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初羽 作品

重返新手村

    

-

“榆兒,榆兒,你終於醒了!”,蘇沐剛睜眼,便看到床邊圍著幾人,說話的是位婦人。

“姐姐,你嚇死阿珠了”,旁邊的小妹妹也圍上來。

程榆一驚,難道,自己穿越了嗎?!

隻回想起剛剛自己過馬路,一輛車竟直直朝自己撞來,也是令人唏噓,自己剛剛拿到廚藝比賽的一筆豐厚獎金,準備犒勞犒勞自己,再一睜眼,竟是到了這裡。

程榆暗暗觀察了一下,這是一戶農家,且家中饑貧,說話這兩人應該是原身的母親和妹妹。看樣子,原身和自己也是一個名字。

“都怪娘不好,冇能看好你,叫你被馬車撞了去。”程母邊說邊抹眼淚,見程榆要起,連忙將她按回床上,“你快好好歇歇,娘去做飯!”

程榆這才感到肚中饑餓,但是,上輩子的程榆是個孤兒,後幸得恩師教導,苦練廚藝,哪裡感受過這樣溫暖的親情呢,便起身來,“娘,你這說的是什麼話,你看,我這不是好好的嘛,午飯就交給我做吧!”

“阿珠肚子餓,姐姐做飯香!”妹妹見姐姐冇事,又高興起來,纏在程榆身邊。原身雖年紀不大,卻也一手好廚藝,這倒讓程榆少了一些顧慮。

程母點點小姑孃的頭,“姐姐現在剛好,你就彆折騰她了,娘去做就好。”

程榆趁機在院中轉轉。雖家中不算富有,但一應生活物品倒也齊全,共有三間屋舍,正房用於居住,左麵那間放著柴火農具,旁邊搭著牲棚,裡麵養著三隻雞,右麵那間做廚房,存放著糧食,中間一片地則是種著時令果蔬。

如今正是夏季,藤架上結著黃瓜,大約四五個的樣子,翠綠的顏色讓人看了便口齒生津,還有葡萄架,不過葡萄還小,想吃的話還得等些時日,地上又種有蔥、白菜、茄子等……院中還有一棵柿子樹和一棵桃樹。

原主父親因病離世,程母一人帶著兩個孩子,自是艱辛,家中食物有限,便是有心讓程榆好好食補

也冇什麼辦法。

又想著女兒許久未進食,就煮了點粥,摘了黃瓜涼拌,蒸了點蒸餅(饅頭)。粥雖不濃稠,但裡麵米粒都飽滿綻開,散發出碳水的香甜,天氣又熱,有清爽的黃瓜下飯,母女三人都吃了不少。

程榆能夠重活一世,心有感激,也將照顧原主親人當作自己應儘的職責,現下急需解決的問題就是銀錢進項。

程父離世,兩個孩子又年幼,家裡僅憑程母幫彆人做工,做點針線活稍許掙些,這也僅夠一家人保證溫飽,想要改善生活是難得的,家中又無積蓄,再碰到像今日這種事,隻怕無法應對。

如今她們住在清樂村,去最近的雲岩縣走路要半個時辰,現在最要緊的是瞭解縣上的情況、物價如何,正巧程母明日要去縣上,程榆便讓她帶上自己和阿珠。

阿珠現在不過五歲,一聽能去縣裡,就高興地拍手,惹得程母和程榆也笑起來,家裡自是一番溫暖自在,這般過日子也不覺得難了。

第二天一大早,公雞的打鳴聲便將程榆叫醒了,也無睡意,就先起來做頓早點。

先去牲棚看了看,家中的雞倒是很好,個個壯實,不過現下還指望它們下蛋呢,也不能殺,等來日寬裕了,定要殺隻雞改善一下生活,母女三人都太瘦了,骨頭都硌人,得好好補補。

程榆一看,母雞下了三個蛋,心裡也有了主意。一般村裡的雞蛋人是捨不得吃的,都攢起來拿到縣上去賣了,一個能賣一文錢。

程榆又在院中摘了一個茄子和黃瓜,今天要去縣上,可得吃飽點。

來到廚房,程榆先將粥煮上,上邊再放了兩個蒸餅。然後開始處理蔬菜。

茄子無需去皮,從中間切兩次分為四條,再去掉瓤,切成小條,黃瓜也是洗淨切條,如今這個身體體能還是太差,臂力什麼的也不太好,還需多多鍛鍊,才能不影響廚藝的發揮。程榆刀功自是冇話說,黃瓜切片薄度一致,都能透光,再切點蒜末撒上,放幾粒鹽即可。

這時將蒸餅取出,切成小丁,鍋中加點油,在茄條上裹一層薄薄的麪粉,待油熱了,下入茄條,然後程榆在碗中打入一個雞蛋,打雞蛋也是個技術活,要迅速攪拌,將蛋充分攪散的同時,又增添一層泡泡,這樣打出的雞蛋一個頂兩個多,把饃丁放入,快速攪勻,此時鍋中茄條已有脆皮,把饃丁倒入,迅速翻炒顛鍋,熱油激髮香味,各處食材受熱均勻,金黃的饃丁,上麵有些許焦脆,此時是最好吃的,程榆撒上一把蔥花,便能出鍋了。

小姑娘在一旁看著,這時又黏上了程榆,“姐姐做飯真好看,那些饃丁就像在跳舞一樣!”程母一大早便出去砍柴,這會兒剛收拾好出來,院中都是飯香,“跟著我家榆兒可是享福啦,這麼香的飯,可要多吃幾碗呢。”

粥也已煮好,一家人把飯端出來,圍坐在院中葡萄架下的小桌上,開始吃飯。

先喝幾口粥,再吃金黃的饃丁,酥脆的茄條,咬開外層的脆殼,裡麵的茄肉還是軟的,茄子口感又像肉,一時停不下來,再來點清爽的黃瓜片,裡麵的水分被鹽醃出,碧綠的顏色讓人瞬感清涼。大家很快就將早飯都解決了,連阿珠也吃了一碗呢!

收拾好東西,帶上裝水的竹筒,一家人便出發了。

村裡大多姓程,都是一家出來的,平日關係也親近,這些年也頗為照顧她們母女三人,見她們一家出門,也上前招呼,關切程榆現在怎麼樣,去縣上可有急事,一番閒談,這纔出發。

一路上阿珠蹦蹦跳跳,小姑娘難得出來,左邊看看,右邊瞧瞧,有她做伴,大家也不覺路上無趣,很快便到了雲岩縣。

現在正是朝時,街上好不熱鬨,油條鍋裡咕嚕咕嚕冒著泡,“大個包子,實惠又管飽,三文一個,客官快來嚐嚐”,再一看,原是菜包,“香噴噴的羊肉饅頭欸”,‘‘豆漿豆漿,一文一碗的豆漿’’,又有灌肺、魚羹、豆漿、炊餅、灌湯包……小販的叫賣聲、群眾的交談聲、蒸籠上飄著的熱氣……滿是煙火氣息。

再往前走,又有各類店鋪,米鋪、肉鋪、鯗鋪、酒肆、茶坊、布坊、雜貨鋪……一應俱全,如今豬、羊肉三四十文一斤,一鬥米、麵四十文,鹽價一斤五十文,米麪家中自有,各類香料又價格昂貴,這麼一比,豬肉倒是實惠。程母把家中攢的雞蛋給賣了,換了二十文錢。

要做吃食買賣,先要確定主體客戶,如今多賣包子粥餅,要想吃飽,還得是用麵做主食,可是做什麼、做給誰吃呢,程榆犯了難。不多時,一行人走到橋邊,正有一群人從岸邊搬貨物。

對了!程榆靈光一現,這些在外做工的人,白日大多在外湊合一頓,好多做點活賺銀子,體力消耗又大,正適合賣一些頂飽耐餓又實惠的吃食,這不就是完美的目標客戶嘛。那賣什麼的,又得有主食有菜,還要方便存放,從村裡運到縣上,那就做大餅卷一切吧!

有了方向,程榆立馬和程母商量,“你是說,我們賣飯?!這能行嗎?”程母有些踟躇,程父走了以後,她也不也是冇有想過自己做些營生,可也冇有什麼天賦,不知該做些什麼,一時就耽擱下來。自己女兒廚藝好她也是知道的,隻是,再怎麼樣也不過一個孩童,真的能行嗎?

程榆見程母冇有立即回絕,又添一把火,“娘,就試試吧,食材也不缺什麼,花不了多少錢,咱們總得有個進項,試試又何妨呢?”阿珠在一旁聽到,也拉拉程母的衣角,“娘,姐姐做飯好吃!阿珠有力氣,阿珠幫忙!”

自己女兒向來是個有主意的,程母咬咬牙,答應下來,“好!咱們就試一試,以榆兒的手藝,誰吃了不得誇聲好,哪裡就愁賣了呢!”

程母也是做麪食的一把好手,烙餅子就交給程母做,程榆負責炒菜,既要實惠又要有吸引力,自然少不了葷腥,便去割了一斤豬肉,家中蔬菜不少,也不需再買了。

東西都買好了,一家人也準備回去了。

晚飯程榆打算做白菜炒肉,去縣裡來回得一個時辰,還是得吃好才行。

從院中擇幾片白菜幫子,洗淨切片,買回來的肉切點薄片,豬肉要省著點用,程榆切的片極薄,放入已熱的鍋中,肉片滋啦作響,油脂慢慢煸出,肉片邊緣微卷,鍋底很快就有了油脂,院中也散發著肉的香氣,引的阿珠在旁看著,眼睛發亮。

這時程榆放入備好的白菜,不斷翻炒,很快便能出鍋了,把提前蒸好的米飯盛出來,一家人開動了!

吃肉難得,程榆廚藝又好,連白菜也浸了肉香味,一家人一時隻顧得吃了,一口接著一口,吃不完的菜加在粥裡,又是香噴噴的菜粥,直吃的肚子滾圓。

時候還早,程榆便在院子打一套拳,鍛鍊身體,小姑娘也巴巴的跟著練,程榆便慢慢教她,姊妹倆也相處融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