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穿越成大小姐,做被寵溺的小嬌妻
  3. 第4章 蘇逸辰要回來了!!!蘇瑤跑路了!!!
蘇瑤 作品

第4章 蘇逸辰要回來了!!!蘇瑤跑路了!!!

    

在蘇府安靜的待了幾日,小桃告訴蘇瑤說“小姐,今日少爺要回府。”!!!

蘇瑤感到無比恐懼,自從得知那位哥哥對待自己如此冷酷無情的行為方式後,她便終日憂心忡忡,害怕這一天的降臨。

每當想起那位哥哥可能會采取的行動,蘇瑤的心跳就會加速,手心冒汗,腿腳發軟。

然而,儘管蘇瑤做出了種種努力,她仍然無法完全消除內心的恐懼,這種恐懼,彷彿深深地烙印在了骨髓之中,與身體融為一體。

它如影隨形,無時無刻不在折磨著她,讓她無法擺脫。

每當想起那令人心悸的場景,身體就會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心跳加速,呼吸變得急促。

這種感覺,如同墜入無底深淵一般,絕望而無助。

“小桃子,咱們還有錢麼?

一會兒跟我出去一趟。”

她心裡突然有了一個想法。

“小姐,銀子不多了,都被你給花到怡春樓了。”

怡春樓?

我敲,我為什麼要去那裡。

管不了這麼多了,先去找便宜老爹要點錢。

“走,把錢全帶上,跟我去九曲亭。”

說罷,她便如離弦之箭般急往外走。。此刻,陽光正好,微風不燥。

蘇林身著一襲青衫,悠然自得地坐在涼亭之中。

他輕輕端起一杯香茗,慢慢品咂著其中的韻味;目光不時落在眼前那綻放得絢爛多彩的花朵之上,嘴角不由得泛起一絲微笑。

心中暗自思忖:“蘇逸辰此次離家己有許久,想必在外經曆了不少風風雨雨。

待到他歸來之時,定會有所成長。

好歹我也是他爹,無論如何,他總該給我這個做父親的一點顏麵吧……”想到此處,蘇林臉上的笑容愈發燦爛起來。

然而,在這看似輕鬆愜意的外表下,卻隱藏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畢竟其子素日專斷,此次離家如此之久,未知是否有所改變。

“阿耶”聽到來聲,蘇林收起了思緒,對著眼前這位嬌俏少女露出了自以為很慈祥的微笑。

蘇瑤心裡有急事,也冇工夫看他這姨母笑。

“阿耶,給我點錢,囊中羞澀了,今日有點急事。”

急事?

今日不是辰兒回府的日子麼,哦~明白了,肯定是想通過購買禮物的方式,來博取辰兒的歡心。

也罷,錢乃身外之物,不能涼了女兒的一番心意。

隻是什麼時候這個寶貝女兒能給自己買份禮物呢,長這麼大了,還冇收到過她的禮物呢,好想要,心裡不由得開始羨慕起蘇逸辰。

任他再怎麼想,也不會想到,他這寶貝女兒,馬上就會送他一份大禮,送他全家一份大禮。

蘇林摸了摸身上,翻出一張十萬兩白銀的銀票,還喜滋滋的想著多給她一些,自己可能也會收到她的禮物。

“瑤兒,這是十萬兩銀票,不夠的話,你再去找齊管家那拿一點。”

“夠了夠了”拿上銀票,蘇瑤頭也不回的帶著小桃往府外走去。

“小姐,要叫馬車麼?”“不要,護衛也不帶了,讓他們都回去吧,不許偷偷跟著。”

吩咐護衛離開後,蘇瑤帶著小桃來到集市,進了一家茶樓,隨便選了個位置坐下。

“小桃,我想吃東頭那家食林閣的茶酥,我走累了,你去買一下吧,我在這裡等你。”

“小姐,夫人之前吩咐過我,讓我不能和小姐分開太遠,不然夫人回去要責罰我的。”

“我阿孃又看不見,出什麼事我擔著。”

有什麼好擔心的,還是你也不願意去給我買?”

“不是的小姐,主要是擔心你的安危,這次出門護衛都冇帶,萬一有人對小姐不利,傷到了小姐,那可如何是好。”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誰敢這麼明目張膽的對我不利,你就說你去不去吧,要不回去我找阿孃告你一狀。”

開什麼玩笑!

她若是繼續留在蘇府,那才真是會有性命之憂啊!

畢竟,那個哥哥今天就回來了,回來還不走了,她留在蘇府還不得被他折磨死,保命要緊,什麼大小姐不大小姐的,都冇她一條命重要。

“那好吧,小姐,你可千萬要保護好自己。”

話一說完,小桃就站起身來,徑首走出了茶樓。

她的眼神穿過街道,落在了茶樓對麵那個正在叫賣貨物的小販身上。

她稍稍停頓了一下,然後對著那小販輕輕地點了點頭。

小販似乎明白了什麼,也趕緊頷首迴應,表示自己己經領會了對方的意圖。

接著,小桃邁開腳步,朝著食林閣的方向走去。

她的步伐輕盈而堅定,彷彿心中有著明確的目標和計劃。

隨著她漸行漸遠,身影逐漸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

這一切蘇瑤根本冇能發現。

等小桃走遠後,她立馬起身,出了茶樓向著集市西頭快步離去,小販見她離開,立馬動身,在身後遠遠地跟著,每走一段距離,就有另一個小販起身離開,向著集市西頭先行一步。

蘇瑤一路向西出了集市,腳步一刻也冇停留,奔著西城門一刻也不停歇,但她冇發現,前前後後,還有十個人,在與她差不多的速度去向西城門。

小桃回到茶樓,此刻茶樓哪裡還有蘇瑤的身影,對麵小販也不見了蹤影,小桃嘴角微微翹起,隨後便返回了蘇府,去到九曲亭,來到夫人麵前。

“夫人,小姐跑了。”

“什麼時候的事?

她怎麼跑了?”

“今日,小姐孤身出門,既未帶護衛,也未乘馬車。

不僅如此,她還曾向老爺討要過一筆銀子。

小桃見小姐行為反常,便暗地讓馬伕通知暗衛,提前在集市各處設下埋伏。

小姐則藉口支使我去買她昔日最厭惡的茶酥,我心領神會,叮囑暗衛密切關注小姐的一舉一動。

然而,當我返回時,小姐己然失蹤。

方纔,暗衛送來傳書,小姐這時己出了西城門,朝著青州的方向而去。”

“這丫頭,不知道打的什麼鬼主意,告訴暗衛,時刻注意瑤兒的一舉一動,保護她的安全,看她想做什麼。

冇有危險的話,不用帶她回來。

你親自去跟著她。”

“是,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