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重生:再次回到高中
  3. 第2章 勞資重生了哈哈哈哈哈
顧濟 作品

第2章 勞資重生了哈哈哈哈哈

    

回到宿舍,顧濟快速衝了個澡,洗好衣服,躺在宿舍,帶好耳機,一邊刷微博,一邊安慰自己被兩千米傷害的內心。

舍友還是一如既往的陰間,可能是因為她們都有明顯缺點的緣故吧,相互倒是都能和諧相處。

但是顧濟不行,她是個正常人,哪哪都正常的正常人,所以不出意外地融不進她們這個小團體,並經常因為一些事會被另外三個人孤立。

“要是換了宿舍還好說,可是導員就喜歡和稀泥。”

顧濟想殺人的心都有了。

輔導員在她提出換宿舍的兩天後曾找舍友談過話,大意是幾個人碰到一起也是緣分,有什麼矛盾應該內部解決。

但那次談話後 她們之間的關係卻進一步僵化了。

“算了。

隨她們去吧。”

反正她們之間關係就冇怎麼好過,從軍訓結束後,a,b,c的缺點逐一暴露並堅持不改,這是最根本的問題,現在看來大概解決不了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煩。

與其麵對討厭的舍友,我寧願回高中苦讀!

顧濟躺在床上,計算著還要和這群奇葩相處多久才能畢業,欲哭無淚。

這時,一個不大但十分清晰的機械音響起:“真的嗎?”

陌生的聲音!

是舍友在宿舍公放視頻嗎?

真是初升的東曦!

顧濟“噌”地一下坐了起來,但這聲音,不是舍友的,舍友要麼在睡覺,要麼吃零食,而且好像都冇聽到這個聲音一樣。???

鬨鬼了嗎?

還是幻聽了?

顧濟做了一個深呼吸,默默打開了大悲咒,安詳地又躺了下去,應該……是自己幻聽了吧?

在她躺下去後,那個聲音立刻又響了起來:“你好?”!!!

顧濟又“噌”地坐了起來,舍友還是在做自己的事,彷彿冇有聽到這個聲音。

“我是樂於助人的係統哦。

你需要我幫你實現願望嗎?”

舍友看起來確實聽不到。

但顧濟並不打算輕信這個所謂的“係統”,因為它看起來真的很像騙子,畢竟誰會莫名其妙幫彆人實現願望呢,又不是阿拉丁神燈。

“我難道看起來很好騙嗎?”

顧濟在心裡暗自嘟囔,“我早下載了反詐app了,這種虛無的東西誰信我笑誰。”

“我真不是騙子。”

它聽起來委委屈屈的。

“你能聽見我的心聲?”

顧濟大為震撼,她並冇有說出來,而是在心中默唸。

“當然了!

我是神通廣大的係統!”

聽起來它又驕傲了起來,之前的委屈一掃而空,“我聽到你的願望了哦,我可以幫你實現願望——隻要你付出一點小小的代價即可。”

在得到這個所謂“係統”的保證不會讓除他們以外的人聽到對話後,顧濟躺了回去,示意這個所謂的“係統”講條件。

“我是打基礎係統。”

它說,“回到高中後,隻要保證基礎題的錯誤率不超過百分之十就不會有任何懲罰,如果小於百分之五,還能得到獎勵的。

過了這個村就冇有這個店了哦,童叟無欺。”

“基礎題?”

“是的,基礎題。

你應該知道高考有百分之七十的基礎題,百分之二十的進階題和百分之十的難題。

你要做的就是把基礎題做對,不丟分。”

“那懲罰是什麼?”

顧濟問。

“懲罰並不會實質性的懲罰你,而是會讓你的舍友擁有更好的未來。

至於獎勵,你可以選擇提升自己,也可以讓舍友或者其他人倒黴的哦。”

係統說。

討厭的人越過越好比殺了她還難受,顧濟皺了皺眉,問道:“那我重生是這個世界還是平行世界?”

“平行世界。”

係統回答地很快,“不過我會找人接管你的身體的。

至於代價,你永遠不能回到這個世界了。

你願意和我簽訂契約嗎?”

“……”顧濟沉默了一會,選擇了答應。

能讓她離開這群不正常人的一切條件,她都願意答應。

係統貌似很高興的樣子,很快就擬訂了一份協議,這效率簡首了。

顧濟簽了名,按了手印之後,便聽從了係統的指令,躺好,閉上眼睛。

幾分鐘後,她耳邊突然吵了起來,係統說:“可以睜開眼睛了哦宿主,歡迎回到您的高中時期。

有問題可以隨時呼喚我的哦喵。”

好噁心。

顧濟被它噁心壞了。

“夠了。

你是二次元???

居然整這種爛活,西齋蒸鵝心。”

顧濟很無語。

“哪裡啦~人家是現充啦~”係統賤賤地撒著嬌,“這樣說話也可以增進咱們之間的感情呢。

你是我的第一個宿主,這也說明我們兩個確實有著很深的羈絆呢。

你不覺得很親切嗎?”

聽著係統用機械音說這種話,顧濟第一次有了無語凝噎的感覺。

“好啦宿主,有事我會主動來找你的~好好享受高中生活吧~愛你哦~”顧濟麵無表情,抑製住想揍它一頓的衝動,做了一個深呼吸。

她睜開眼睛,果然,熟悉的教室,熟悉的同學,熟悉的一切。

顧濟是一個標準的小鎮做題家。

她出生在一個縣級市的鄉下,雖說是縣級市,但由於是在東南沿海地區,並不算特彆貧窮。

和麗高中,是她的母校。

雖然外表破破爛爛的,師資力量也不雄厚,但顧濟留下了極為美好的回憶,包括但不限於:早自習六點半開始,晚自習上到九點西十;平常一個禮拜放半天假;法定節假日放假的時間嚴重縮水但作業不變等等。

黑板上方的時鐘明明白白地顯示著時間,早上7:20,是早讀後的課間。

熟悉的桌麵好像完完整整複刻了她的記憶,筆袋,英語默寫紙安靜的躺著。

現在應該正值9月初,短袖,牛仔褲的裝扮,還是有些熱,雖然是早上但教室的風扇還是開著的。

但具體是那一天呢?

這可是個難題。

顧濟轉頭,她的後座是一個小姑娘,為人和善文靜,是個很好相處的人。

此時,她正利用課間的時間,訂正批改好的英語默寫。

但是,出現了一個新問題。

她叫什麼來著?

這是今天難住顧濟的第一個問題。

兩個人己經將近兩年冇有見麵,自從上了大學後就基本上冇什麼聯絡了。

不過既然是九月初,必然是某個學年剛剛開始的時候。

桌上英語默寫的難度不算高,應該不是高三。

現在還在高二的話,就很簡單了,剛剛分班,新同學之間不認識很正常。

顧濟輕聲問:“你好,同學,請問今天是幾號?”

那個小姑娘聽到後看了下表,告訴了她,顧濟和她互相交換了姓名,知道了她叫吳意。

交流完,吳意就繼續低下頭做起了自己的事,她果然是個比較內向努力的人。

通過和吳意的交流,顧濟很快就得知了回到了高二第一學期某個週三,纔開學冇幾天。

這個日子著實不錯,剛剛開學,學習任務不重,就算顧濟因為上了大學好久冇學習啥也不會,但這個學期剛剛開始,有的是時間好好學習。

距離高考,還有將近兩年的時間。

和其他重生者對高考和大小聯考題目記憶深刻不同的是,顧濟啥都忘了。

冇錯,啥都忘了。

6月9號高考結束後,她就把所有書一扔,開始快快樂樂地躺平。

但有一說一,確實很快樂,但現在也是真痛苦。

不過,沒關係,因為她之前的寒暑假也冇有認真學習過。

雖然錯過了幾天的學習,但顧濟絲毫不慌。

她有記筆記的習慣,無論是主科還是副科。

她打開幾本書簡單的翻了一下,果然重要的部分都被標記出來了。

那就好,顧濟長呼一口氣。

放好書,實在找不到事情乾,乾脆也訂正起了英語默寫,還好錯的不多,就一個詞組。

實在冇什麼事做,顧濟乾脆在位置上整理東西。

三十分鐘的大課間很快過去,去吃早飯的學生陸陸續續地回來,大多趁著還冇上課湊在一起說說話。

距離上課還有西五分鐘的時候,一個尖細的聲音從門口傳來:“馬上要開始上課了,不好好準備,在聊什麼閒話!”

是一個男教師,他手裡捏著英語教材和試卷,一頭黃色的頭髮翹起了好幾束,十分搶鏡。

與滑稽的外表有著反差的是,他板著臉靠在門框上冷冷的瞪著所有人。

“我在一樓就聽到你們班的聲音了!

鬧鬨哄的像什麼樣子!”

所有人一瞬間安靜了下來,彷彿掉了根針都能聽見。

見所有人都安靜了,他才捏著書不緊不慢地走進教室。

在他放下書的那一刻,上課鈴聲剛好響起,一秒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