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創世神II天下第一劍客
  3. 第三章 名門豪貴
冷玉溪 作品

第三章 名門豪貴

    

寒冷的冬天,冷玉溪裸著肌膚,在人來人往的街上行走著。

她的身體被凍得僵硬,每一步都顯得異常艱難。

大雪紛飛,覆蓋了整個街道,然而周圍的人群卻彷彿視而不見,冇有人願意伸出援手。

冷玉溪的心中充滿了絕望和無助,她不明白為什麼世界會如此冷漠。

她試圖向路人求助,但得到的隻是冷漠的眼神和無視的轉身。

她感到自己的體溫在逐漸下降,生命也在慢慢流逝。

周圍的行人們並冇有展現出同情和關心,反而傳來了陣陣譏笑和嘲諷。

這些冷漠的笑聲像刀一樣刺入冷玉溪的心中,她感到無比的痛苦和絕望。

她不明白,為什麼人們會對她們遭受的苦難視而不見,反而選擇用譏笑來傷害她們。

一輛華麗的馬車突然停在了冷玉溪和阿青麵前,車簾被輕輕掀起,一位公子從馬車上走下。

他的眼神中充滿了關切和同情,目光落在兩人身上時,他顯然被她們的狼狽和寒冷所震驚。

“女子可需要幫助?”

公子溫柔地問道,聲音中透露溫暖。

冷玉溪立刻跪在地上,眼中含淚,聲音顫抖:“求求你了,幫幫我姐姐……我……我乾什麼都行。”

她指向背上虛弱的阿青,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公子冇有猶豫,迅速走到兩人麵前,輕輕地將她們扶起,並溫柔地將她們扶上了馬車,車內溫暖如春。

冷玉溪坐在柔軟的墊子上,用手捂著自己的私部,低著頭,害羞得不敢看公子。

公子見狀,立刻脫下自己的毛絨外套,輕輕地披在冷玉溪身上。

“彆擔心,我不圖你什麼。”

公子溫柔地說,聲音中充滿了安慰。

冷玉溪感激地看著公子,但心中仍然有些擔憂,怕自己的汙漬弄臟了他的外套。

公子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微笑著說:“沒關係,衣服臟了可以洗,但人的心要是冷了,就很難再熱起來了。”

冷玉溪被公子的話深深觸動,她顫抖著聲音,開始講述她們的遭遇。

在公子的府邸中,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條。

公子親自為冷玉溪和阿青準備了熱水,讓她們可以安心地洗個澡,驅散身上的寒冷和疲憊。

阿青在熱水的溫暖下逐漸醒來,她迷茫地環顧西周,然後看到了在一旁細心照顧的冷玉溪和那位陌生的公子。

公子的舉動讓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溫暖和安心。

公子為她們準備了華麗的衣服,這些衣服不僅質地優良,而且設計精美,非常適合她們。

冷玉溪穿上後,感覺自己彷彿變了一個人,她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心中充滿了感激。

此時,冷玉溪發現公子是如此俊俏。

他的麵容俊朗,氣質高貴,每一個細節都透露出不凡的品味和修養。

她突然意識到,自己對這個公子產生了一種異樣的情愫。

在這種情緒的驅使下,冷玉溪鼓起勇氣,對公子說道:“今晚任公子處置。”

她的聲音微弱。

公子聽到這句話後,微微一愣,然後深深地看了冷玉溪一眼。

他明白這句話什麼意思,默默地思考了一會兒。

最後公子帶著溫和的笑容,向冷玉溪提出了疑問:“姑娘,你可曾認識我?”

冷玉溪微微搖頭,眼中帶著一絲疑惑和好奇:“我從未見過如此風度的公子。”

公子聽後,輕輕一笑,彷彿春風拂麵:“既然如此,那我們今日便算是初識了。

我們不如就交換名字,算作是一種緣分的開始。

你們日後也可以來找我玩。”

冷玉溪點了點頭,覺得這個提議十分有趣和有意義:“我叫冷玉溪。

這是我的姐姐阿青。”

公子微笑著迴應:“我姓許,你們叫我許公子就好。

今日有幸結識冷姑娘,實乃幸事。”

就這樣,冷玉溪和許公子在這個寒冷的冬日裡,因為一場意外的相遇,而結下了不解之緣。

在繁華的街頭,酒館的燈火映襯著兩人的身影。

冷玉溪,她身著單薄的衣裳,彷彿一朵在風中搖曳的百合,而許公子則總是細心地為她披上一層外衣。

兩人之間,時常充滿了小打小鬨的歡笑。

這些笑聲如同清澈的溪水,在街頭迴盪,也溫暖了他們的心。

冷玉溪,她逐漸在這份歡笑中墜入了愛河,她的眼神裡充滿了對許公子的傾慕與依賴。

“這個簪子送給你。”

冷玉溪從袖中掏出一個玉簪,它晶瑩剔透,彷彿蘊含著無儘的生機。

她含情脈脈地看向許公子,眼中閃爍著期待的光芒。

許公子接過簪子,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你哪來的錢買這麼漂亮的簪子?”

他疑惑地問道。

冷玉溪微微低下頭,聲音有些顫抖:“我……多接點客就有了……”許公子心中一痛,他深知冷玉溪的艱辛與不易。

他輕輕地撫摸著她的頭髮,小聲說道:“我更喜歡清新脫俗的你。”

這句話如同春風拂麵,讓冷玉溪的臉頰微微泛紅。

她抬起頭,含情脈脈地看著許公子,眼中充滿了感激與愛意。

“你要是惹我生氣了,這個簪子可以免你一次哦。”

冷玉溪調皮地說道。

許公子微笑著點頭,他們之間的默契與情感在這一刻得到了昇華。

這個街頭、這個酒館、這個簪子、還有他們兩人之間的情感,都成為了這個繁華世界中一道獨特的風景線。

他們彼此的陪伴,也將在這個盛世中,成為彼此心中最溫暖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