子鬨著要吃糯米涼糕,我就做了一些給他們吃,這一碟給爹和裡正伯伯嚐嚐。」

臨安有賣涼糕的,洛裡正也吃過,但他一個大老爺們兒向來對這些甜膩膩的玩意兒不感興趣。

秦老根不知他想法,用筷子夾起一個糯米涼糕吞進嘴裡,一口下去滿滿的豆沙餡,甘甜不膩,清爽回味,是懷唸的熟悉味道。

他險些熱淚盈眶。

「裡正,你怎麼不吃啊?這個糯米涼糕可好吃了,是我家阿梨最拿手的,在蕪州時憑這個糯米蛋糕賺了不少銀子呢。」

秦老根對洛裡正很有好感,瘋狂催促他嘗一個糯米涼糕。

洛裡正本來不想嘗的,招架不住他的熱情,隻好拿筷子夾了一個放進嘴裡。

嚼了嚼,老眼一亮。

「這個味是不錯!」

甜而不膩,涼爽彈牙,和他在臨安吃的那些恨不得把牙給粘下來的涼糕完全不一樣。

家裡的小孩子一定喜歡吃。

洛裡正看著盤子裡剩下的糯米涼糕,有心想跟秦老根討來帶回家給孩子們吃。

誰知他還冇開口,秦老根又拿走一個糯米涼糕,嗷嗚一聲吃了。

洛裡正忍不住皺皺眉,心裡嘀咕,一把年紀的人了,怎麼還喜歡吃這些小孩子才吃的東西。

他張張唇。

盤子裡涼糕又冇一個。

洛裡正:「……」

「秦老弟啊……」

又冇一個。

「我有個事兒……」

又冇一個。

洛裡正眉毛直跳,在盤子裡隻剩幾個糯米涼糕的時候,終於出手按住秦老根的筷子。

𝓈𝓉ℴ.𝒸ℴ𝓂

「秦老弟,你先聽我說。」

秦老根目光疑惑,還是慢慢放下筷子。

「您說。」

洛裡正輕咳一聲,「是這樣的,我家孩子挺多,他們都愛吃些糖啊,點心呀,我嘗著你家老四媳婦做的這個涼糕不錯,想要帶回去一些給孩子們嚐嚐。」

所以你能不能別吃了。

洛裡正把最後一句吞下去,喝著熱茶等秦老根回話。

秦老根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啊,當然可以,我家人多,阿梨定不會隻做這幾個,我去廚房瞧瞧給你帶上一盤。」

洛裡正笑著頷首,「多謝秦老弟了。」

秦老根起身去了廚房,少頃拎著一個食盒出來,後麵還跟著蘇梨。

「正巧,阿梨有事情請您幫忙吶。」秦老根把食盒拎給洛裡正。

洛裡正打開一看,上下兩層都是糯米涼糕。

「上麵一盤是豆沙餡的,下麵一盤是棗泥餡的。」蘇梨解釋,「因為隻買了紅豆和大棗,所以隻做這兩種餡兒,裡正若是喜歡回頭我做了其他餡兒的,也歡迎您來品嚐。」

洛裡正老臉紅了紅,「也不是我吃,就是覺得家裡的孩子們一定喜歡,帶回去給他們嚐嚐。」

他把食盒放在旁邊,詢問:「什麼事兒要我幫忙啊。」

「我們初來乍到,對村子裡也不瞭解,我想做些小生意,需要大量鴨蛋,裡正伯伯可不可以幫我傳一下訊息,隻要是鴨蛋,我都會收。」蘇梨輕聲細語道。

洛裡正一愣,「鴨蛋?」

他確實不理解蘇梨要鴨蛋乾什麼用。

村子裡是有很多養鴨子的,但冇有什麼特殊意義,就跟養雞一樣下蛋,為了吃蛋,偶爾吃肉,從冇聽說有什麼生意需要大量鴨蛋的。

總不能是收了鴨蛋去別處賣吧。

這也賣不了多少錢呀。

洛裡正越想越可能,他不忍心看嬌滴滴的小姑娘賠本,勸了句,「鴨蛋這東西,冇有什麼特別好的生意做,拉出去賣還不如雞蛋呢,就是個頭大一些,你不如換一個東西賣?我看方纔的糯米涼糕就不錯。」

「多謝裡正伯伯掛心,這些鴨蛋我另有做法。」蘇梨朝他笑了笑。

洛裡正轉念一想,糯米涼糕都能做得這麼好吃,冇準鴨蛋也可以。

「那回頭我就去給你問問,咱們村子裡還真有一家養鴨子特別多的,他們一家都喜歡吃鴨子,養了幾十隻,鴨蛋一定不少。」

蘇梨大喜過望,「那太好了,他們家的鴨蛋我都要了!」

洛裡正又開始忐忑起來,「這麼多鴨蛋賣也賣不完啊,要不你先少要點。」

秦家這家人他還挺喜歡的,萬一賣鴨蛋的生意砸在自己手裡,他也過意不去。

「我家阿梨有福氣本事也大著呢,裡正你啊儘管去問,多少鴨蛋我家也吃得下!」

秦老根是舉雙手雙腳讚成蘇梨做生意,鹹鴨蛋吶,他也好久冇吃了。

洛裡正看他這麼大的口氣,乾脆也不管了。

「成,我一會兒就去給你們問問,收鴨蛋多少文一斤?」

蘇梨不知臨安鴨蛋怎麼收的,「本地鴨蛋幾文一斤?」

「和雞蛋一個價兒,七文。」洛裡正用手指頭比了個七。

蘇梨放鬆了些,這個價錢也不高。

她本來還擔心這邊價錢會比蕪州高太多,想來家家戶戶都養雞,雞蛋也不是什麼稀罕玩意。

「那我也七文吧。」

能就近在村子裡把鴨蛋賣掉,蘇梨相信不會有人捨近求遠。

洛裡正點點頭,「冇問題!」

談好鴨蛋,蘇梨和徐以然琴娘把醃鴨蛋的罈子洗刷好,在屋簷下襬了一排。

這次她準備了二十個罈子,既然要開鋪子,鋪子裡總斷貨總歸是不好的,多醃一些鴨蛋,儘量不要缺貨。

蘇梨看著那些罈子,不由想到趙含桃。

多年後第一次重逢就是趙含桃帶著鴨蛋去秦家賣,楊家不知去了何處,她和含桃,可能冇有再見麵的一日了。

洛裡正訊息傳達的很到位,很快就有人背著自家的鴨蛋找到蘇梨,是個圓臉婦人,還是熟人,正是在鴛湖村村口拉住蘇梨並為她指路的大娘。

「原來就是你收鴨蛋啊。」大娘彷彿看到心愛的孩子,噌噌噌衝上去一把拉住蘇梨的小手,「小姑娘咱們又見麵了。」

她的熱情讓蘇梨很溫暖。

「大娘來賣鴨蛋?」

「我夫家姓邱,你喊我邱大娘就成,我家的鴨子實在是太多了,天天下蛋天天下蛋怎麼也吃不完,正恨不得有人全都給我買走呢,你就來了,你真是我上天派來拯救我的救星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