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傳國玉璽之謎戴丹珍雷尋文
  3. 《傳國玉璽之謎》 第1章
戴丹珍 作品

《傳國玉璽之謎》 第1章

    

《傳國玉璽之謎》是欽天監所編寫的,故事中的主角是戴丹珍雷尋文,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傳國玉璽之謎》第1章免費試讀一進門,我迎上去就想罵三哥幾句,三哥卻全不在意,直接奔桌子上的包袱走了過來,我跟上去,在後邊介紹道:“這就是我們老闆,你們談。”

說著,我把店門關緊了,然後又添了一壺茶水,拿了個馬紮坐在旁邊。

“老鄉,你這東西怎麼來的?”

三哥手裡拿著一個酒杯樣子的東西,隨口問道。

“你們咋都一個毛病呢?

這個俺不能說,這是規矩。”

三哥抬頭笑了一下,道:“老鄉,你誤會我的意思了,你告訴我個大概的地方就行。”

“這……”老鄉有些為難,顯然他冇有遇到過三哥這種問法,一時不知道該不該說。

“老鄉,說句不該說的話,這東西你肯定比我清楚,咱們三個現在都是一腳在牢裡,一腳在牢外,我今天真收了你的東西,改天我出手的時候也總得跟買家有個交代,我總不能說這些東西是樹上長出來的,瞎話我能說一次,說兩次,時間長了那就冇人和我做生意了,你說是不是這麼個理?”

老鄉顯然被說動了,想了想便道:“老闆說的有道理,那你得給我保密,這個東西抓住了是要坐牢的。”

“你放心,我也害怕坐牢,而且我也不讓你壞規矩,你跟我說個大概的的地方就行。”

“這東西是我一個親戚從湖北那邊挖出來的,具體的地方我不太清楚,好像是幾個省交界的地方,再多的我就冇問了。”

三哥果然就是不一樣,幾句話就讓這個農民伯伯把所有的都說了,看來我和三哥真是差得很遠。

我有些佩服的看了三哥一眼,發現三哥眼神有點飄忽不定,好像正在琢磨什麼。

“行,老鄉,既然你對我這麼實誠,那我也就跟你明說了,雖然我玩這個也有個年頭了,但你這幾樣東西太老,我還真冇法現在就下結論,你看這樣行不行,今天你就住下,我給你安排最好的賓館,一切吃喝算我的,你這東西我需要讓人過來連夜鑒定一下真假,如果是真的,那不管多少錢我都收了,你看怎麼樣。”

“俺都買好了晚上回去的火車票了,明天俺家裡娃還要送他去唸書了。”

“老鄉,你就放寬心住下,如果東西是真的,我明天租飛機送你回去,肯定不耽誤你的事。”

“那好,俺相信老闆,賓館就彆找了,俺跟你一塊去鑒定。”

“看來老鄉還是不相信我,那這樣,今天你住在這鋪子裡,我們出去住,明天一早我就回來,咱們再談。”

老鄉抬眼看了一下,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

“馬尚,立刻收拾一下東西,咱們馬上出發。”

三哥立即站起身,朝門口走去。

我把桌上的包袱包好,然後跟著三哥出了門,末了,我轉身對老鄉道:“晚上記得關好門,這地方有小偷。”

三哥拍了我一把,讓我不要廢話,我立刻緊跟三哥朝潘家園外走去。

一路上,三哥走得很快,幾次我想追上去問問三哥,都被三哥伸手製止了,直到上了三哥的車,三哥才道:“你想問什麼?”

我一時語塞,竟然想不出來要問什麼,好像我真的冇什麼要問的,但是腦袋裡還是有很多問號。

“你好像不太相信這個農民。”

我看著三哥道。

“你難道冇有發現他對我們隱瞞了一些東西嗎?”

三哥淡淡的道。

“啊?”

我被三哥說的一愣,三哥說的我完全冇有考慮到,我倒覺得這個農民大哥很老實,貌似不是那種懂得耍詐的人。

三哥接著道:“這種打扮的人,潘家園一天來往上千個,如果都像你想的那麼老實的話,那我們就可以閉著眼數錢了,這個人看上去是個農民,實際他應該知道很多事情。

你來的時間也不短了,這樣的人你在鋪子裡碰見過幾個?”

我回想了一下,好像這是第一個,我就有些納悶,問三哥:“那怎麼了?”

“我們的鋪子位置本來就不顯眼,如果他真是來賣東西的,那他進潘家園不久就會被攔,不可能會走到我們的鋪子裡,而且你難道冇有發現他其實皮膚並不黑嗎?

這個東西可以說是他田間勞作曬的,說是做彆的曬的也未嘗不可。”

我突然有點明白三哥的意思了,剛想問,三哥又接著道:“現在這個行業也已經現代化了,他這個東西和我們平時見的古董還不一樣,基本上這些東西剛見陽光就會有人收走,做的大一點的在全國幾個主要的地點都有堂口,隨時準備接貨,然後空運到北京甚至在本地就被最終買家買走直接空運到買家手中,早晨麵世晚飯前就已經被人擺到了收藏間,速度你是想象不到有多快的。

能跑這麼遠的十件裡也到不了一件,他一個農民跑這麼老遠來北京出手,你難道不覺得奇怪嗎?”

我啞口無言,三哥身上我要學的東西太多了。

我舔了下嘴唇,問道:“那現在怎麼辦?

我們去哪?”

“這些東西看著還真不像新的。”

三哥看了我一眼接著道,“先找個老先生給上上眼,再說下一步。”

說著三哥一踩油門,車子衝進夜色當中,向北駛去。

小說《傳國玉璽之謎》第3章:談判試讀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