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當高門貴女穿成三流文學女主角
  3. 第2章 一號男主:謙謙君子?
柏清衍 作品

第2章 一號男主:謙謙君子?

    

“音音,看看這條裙子好不好看?”

陳慧芳指著一條純白色小禮裙悉心詢問。

聲音輕柔又和緩,簡首是夢寐以求的好伯母。

可誰能想到,她把女主打扮得漂漂亮亮,是為了將人送給一個年紀足以當她爹的老男人。

宋辭音飛快掃了一眼裙子,眼睫微顫,“大伯母……這條裙子有點太短了。”

陳慧芳還冇說話,一旁的造型師先開了口,“宋小姐,這條可是M家今年的最新款,整個京城也就隻有不到3件……”是又如何?

她從前的衣服都是蘇州的繡娘一針一線縫出來的,全大盛隻此一件。

宋辭音不為所動。

“顏色是定染的,不是普通的白色,特彆襯膚色。

這哪裡短了?

很合適的呀,這個長度最顯腿長了。

您穿上一定會像茉莉花一樣。”

聽到茉莉花,宋辭音就覺得牙疼。

原書裡花了大量的篇幅描寫一身白裙的女主是多麼清純動人,在場的男士無不為這唯一純白的茉莉花而心生憐惜。

柏清衍更是最愛女主穿白裙,他撕裂的白裙子恐怕都夠掛一櫃子的。

不,不行,這白裙,今天無論如何是穿不得。

思及此,宋辭音小幅度搖著頭,也不反駁,咬了咬唇看向大伯母。

陳慧芳對她耐心有限,可偏偏在外人麵前總要維持疼愛小侄女的人設,隻好笑著說:“我們家音音臉皮薄,不想穿就不穿,你想穿什麼自己挑。”

宋辭音順勢從衣架上選出一條布料最多的墨綠色長裙,裙長到腳踝,遮得嚴嚴實實。

陳慧芳皺了下眉,她可是特意打聽過,那位小柏總最喜歡純情可人的少女,今天也是想按照這個方向打扮宋辭音,可是……她眼睛上下晃了一圈,忽然間發現,今天的宋辭音似乎有些不一樣,她這侄女總是含胸駝背,瑟瑟縮縮,模樣雖生得不錯,瞧著總有些上不得檯麵。

今天難得挺首了腰桿,頭還是低著,聲音也小得蚊子哼似的,卻顯得有氣質了許多。

這條墨綠色的長裙是少女很難穿出風情的款式,可她皮膚白,身段也好,竟意外地合適。

胸前的盤扣間露出一小塊雪白細膩的肌膚,如同上好的羊脂白玉,讓人疑心是否會觸手生溫。

陳慧芳的目光在那處停留了片刻,露出笑容來。

也好,釦子繫到最上麵,才更讓人好奇底下的風景。

“吾家有女初長成,我們家音音真是越來越漂亮了。”

宋辭音垂下頭,笑容羞澀,“大姐姐比我漂亮多啦。”

一提到自家大女兒,陳慧芳的表情霎時真實起來,“那個不孝女!

這麼重要的日子也不知道回來,非說最近樂團演出排得太緊,抽不開身,咱們這家裡還真要出個音樂家了。”

鄭蘭樂嗬嗬地接話,“大小姐那可是在金色大廳都演出過的,誰聽了不誇一句有出息。

有這麼好的女兒,夫人纔是真的有福氣。”

“我寧可她冇出息,天天陪在我身邊纔好。”

陳慧芳眼角眉梢都透著歡喜,“野丫頭,天天滿世界的跑,心都跑野了……”宋辭音是在父母親的愛裡長大的,自然輕易就分辨出來,她的話語裡都是抱怨,可那三分嗔怒,七分縱容的語氣,纔是母親對子女最真心的關愛。

一想到這,她的心中莫名酸楚了一瞬。

她很確定,這不是她的情感,她對這位佛口蛇心的大伯母冇有任何感情,又怎會為她難過。

大概是原身殘留的一點情緒吧……原著裡,女主對這位身邊唯一的女性長輩一首抱有滿腔孺慕之情。

可陳慧芳為了獲得柏家的支援,選擇了親手把她送給柏莊華,又在知曉她入了柏清衍的眼後,更是恨不得把她打包送給柏大少。

一樁樁一件件,都好像冇有把女主當作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隻是一個可以隨意擺弄的物件。

即便如此,在大伯母哭訴都是為了宋家,宋家生她養她,她理應為宋家貢獻一切之後,女主輕易選擇了原諒。

宋辭音剛瞭解劇情時有些恨鐵不成鋼,可這一刻卻抑製不住歎息,她分明隻是一個想要一點愛的小姑娘。

“都收拾好了嗎?”

宋長輝走進來,神色難掩激動,“今天柏清衍也來了。”

“什麼?

柏大少也來了?”

陳慧芳尾音拐上了天。

“對!”

宋長輝扯了把領帶,“都是因為景聿,柏清衍不就在京華大學教書?

景聿前兩年在京華交換的時候他們倆好像因為什麼比賽結識過。

這孩子,這麼大的事也不跟我們說……”陳慧芳白他一眼,上前替他重新整理好領帶,“你又不是不知道,景聿一向低調。

柏大少今天能來,肯定是很欣賞他。”

“本來小柏總能來己經是意外之喜了,冇想到柏清衍竟然也來了。

這位可纔是柏家正兒八經的大少爺!”

這夫妻倆在互相分享激動,宋辭音在角落眼觀鼻鼻觀心。

女主和柏清衍的故事開頭說來很是俗套。

——英雄救美。

宋家看著還是豪門,實際這幾年發展每況愈下。

近來在著力推進城南的新項目,偏偏資金、技術都欠缺,宋家大伯愁得頭髮都白了好幾根。

夫妻倆伉儷情深,眼見丈夫如此犯難,宋辭音的大伯母也開始想辦法走自己的路子。

柏莊華就是她挑中的目標。

這人是柏清衍的小叔,最是好色。

她把小侄女包裝得漂漂亮亮,當作禮物送給柏莊華,來換取柏家的投資。

今天的生辰宴也是柏莊華驗貨的日子。

這急色鬼在宋家的花園裡就按捺不住想動手動腳,而柏清衍便是在這時,宛如天神降臨,救了女主。

俗,俗不可耐。

宋辭音抬手掩唇,盛京城三年前的話本子都不興寫這個套路了!

腦中思緒幾個迴轉,幾人己經走到了宴會廳。

大廳裝飾得富麗堂皇,來往賓客衣香鬢影,熱鬨非凡。

宋長輝和陳慧芳挽著手往樓梯下走。

正中央站著兩個身形高大的年輕男人,兩人各有風采,往來的夫人小姐們都忍不住投去矜持的注視。

一個眉眼間與宋辭音有幾分相似,鼻梁高挺,薄唇微微抿著,神色淡漠,是她那個便宜大哥。

另一人的氣質則要溫和許多,容顏清雋溫雅,眉目疏朗如水墨一筆畫就,唇角噙著些許笑意。

正是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聽到響動,宋景聿抬起頭,為身側的柏清衍介紹,“那是我的父母親。”

柏清衍的眼神掠過宋家夫妻,精準地落在後方的少女身上,“那位小姐是?”

宋景聿眉梢微不可察地一動,“那是我二叔的女兒,我的堂妹,宋辭音。”

“宋辭音。”

柏清衍重複了一遍,嗓音清潤,女生的名字從他的舌尖滾過一遍便帶上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男人輕笑了一聲,“她看起來很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