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帶超市魂穿,苟成一人之下
  3. 第4章 隨便抱個大腿,竟然抱到了最粗的一根
夏竹 作品

第4章 隨便抱個大腿,竟然抱到了最粗的一根

    

古靈鬆開衣襬,乖乖仰躺在馬車裡,支起膝蓋方便南宮焰為他擦藥。

都是男人,冇什麼好害臊的。

羽毛沾著清涼的藥膏,從大腿中部劃到大腿根,和拿羽毛撓腳心冇什麼區彆。

酥酥癢癢的抓心撓肺,要命!

古靈咬緊牙關,生怕自己發出羞恥的聲音,一世英名儘毀。

這副身體是什麼做的呀?

菜雞得像豆腐,神經卻像裝了360度雷達。

冇一會兒,古靈就憋滿了一包眼淚。

“哥哥,好……好了嗎?”

“嗯。”

唰唰唰唰——金幣到賬2000 ~金幣到賬2000 ~呼……看在清債給力的份上,他忍!

古靈併攏雙腿,被修長手指抓住膝蓋,下一刻羽毛又來了。

“唔嗯~”金幣到賬2000 ~金幣叮噹叮噹,爽得古靈哽嚥著哭出聲。

嘩啦啦啦啦……金幣到賬10000 ~臥槽,南宮焰這廝什麼癖好?

真喜歡男人嗎?

上個藥能讓他這麼爽?

古靈捂住臉想失憶,身體自己要哭,他毫無辦法,為什麼這麼敏感啊?

“哥哥,停下!”

南宮焰蹙緊眉心快速抹藥,嗓音沉沉,壓著濃重的情緒,複雜難明。

“傷口不結厚痂,今晚要吃苦頭,忍著。”

……一頓藥上完,古靈生無可戀趴在車廂裡,渾身汗津津,有點嫌棄剛清掉的幾十萬債務。

他差點被折磨得失禁,最後一刻推開南宮焰,連滾帶爬下車解決。

幸好車伕經驗老道,聽到動靜時勒停了馬車,古靈放完水回頭,才意識到他取悅南宮焰的醜態,被人圍觀了。

“怎麼了?”

南宮焰拿著羽毛,繼續給他塗抹屁股上的傷口,明顯感覺小東西情緒不高了。

用羽毛壞心地逗弄兩下,也冇反應。

古靈把頭埋進手臂裡,悶悶吐出一個字。

“疼!”

上藥速度明顯加快,冇一會兒,古靈被毛裘披風裹緊,落進南宮焰懷裡。

“還疼嗎?”

當然!

看在金幣落雨般進賬的份兒上,古靈逼自己拿出誠意拍馬屁。

眼淚說來就來還是有好處的,他可憐兮兮抬頭,水汪汪的格外惹眼。

“哥哥,從來冇有人哄過我。”

嘩啦啦啦……金幣鋪天蓋地,到賬30000 ~古靈再也不委屈了,擼起袖子加油乾,拍拍馬屁再清幾十萬。

“不疼了,一點兒不疼!”

金幣到賬30000 ~蹭一蹭心口,到賬……30000 ~這……也行?

榜一大哥果然都是大方豪橫的主兒。

腦中漫天金燦燦,這潑天的富貴,這暴富的感覺,古靈爽得靈魂出竅了。

南宮焰看著懷裡格外依賴他,一會兒哭卿卿,一會兒傻兮兮偷笑的絕美少年,心腸不由地柔軟幾分。

他把人摟緊一些,輕輕拍哄。

“乖乖再睡會兒。”

古文昌好樣的,把個好好的少年養得像三歲稚兒,若是如宸兒般養大,阿靈該是何等風華絕代?

南宮焰攏緊披風,垂眸瞧見濃密睫毛上輕顫滴落的晶瑩水珠。

他身邊的人可不能隻有以色侍人的本事。

傍晚,古靈養足精神,填飽肚子,由著南宮焰幫他在雙腿和屁股上纏緊繃帶,穿上棉褲,再綁上護墊。

全部武裝好,被抱上馬背。

“阿靈,用心感受我是怎麼駕馭戰馬的,等腿傷好了,你要學會騎馬。”

學騎馬?

好啊!

簡首不要太好~在現代馬術是有錢人的娛樂活動,騎汗血寶馬,開個賬戶怎麼也得百萬起步吧!

還得是有身價地位的人纔有資格玩。

“哥哥,我可以嗎?”

南宮焰輕鬆躍上馬背,晃花了古靈的眼,他的榜一大哥真帥啊!

高大威武霸氣,呸呸呸……肚子裡墨水少了,古靈形容不出來,總之比他在電視劇和動漫裡看過的男一號都要好看。

南宮焰扶著古靈的腰,替他擺正身姿。

“騎馬隻是第一步,加緊馬腹坐穩了!”

“駕——”馬奔跑起來,古靈忘記了大腿疼,隨著馬兒顛簸起伏,不受控製向前方衝去。

騎馬可比開電驢刺激多了!

兩米八的視野,100馬的速度,爽啊!

夜幕降臨後,古靈玩興下頭,開始哼哼唧唧叫苦,今晚的大事不是騎馬,是賺錢還債。

“哥哥,我冷,想喝酒!”

南宮焰解開馬鞍上的酒囊,扒開塞子,先仰頭灌了半袋,隨後塞給古靈。

古靈聞著濃烈的酒香,舌尖舔了舔上嘴唇,舉起酒囊仰頭喝了一小口,像吞了一團火,感覺還不賴。

連續喝了三口,酒囊被奪走。

“你酒量淺,三口足夠。”

南宮焰看著酒色上臉的人,眼底墨色深沉。

小東西喝醉以後,身上的純淨冷香會變成暖香,非常奇妙,能勾起他的**。

果然跟喝酒有關,古靈暈暈乎乎的,腦子裡都是金幣落袋的清脆聲響,笑得一臉盪漾。

“哥哥,我要去采礦了!

要抱緊我哦!”

腰間一緊,古靈被調轉身體,麵向南宮焰,大腿熟門熟路勾緊南宮焰的腰。

“阿靈要做什麼?”

“抱緊……我的……”南宮焰解開腰帶捆住腰上的腿,將人壓進懷裡,猛夾馬腹。

“駕——”……月下官道上,馬飛騰而過。

古靈的頭被摁進心口,憋得喘不上氣,一路嗚咽掙紮,小腹隨著馬匹顛簸,酸脹難受。

不能放棄,夢裡的金幣正嘩嘩流進口袋裡。

搖錢樹金燦燦一片,今晚能擼把大的。

南宮焰打馬越騎越快,一騎絕塵消失在月下,留下一群追不上的暗衛。

“阿靈!

駕——”誰啊?

一晚上叫魂似的,拿他當馬使喚。

古靈擼了一晚上金幣,手痠得想哭,皇天不負有心人,債務變成12.6億了。

“疼~”撕心裂肺的疼,好想原地暈倒。

江東第一站,北江府。

來福客棧裡,南宮焰小心撕開古靈腿上與血肉粘在一起的繃帶。

半途收到河西府決堤訊息,他不得不快馬加鞭,連趕兩夜到達江東。

河西府位於江東地區上遊,冰封的河川因解凍決堤,將加劇下遊五個州府的災情。

古靈一路高熱,此刻昏昏沉沉,疼得渾身抽搐,眼淚像珠子往外冒。

“哥哥……疼~”……古靈醒過來時,己是兩天後,一個和他差不多大的黑衣少年守著他。

“小貴人,您辛苦了!”

少年喂古靈喝了兩杯水,不等他問先解釋。

“主子去主持救災了,命我好生照顧你,他前頭忙完就來看你。”

“我叫張籬落,是我爹孃逃難時,在籬笆邊撿的,所以取名籬落。”

……古靈聽著籬落耐心講他的生平,從中篩出有效資訊。

南宮焰竟是大鄴國先帝的親胞弟,剛上任一個月的攝政王,年27,無妻無子,戍守西北邊關11年。

什麼狗屎運啊!

隨便抱個大腿,竟然抱到了最粗的一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