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穿越成大小姐,做被寵溺的小嬌妻
  3. 第3章 父母哥哥,以及糟糕的前主
蘇瑤 作品

第3章 父母哥哥,以及糟糕的前主

    

第二天起床,在丫鬟的幫助下,蘇瑤完成了洗漱化妝,享受了一下被人服侍的滋味,滿臉的滿足,一副小人得誌的模樣,然後被人引領著去用早餐。

蘇瑤用完早餐百無聊賴的趴在書桌前,隨手翻開了幾本書籍,發現這裡的文字和自己那個世界一樣,隻是紙張看著差了點,有點糙。

蘇瑤突然想瞭解一下這個世界的父母,歪頭看見小桃在整理紙張,問到“小桃,你對我阿耶阿孃知道多少?”

小桃聽見她的話,想了想,“也不多,畢竟老爺和夫人的事我們做丫鬟的不能打聽。”

“那你知道多少給我說少,畢竟我以前的事一點印象也冇有。”

“好的,小姐。

那我說錯話,你不能怪小桃。

老爺是蘇家二子,名叫蘇林,因大老爺邊關戰死,所以接手了蘇家,蘇家世代從軍,老爺身上也有很多戰功,又因自小與當今皇上關係密切,是最早一批擁護皇上上位的人,很得皇上器重,所以,在皇上上位後,便封了老爺為監國,聽說當時很多人反對,後來因為夫人與老爺的婚事,這才堵住了那些人的嘴巴。

老爺平時喜歡種種花,花園裡一半是老爺親手種的。”

“夫人是當今皇上的親妹妹,名叫蕭柔,從小喜歡醫術,後來跟醫館世家的白家老先生學醫,一手醫術出神入化,因老爺與夫人暗生情愫,所以皇上就做主把夫人賜婚給老爺。

夫人平時就喜歡收集草藥,還專門留了一間院子用於存放收集來的草藥。”

“小姐,我知道的就這麼多了。”

“哦,對了,老爺還有一個結拜兄弟,林家的掌家人,林天。”

怪不得便宜老爹這麼怕阿孃,原來阿孃是皇上的親妹妹,諒他也不敢太放肆。

“那我以前這麼作妖,我阿耶和阿孃怎麼做的。”

“老爺和夫人從來冇埋怨過小姐,除非小姐闖了大禍,纔會斥責小姐幾句。”

“那我都闖過什麼大禍?”

“小姐在陳家公子去議親的時候,倒了陳家公子一身夜香,使得陳家公子議親失敗,顏麵掃地,還有季國公家新買了一批上好的絲綢,結果剛進城門,就被小姐點了一把火燒了個乾淨,還有李將軍家的書房,李將軍喜歡收集兵書,他的書房存了他好些年收集來的各種兵書,也被小姐一把火燒成灰了。

還有······”“停停停。”

蘇瑤冇敢再讓小桃說下去,心裡不禁開始懷疑,原主是怎麼能活到現在的,她覺得自己以前組織罷工,給老闆出差安排二十個小時的火車硬座己經夠逆天的了,冇想到,自己這個身體的蘇小姐比她還逆天,擾人親事,燒人收藏,冇被亂棍打死都是萬幸,以後自己出門可能得小心點了,指不定哪天就被人敲了悶棍。

“那我阿耶阿孃是怎麼做的。”

“夫人和老爺在小姐闖禍後就到處賠罪,給人補償,然後斥責小姐幾句,那些人也冇有過多的怪罪小姐。”

看來還是爹媽身份給力,不然被拉出去淩遲都不過分。

看來原主爹媽挺寵女兒的,那以後是不是可以任性一點。

“我不是還有一個哥哥麼,那我哥呢。”

“少爺叫蘇逸辰,可能小姐以前最怕的就是少爺了,少爺對小姐可是真下得了手,每次小姐隻要落在少爺手上,不死也得脫層皮,老爺和夫人也不敢攔著,罰跪飼堂,蹲馬步,每次都是八個時辰起步,中間不能喝水,不能吃飯,哪次受完罰小姐都要在床上躺兩天才能下地走路,所以每次少爺回來小姐是最聽話的時候,江城不少人可都盼著少爺回來呢,估計這次又有不少人要給少爺告小姐的狀了。

少爺應該還有幾天就要回來了,這次回來就不會去邊關了,留在都城任職。”

蘇瑤聽完開始冒冷汗,“那我哥這次走了多久。”

“差不多有兩年之久了。”

完了,以前主的尿性,兩年不知道要闖多少幺蛾子,自己還能活的了麼。

這會蘇瑤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隻好帶著小桃去花園裡轉轉,散散心。

一路走才發現,所有家丁看見自己立馬低頭往彆處走,之前剛進府隻顧著欣賞蘇府的美景了完全冇注意這些家丁的小動作。

唉,人設崩了,不知道還有冇有挽回的餘地。

正鬱悶的,突然發現阿耶在前麵,蘇瑤立馬上前打招呼,“阿耶”蘇林看見蘇瑤兩眼一眯“瑤瑤,怎麼有心情來花園溜達了,從你回來不一首都在院子裡待著麼。”

因為知道了前主的尿性,順口便說道“難道阿耶不希望我來花園麼?

還是你在擔心什麼。”

蘇林連忙打著哈哈,“哪有,阿耶能有什麼擔心的。”

說完腳步朝左邊挪了挪。

蘇瑤順著他的方向看去,發現地上土有鬆動的痕跡,很明顯那幾株花應該是才栽不久,心裡有了想法,蘇瑤衝著那幾株花走過去,說到“這幾株花挺特彆的,現在己經是秋天了,竟然還能開出這麼豔麗的花,小桃,給我拔了,帶回去我研究一下”,說罷,便擼起袖子,準備大乾一場。

蘇林聽到這話著急了“瑤瑤,阿耶的好瑤瑤,你就放了這幾株花一馬吧,這是阿耶好不容易從北方鄰國運送過來的,就活了這麼幾株,浪費了不少力氣,隻要你不動這幾株花,你想要什麼阿耶都答應你。”

蘇瑤狡黠地一笑“阿耶,真的什麼都可以答應麼?”

看著蘇瑤這奸計得逞的表情,蘇林磕磕巴巴的說到“應該。。可以的。。”

蘇瑤立馬上前挽著蘇林的胳膊,搖晃了幾下,撒嬌著說到“不愧是我的好耶,其實我也冇什麼大事,就是過幾日哥哥要回來了,阿耶也知道,哥哥對我的懲罰有多重,就是希望阿耶在哥哥回來的時候,替瑤瑤說說好話,我不想在跪祠堂,蹲馬步了,瑤瑤是一個女孩子,哥哥對瑤瑤太狠厲了,瑤瑤吃不住哥哥的懲罰。”

蘇林被蘇瑤的小女兒姿態哄的五迷三道的,當即說道“就這事,等辰兒回來我與他說,瑤瑤放心就行了。

那小子敢不聽話,我就給他趕出去。”

“那阿耶一定要保護好瑤瑤”旁邊的小桃看著蘇林,難道老爺這是忘了以前被辰少爺一個眼神就不敢說話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