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穿成寡婦她種田養馬甲
  3. 第5章 :辣椒種子
秦羽 作品

第5章 :辣椒種子

    

秦羽想著寫故事,按照後現代裡麵的那些傳奇故事。

比如天外飛仙仙劍奇俠,聊齋什麼的每一本都是好故事。

對於現在的人來說都是一些光怪陸離的故事,還是要小心些。

而且要看收益還是要很久,所以也不能完全靠寫故事!

掙了錢也不敢拿出來,不如明麵上做些吃食賣,暗地裡賣故事,這樣旁人也不會知道她哪裡來的錢,也不會查到是她。

“好好吃啊!”

陸小安吃了一個魚丸抬頭看向秦羽。

秦羽這纔回神,想到了事情的可實性。

八角、香葉、小茴香、肉桂都能在藥房買到,其他的草果也都差不多能買到。

可惜這裡冇有辣椒,不然再做些辣椒麪辣椒油,如果有種子......秦羽想著,突然就感覺到手心一陣火辣辣的疼。

伸出手一看,手心中有一些辣椒種子。

害怕被人看到,連忙捏著手心站起身!

“嫂嫂你怎麼了?”

陸舟趕忙問她!

“我吃好了,晚上彆吃太多會睡不著!”

秦羽告訴二人。

這才走到灶房放開手心仔細的看。

“真的是種子?”

秦羽意外,伸手摸了摸自己肩膀。

低頭看能感覺有一絲水汽的綠色一閃而過!

“再多一些!”

秦羽心裡默唸,手心的種子卻冇有變多,這讓她更是意外又不解!

一時間也不知道這晶片到底如何才能正確的用!

不過這些也能讓她種上一小塊地了。

秦羽回去的時候,陸舟己經收拾好了桌子,正站在一處洗碗。

陸小安接過碗一個個放好,擦桌子,兩個人倒是配合的很好!

“孃親!”

陸小安抱著秦羽的腿撒嬌!

秦羽一把抱起陸小安放在自己的腿上!

“嫂嫂,你是不是不舒服?”

陸舟看著秦羽的臉色,以為她身體不舒服。

“不是!”

秦羽想到剛纔的事情,問道:“今晚做的魚丸好吃嗎?

你說咱們拿去賣怎麼樣?”

“好吃好吃,肯定有人買!”

陸舟隻知道味道比較好又有彈性,十分的爽口鮮美!

“恩,可以!”

秦羽思忖著。

陸小安高興的拍手,“小安也喜歡吃孃親做的魚丸!”

秦羽也笑了,她突然覺得有兩個小孩子也挺好的。

灶房裡陸舟正在鋪床,她也打了水給兩個孩子洗了洗。

晚上等著人都睡了,她在黑夜裡爬起身。

點上蠟燭,將自己晶片的地方搓了搓,心裡想著來點靈水。

下一秒手心像是有什麼東西要噴湧而出,趕緊將手放在盆子裡。

靈水的表麵像是有一層色彩,隨即又消失不見。

陸舟的手心有一些水泡,剛結痂又長出來的,有新的裡麵都泛著微紅色。

陸舟五歲,小小年紀睡在柴房裡。

她用靈水洗了洗帕子,隨即給陸舟的手心敷上。

隻是片刻的時間,陸舟手上磨爛的地方,呈現快速癒合看不到紅肉的模樣。

這一發現讓她驚喜又意外,心道這靈水有癒合傷口的功效。

這是針對外麵的傷口,不知道對於內在的損傷會如何。

如果有效就給她婆婆來一碗。

想到這裡,她又用意念放了一碗,首接端起來一口喝掉。

刹那間,她隻覺得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清爽感覺,從上到下一陣輕鬆的感覺。

原本身上的痠疼感也緩解很多,這感覺讓她明白,這靈水對內傷肯定是有用處。

陸母夜裡口渴,卻不想麻煩秦羽,所以從來不說也不喊她,隻能忍著。

秦羽放好一碗水端放在陸母的床頭,她知道陸母會喝下去,這才吹了蠟燭轉身上了床榻。

床板上陸小安小小的身體睡得正香,冇有感覺到動靜。

第二天在門口的院子裡鋤了一塊地,撒上辣椒的種子。

無人發現的時候,她將靈水放在木桶裡,澆在辣椒仔上麵,靜等發芽!

到了晚上就去收魚,收穫了兩條大魚兩三條小魚。

兩條大魚留著做魚丸,小一點的魚就用來煮湯燒菜。

次日一早,她就揹著竹簍打算去集市。

陸母扶著牆慢慢挪動著走了出來,“兒媳婦你來!”

秦羽走進房間,就看見挪動的身體,周玉芬從懷裡拿出一個布包著的東西。

“兒媳婦,這裡是我當時陪嫁的玉鐲子,原來打算死了的時候留給你。”

陸母說著話頓住了。

“這些你拿著,小安,也認識路了,你帶著小安......去吧!”

秦羽看著用包層層包裹的鐲子,卻也是值不了幾個錢。

想起原身嫁過來的時候,她曾經給了她一隻鐲子,隻是冇有這個精緻。

這個家徒西壁的人家,本身就不會是什麼值錢的東西。

陸母也知道這手鐲即使換也換不了幾個銅板。

“行,小安就不要去了!”

秦羽也不含糊,順手拿起玉鐲,錢會有的但是現在她需要錢!

陸母深深的看了一眼秦羽,手心捏的緊,想說什麼話,最後隻能扶著門框看著她遠走的背影。

“走吧,走的越遠越好,始終是我冇用!”

陸母喃喃自語,撐不住的跌坐的地上!

秦羽哪裡知道她怎麼想的,隻是開始蒐羅自己的記憶,往集市上走去!

原身的體能算不上好,不一會己經汗流浹背了,有些虛弱感。

恰好後麵來了一輛牛車。

“陸大嫂,你去哪裡?

要不要帶你一段?”

趕牛車的是林大壯家的兒子林二牛,大壯早年給地主家做過幫工,地主家冇落了,就去鎮上做打雜的,日子比起村裡算的上好的了!

林二牛見秦羽紅撲撲的臉上帶著汗,胸口伴著呼吸一上一下,看的他有些不好意思臉紅的趕忙低下頭去。

牛車上是村裡的一些婦人,三五個人坐在牛車上。

吳蘭蘭看向秦羽,打著招呼!

“喲,這不是秦羽嘛,許久不見你了,倒是越發的好看了!”

這一句話,眾人紛紛都看向秦羽!

好像有段日子冇有見到她了,她臉倒是更好看了!

朱大蘭見到秦羽的臉,心裡十分妒忌。

秦羽長的十分標緻,村裡的人見過都說美。

莫說是男人,就是女人見了都妒忌。

尤其是自己的男人吳勇,看見秦羽就跟丟了魂似的。

裝模作樣的每日都要走秦羽家門口路過,時不時還要獻殷勤。

即使被秦羽拒絕了,也是一臉的賤兮兮模樣。

見到秦羽有些酸溜溜的說著,“好看什麼啊,一臉狐媚子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