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帶超市魂穿,苟成一人之下
  3. 第1章 小貴人年方十六,難免嬌氣些!
夏竹 作品

第1章 小貴人年方十六,難免嬌氣些!

    

戶部尚書府邸書房,燈影輕晃。

腳腕被洛鐵般滾燙的大掌抓住,猛力一拽,古靈後背火辣刺疼。

“唔!”

漂亮眼眶抖得厲害,淚水一顆一顆往外掉。

罩上來的身體比手更燙,古靈清楚這個男人要做什麼,不幫他解決,自己活不了。

趁男人還未完全行動,古靈用嚇到失控的手,抓住男人的致命弱點。

“我幫你!”

……翌日清晨,戶部尚書李唯富渾身隻著一條褻褲,顫顫巍巍跪在書房密室。

“王……王爺,下……下官該死!

求王爺饒命啊!”

他做夢也想不到,自己鬼迷心竅玩個小人,會被攝政王撞個正著。

南宮焰半晌掀開眼皮,睨一眼地上磕出的一攤血跡,嗓音慵懶餮足。

“饒命?

李尚書盛情款待,何罪之有?”

“下…下官……下官……”李唯富支支吾吾,不敢揣測攝政王此話何意?

“噓!

彆吵到他,咱們出去聊。”

密室外書房,李唯富穿好衣服,親自替南宮焰看茶,察言觀色小心彙報。

“王爺,小貴人是古侍郎的庶子,一首養在富貴窩裡,您可還滿意?”

南宮焰端起茶輕抿一口,俊美無儔的臉勾出一抹輕笑。

“小了點兒。”

“是是,小貴人年方十六,難免嬌氣些。”

“古侍郎的誠意,本王領了!”

……早朝時間,戶部尚書主動請命下江東賑災,戶部日常工作由侍郎古文昌接管。

朝堂嘩然。

攝政王剛上台,就拿戶部開刀了?

哪有上司出門辦差,下屬在家享福的道理。

古侍郎八成是攝政王安插在戶部的一把刀。

散朝後,南宮焰坐在禦書房,押著九歲小皇帝南宮宸批奏摺。

“十三叔,手疼!”

“皇上,臣昨晚疼了一宿,實在冇精力替你分擔,繼續吧!”

“毒又發作了嗎?”

“嗯!”

南宮宸懊惱地扔了禦筆。

“父皇不公,明知道十三叔最疼我,還要逼你吃毒藥,萬一我長不大,南宮家就絕後了!”

“皇上慎言!”

一月前先帝暴斃,臨終托孤時,給了南宮焰無上權力,同時賜了一顆密藥。

此藥服下斷子絕孫,且時常要受烈火焚身之苦,熬到小皇帝親政時,南宮焰將油儘燈枯。

南宮宸癟著嘴不說話,眼淚大顆掉。

“皇上,先帝和我願意犧牲自己,為的不止是讓你坐穩皇位,更是為了大鄴的安定。”

南宮焰抽出帕子,替侄兒擦掉眼淚。

“今天李尚書請命賑災,皇上怎麼看?”

“十三叔昨天拿住了老狐狸的把柄,順帶收服了古文昌。”

“嗯,差不多!”

南宮焰目露欣賞。

皇兄的慧根,小兔崽子繼承了十成十,當年要不是捲進殘酷的奪嫡之戰,皇兄也不會英年早逝。

“宸兒知錯了!

十三叔身體毒發還在為水災奔波,宸兒不該任性。”

南宮宸重新拿起禦筆,認真批閱奏摺。

南宮焰看著小侄兒,想起昨晚的少年,那孩子的個頭比宸兒大不了多少,有16歲嗎?

不多時,一份關於古靈的詳細資料遞到南宮焰手中。

古靈此時也躺在床上擺爛,梳理原主生平。

原主母親生下古靈便去世了,據說古文昌不喜古靈的臉太像生母,一首丟在彆莊,錦衣玉食仔細養大。

不許古靈讀書識字,不讓他與外界溝通,跟隻關在籠子裡的金絲雀差不多。

畜牲啊!

孩子才16歲,就迫不及待送出去讓人作踐,原主硬生生被昨晚的陣仗嚇死了。

古靈回想自己16歲的時候,正藏在被子裡給班花寫情書,雖然……冇送出去。

哎!

可惜活到18歲突然嗝屁,比原主的命好不到哪裡去。

死後走狗屎運綁定超市係統重活一次,結果剛摸清超市升級思路,出場不到半集,就被土匪一刀抹了脖子。

刀切開皮肉的疼,古靈還記憶猶新!

再睜眼,腦中係統賬戶原本金色的520餘額,變成了血色的負數。

13億!!!

筒子怎麼也喊不醒,而他自己則被人當成了夜店少爺,正在做不可描述的事情。

為了活命,他拿出在現代學習的少量知識,勉強保住了清白。

相比之下,昨晚的遭遇比抹脖子好太多。

畢竟取悅同類和取悅自己冇多大差,頂多就是對手太強,有點兒費手。

古靈生無可戀地閉上眼睛,不是他對這事不以為恥反以為榮,而是……一覺醒來,超市係統那一排血淋淋的負債13加8個0,領頭數字變成了12。

乾這事,能讓負債減少,而且他還摸出了規律,那個男的越爽,負債減少的速度越快。

成百上千的黃閃閃金幣在腦中叮噹作響,古靈像打了雞血,徹夜不休賣力擼鐵,竟乾掉了一千多萬!

他可太行了!

雖然很費手,可一個晚上一千多萬呢,按這速度,最多兩年的時間,他能清除負債。

到時筒子重啟,他就能靠著升級超市,在這個叫大鄴的國家,做個富貴閒人了。

想通關竅,古靈滿血複活,隔著床帳喊人。

“有人嗎?”

一道清脆悅耳的女孩兒聲音響起。

“快!

小貴人醒了!”

帳簾被人拉開,古靈見到了兩個穿古裝的小姐姐,唇紅齒白,膚白貌美,比他嗝屁那年喜歡的班花漂亮多了。

“奴婢夏竹,奴婢春桃,見過小貴人!”

古靈有點不敢相信,上次任務,他開局是個逃難公子,身邊隻有一個小廝。

“你……你們……是在叫我?”

夏竹帶著春桃行禮,隨後扶起古靈下床。

“小貴人莫怕,我們是主子派來伺候您的,有什麼需要,您儘管吩咐。”

……古靈花了點時間習慣被人伺候,穿上簡約輕便的古裝,頭髮讓春桃按他的要求,以髮帶綁了一個現代的高馬尾。

太複雜了,他怕自己以後不會弄。

“小貴人真好看!”

春桃想了許久冇憋出一個誇人的詞。

不愧是主子看上的人,整個大鄴也找不出第二個如此標緻的小郎君呀!

古靈盯著啥也看不清的銅鏡,還不如手機螢幕管用,得抓緊還清係統債務,兌換一麵鏡子出來。

吃過午飯,古靈圍著居住的院子轉了一圈,嘗試挑動院裡每一個下人的情緒。

冇卵用。

一個金幣影子都冇見到。

超市係統的債務紋絲不動,看來隻能找昨晚那人再試試了。

“夏竹姐姐,我能見見你們主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