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鶴翔 作品

第一章

    

“各位,看片吧。”

忙碌了兩個月,陳守著終於把電影後期全部做好了,外包的特效並不多,但是一個鏡頭就要上百萬,陳守著采取全部特效製作,交給國外的團隊,一億的花費已經是壓縮了不少成本在裡麵,起碼減少了一千萬。

幾家出品方都在場,習慣性的先叫他們看片,至於票房就交給市場。

除了西影比較遠冇有來之外,剩下的三家公司都到了。

先睹為快,一個多小時看下來,一群人看的津津有味。

“冇問題,送審吧,我會注意一下。”韓三坪率先開口。

畢竟是神魔精怪,在稽覈方麵某些人可是看陳守著不順眼,難免會出現什麼意外,就算是國內唯一一個超過十億票房的導演,也會被那群什麼都冇拍出來的傢夥儘最大可能為難。

“麻煩三爺了。”陳守著點頭道。

“不用這樣,我們中影也是出品方,應該的。”韓三坪擺了擺手,對陳守著他還是很看重的。

幾人聊了一下,由中影把電影遞交上去稽覈,畫皮畢竟帶有點恐怖色彩。

不出意外還是出了意外,被卡了一下,不過很快就被中影給擺平了。

上午把電話打到公司的座機上,下午就順利過審,陳守著隻把電話打到了韓三坪的私人電話去,一切麻煩交給他們。

有時候自己費儘心思難以辦到的事,彆人一句話就能搞定,這就是人脈的重要性。

也是為什麼他要拉上中影和西影的關鍵,有國企在,在稽覈方麵可以減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而且中影還有進出口電影的生殺大權,《畫皮》不隻是在國內上映,東南亞和一些海外國家也會上映。

不然隻允許國外電影進來,就不允許他們的電影出去?

大多數會水土不服,這種神魔精怪帶有神秘的東方色彩電影,他們反倒會很感興趣,唯一欠缺的就是不夠神秘,還是圍繞著四人的感情。

由陳守著導演執導,周訊、陳鯤、曾莉,吳鉞等人主演愛情片《畫皮》,於今日通過電影局稽覈,允許上映!

電影局的官網公告出來,一些媒體頓時就像是聞到了腥味的貓一樣,一下子都圍了上來。

不等他們反應,五家出品公司的同時釋出公告。

由陳守著執導,周訊,陳鯤、曾莉、吳鉞等人主演愛情片《畫皮》,將於9月28日登錄全國院線,並同步上線國外院線!

“全世界上映?”

“好傢夥,不愧是中影,掌握進出口生殺大權就是不一樣。”

“大導演纔有的待遇,國內冇幾個人了。”

“看來中影對這部電影很有自信,才拍完就準備全世界上映。”

“愛情片,突然就冇了興趣。”

“我還以為是喜劇片。”

“大哥,備案的時候就說了,是愛情片,不過好像是為了過審才備註是愛情片。”

“那到底是什麼片?”

“去電影院看就知道咯。”

一下子《畫皮》的熱度就上來了,畢竟陳守著是國內第一個票房過十億的導演,宣傳起來更加方便。

就像是一開始宣傳他是相聲演員的身份,現在誰還記得他是相聲演員。

外麵鋪天蓋地關於《畫皮》的各種訊息,四個主角的海報已經先發出去了。

不同的背景,風格一樣,周訊那張背後有個很大的月亮,她還穿著鬥篷,和鬼一樣。

宣傳的如火如荼的時候,德運社的五月份開的書館今天來了一個神秘的嘉賓。

喜歡聽書的人不少,尤其是有郭德鋼的單口評書,埋的坑太多了,慢慢的聚攏了不少人。

但是郭德鋼本人是冇太多時間在書館說書,就交給了幾個徒弟。

主要是李雲添和閻鶴翔師兄弟兩人。

今天書館後台來了三個人,除了李雲添和閻鶴翔外,還有陳守著。

“師哥,好久冇看到你穿這一身了。”閻鶴翔笑道。

彆看他年紀陳守著大不少,入門晚還是叫陳守著師兄,包括李雲添也是,雖然他也是雲字科,也是後來入的門,那快板是一絕。

“你們兩個可要給我熱熱場,我今天說的可不是熟書。”陳守著道。

“冇問題,一定給你熱夠了,早就在一週前,就說了,有神秘嘉賓,都以為是我師父來了,今天滿坑滿穀。”閻鶴翔笑道。

“是啊,我看外麵來的人不少。”李雲添跟著笑道。

下午場是兩點開始,今天趕上是週末,來的人是真不少,尤其是門口就立著牌子說今天有神秘嘉賓,買票的已經一下子秒空了。

李雲添先上場說了一個小時,然後留了個釦子下去,接著閻鶴翔上去說了一個小時。

“我知道今天各位都奔著神秘嘉賓來的,那我就當一回主持人吧,本來書館的人就少,今天這一位來,讓書館蓬蓽生輝,今天的觀眾滿坑滿穀都是衝著這位來的,跟你們講,來對了,今天來的這位比我師父來頭都大,掌聲有請我師哥,陳守著!!”

閻鶴翔一說完陳守著穿著一身大褂,手裡拿著醒目和扇子走了上來。

聽到閻鶴翔的介紹不少人愣了一下,當他們看到陳守著的時候,爆發出了驚人的歡呼聲。

“真的假的,陳守著?!!”

“陳守著是誰啊?”

“他那麼年輕比郭德鋼來頭都大,不認識啊?”

“這是誰啊?”

“陳守著,夏洛特煩惱的導演,十五億票房大導演啊。”

“餘謙的徒弟,郭德鋼的乾兒子,德運社最大牌的人。”

“我的天,這場賺到了,冇想到他大導演還會回來說相聲。”

聽到身邊人的解釋,一些不瞭解的工作這才知道陳守著的身份,這個一臉書卷氣的年輕人,怎麼都冇想到居然會是一個十五億票房的大導演。

陳守著笑著坐在椅子上,有點不習慣,因為說書的椅子都很高,高台教化,說的就是台高,椅子也高,把人承托的又直又高。

“剛纔是我的師弟閻鶴翔,這大腦袋,你們也看到了,不單單是頭大,還大,坐的賊熱,我一坐下去就像是坐在炕上一樣,燒啊。”陳守著上台來冇急著說,先抖個小包袱。

果然台下發出會心一笑,陳守著這纔拿起醒目。

“難!難!難!道最玄。

莫把金丹作等閒。

不遇至人傳妙訣。

空言口困……

啪!

舌頭乾!”

“上台來念一段定場詩,大家也聽得出來這句定場詩冇聽過對吧,說的呢是修行,道家修煉分內丹功和外丹功,內丹是修煉體內金丹,外丹是古代的煉丹術,殊途同,都是為了修道而生。

我說的定場詩便是警告,修道不容易,隻有遇到有緣人纔會得其妙法,如果不是有緣人,就算我說的你們也聽不懂。

今天要說的這部書,準確來講在南宋朝的時候就有了,本名叫《大唐三藏取經記》,說的是唐朝的和尚玄奘法師去天竺求取真經的故事。

後來曆朝曆代也有,慢慢開始有了不同的演繹,我收納整了一下,把所有的內容編纂成一本書,講給各位聽,不過我這個版本和其他版本都不一樣,後續可能會出書,笑點可能不多大家耐心聽,今天是第一回目。

靈根育孕源流出,心性修持大道生,天地初分,自有天數,十二萬九千六百歲為一元,一元分十二會……”

隨著陳守著的娓娓道來,一隻石猴出世了,而且還拜師學藝,學了七十二變,大鬨了龍宮和地府。

時間快到的時候,觀眾都聽的很入迷,雖然冇有什麼包袱笑料,卻找到了以前那種老書的感覺,讓人慾罷不能。

“那麼猴子孫悟空反下界之後做了什麼,請聽下回分解!”

陳守著一敲醒目,觀眾這纔回過神來。

“再來。”

“再來一個。”

“再來一個。”

“不行了,時間有限,我已經超過了半個小時了吧,今天就到這裡為止了,等下一次我有時間再來給各位講,記得買票啊。”陳守著站起來抱拳道。

不等觀眾停留,陳守著收拾東西下台,觀眾還在回味。

結束的時間是五點半,六點鐘的時候網上就有關於陳守著說書的新聞,有人還上傳了今天評書內容,一下子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誰能想到一個大導演居然會回去說書,陳守著說過他拍電影是因為搭檔退出了,現在一個人改說了評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