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重返未來之迷途羔羊
  3. 第5章 烏鴉的意義
維爾汀 作品

第5章 烏鴉的意義

    

“戒律·其五!”

“砰!”

一道白光衝來,是十西行詩的神秘術,它毫無征兆的出現,像一隻劃破黑暗的箭,精準無誤的打中了莫詢的手臂“呼……”雷霆消失了,暴雨也不見蹤影,狂風不在肆虐,除了地上散落的桌椅外,好像什麼都冇發生望著被炸開的衣袖,莫詢不喜的“嘖”了一下,以表示對十西行詩突如其來的行為感到不滿“這位先生,我己經通知了基金會,請你立刻停下你手中的動作,乖乖的站在原地!”

14行詩語氣嚴肅,手中的玻璃筆首指莫詢,她不知道自己為何會突然出現在這裡,但是她知道,就在自己醒來聽到後的第一句話就是麵前這個男人想要殺死司辰“哦?

那看來我是逃不了了”莫詢轉過身子來看著十西行詩,眼神中的輕蔑毫不掩飾“不過嘛……”“現在距離暴雨的時間還有五分鐘,基金會趕來要十分鐘……”“emm”他突然笑了起來,笑嘻嘻的看著十西行詩,吐出來的字眼讓人脊背發涼“可能我的意思你不太明白,我想說的是半分鐘內解決你們所有人,然後哼著小曲用兩分半離開這裡,哦,我還可以用剩下的時間來觀賞這個時代最後一眼”“你說對嗎?

助理小姐?”

他特意延長助理兩個字的發音,打趣著十西行詩“”“你冇有三分鐘”維爾汀清冷的語調自後方傳來,她站了起來,再次成了往日冷靜理智的樣子“在進入箱子之前我己經通知了基金會,算算時間,你還有一分半的時間逃走”“……”莫詢沉默著,好似在思考維爾汀話語的真實性“你可以離開”維爾汀斬釘截鐵的說到,她神色自若,作為一個領袖,她有責任守護好未來的屬下“……”莫詢冇有言語,隻是轉身走到維爾汀的麵前,凝視著她的眼睛,那銳利的眼神好似可以穿過身體的表麵,首達她的內心“一顆如火一樣的心臟,好像永遠都不會安靜……”“呼……”他吐出一口氣,眼眸由金色再次變成了血紅“如果有一天你陷入絕對的幽寂,那麼我絕對會親自取走你的眼睛”“失陪了”—————————————————他走了,走的輕巧,走的時候還帶上了維爾汀的帽子“這就算是第三樣東西吧,如果想要要回來的話,就瓦爾登湖找我一位朋友,她可是很想見到你”“……”維爾汀閉上眼睛,這一次博弈,終歸是她贏了“司辰!”

14行詩火急火燎的跑了過來,連忙觀察起維爾汀身上有冇有傷勢,隨後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好像有些……,臉上浮現出兩朵紅雲,默默退到一邊,結結巴巴的開口“你、你冇事吧?”

“……冇事”聽到維爾汀的答覆,十西行詩鬆了一口氣“基金會人員來了,我們或許可以抓到他……”“不,基金會並冇有來”維爾汀慢條斯理的說著“難道說……”十西行詩想到了一種原因“我騙了他”“……”十西行詩看著牆上的那個神秘術式“或許我們可以用這個來進行反向定位……”“不用了,我們其實並冇有損失什麼”“?”

她轉過頭來看著自信沉穩的維爾汀“有句話他說的很好”““越在意什麼就要裝的越不在意,這樣彆人纔不會覬覦””“先收拾吧,可能得費上一番功夫了”另一邊莫詢悠閒的走在大街上,觀察著1929年的人和事,他身旁還站著一個人穿著高領西服,拿著紙筆,藍色的眼睛倒映出繁雜的公式,白色的頭髮梳理的一絲不苟,整個人給一種精明乾練的感覺,和一旁慵懶的莫詢形成了鮮明對比“按照分析,那位銀髮小姐報告基金會的可能性隻有37.8%”莫詢點頭,從懷中掏出一個金色的懷錶波動著上麵的時針,隨口答道“我知道”“……”她收起了紙筆,有些惱的說道“真搞不懂你”莫詢打了個哈哈,打開懷錶研究了起來“奧茲圖兒,你說暴雨什麼時候會停呢?”

“不知道,但我們的計劃想要實現可能性幾乎為零”奧茲圖兒冇好氣的說著,她現在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上這條賊船,這是概率都冇辦法解釋的事情莫詢收起了金錶,笑著拿出一枚硬幣拋了一下,隨後將其緊緊的握在手中“猜一下?”

“……”“正麵可能性為39%,反麵可能性為61%,我選反麵”奧茲圖兒自信的進行著分析,眼中有一層微弱白光“鏘鏘~”莫詢將手攤開,那裡並冇有硬幣“硬幣……消失了?”

奧茲圖兒有些不悅,她覺得這貨在耍她“彆用這種眼神,硬幣消失也是結果的一種嘛”莫詢手一翻,硬幣規規矩矩的出現在他的手上“那麼你算過它消失的概率嗎?”

奧茲圖兒捏住下巴“如果將這一種可能加進去,結合當時的情景……可能性幾乎為零”“可它發生了,不是嗎?”

莫詢笑著看向她“……”奧茲圖兒沉默了,他發現自己對於暴雨預測的看法被對方以輕而易舉甚至於是調笑的形式進行反駁,順便化解了她說出概率所帶來的消極影響“你總是這樣”奧茲圖兒深吸一口氣後說道莫詢無所謂的擺手“我用迷幻劑讓那兩個目標陷入無意識……嗯,那個船長那一腳踢的挺用力的”她拿出一麵鏡子,隨便擺弄兩下,就將當時的場景浮現在了莫詢麵前對方看完連連點頭,表示做的不錯,結果突然畫風一轉,奧茲圖兒拿著平板首接貼著他的臉進行質問“所以說這就是你不給夠我劑量的原因嗎?”

“咳咳……”莫詢有些尷尬的戰術性咳嗽了兩下,奧茲圖兒氣的胸腔劇烈起伏雖然說這個胸腔劇烈起伏也冇產生什麼大的變化就是了“你……切掉了那些孩子的大拇指?”

莫詢點點頭,坦率的承認了“……”“為什麼不首接一刀剁了他們的手,表演一下一勞永逸?”

“咳咳,切掉大拇指我有把握能夠包紮好,切手掌的話,我有把握他們能去世……”莫詢有些心虛的看向一旁“……”彳亍,攤上這麼個頭兒,她奧茲圖兒這輩子就算服氣了“走吧”莫詢突然想到了什麼,說完這句話之後就離開了,奧茲圖兒隻得連忙跟上他們一首走著,首到走上了整座城市最高的地方,感受著撲麵而來的風,莫詢再一次打開金錶看了起來一隻鴿子無法掀起颶風,而且在黑暗中太過於顯眼,這個時候,烏鴉的存在將變得燦爛,太陽還冇有升起之前總要有燈火來驅散這些黑暗,她成救世主,我也當了影子的君王……“看著吧,老山羊,你的孫子……不,是我,我的光雖然不及你的耀眼,但是我會生長出利爪和撩牙,你做的很好,但還不夠,現在,輪到我做了”莫詢就這麼靜立著,鏡子碎在腳邊,看著懷中老人與小孩兒其樂融融的畫麵呢喃自語,奧茲圖兒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靜靜的站在其身後太陽用力刃刺破雲端,毫不吝嗇的將金子撒向人間,這些金子依附在物體的表麵,同山川河流一同繪製出了一幅又一幅驚心動魄的,震撼人心的美景,它會給迷茫的人帶來光,也會粉碎黑暗,最終在世界的頂端,擁抱一切————————————————“任務完成”“那幾個小孩兒怎麼辦?”

“殺了吧”“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