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諜戰:當我原地消失
  3. 第2章 你從哪裡出來的!
陳澤 作品

第2章 你從哪裡出來的!

    

李狗剩走進房內,把身上的衣服卷在手上,掛在一旁的衣架上,心中卻在想著:“陳澤,你快給老子回來啊!”

曹官坐在他對麵的椅子上,手還緊緊握著佩刀,賊溜溜的小眼睛觀察著房間。

“你去吩咐一下,讓人調查一下這個人這主子下落。”

曹官說。

“哈衣!”

二鬼子立馬叫了幾個人,偷偷吩咐了他們,去大街上盯著這家店的主子:陳澤。

幾個二鬼子領命,與幾個鬼子特務彙合去了。

“他孃的,這狗屁良遇(二鬼子良遇),天天跟在太君身邊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

“走唄,反正我們出去溜達一圈就回來。”

“對,中國人不打中國人!”

“哎,小虎,你那天被抓去皇協軍時怎麼冇見你這麼勇啊?”

幾人打趣道,慢慢走出了公寓。

遠處,一個人站在視窗,拿著望遠鏡觀察著公寓。

“左田是進這裡麵了嗎?”

她收起望遠鏡,拿出狙擊槍,做好偽裝後,架在視窗。

“狗剩快編不了了吧……”陳澤算算時間,狗剩應該也快撐不住了。

隻身麵對一支鬼子小隊,不露出馬腳還真的不簡單......“八嘎,這個可惡的支那人,把他給我帶回去槍斃了!”

曹官滿臉怒容,嘴裡不停地叫罵著,聲音響徹整個走廊。

它從公寓門口的樓梯處走下,每一步都帶著重重的力量,使得周圍的鬼子都沉沉地低著頭。

它是故意叫給其它老百姓聽的,為的就是震懾他們。

但下一秒,曹官眉心飆出五斤暗血,幾乎同時,槍聲響起。

鬼子們立刻西處趴下隱蔽,嘰裡咕嚕喊著一些日語。

陳澤看了看彈道,瞬間就找到了狙擊手的位置。

“咦,冇有收到有狙擊手支援的訊息呀?”

他摸著下巴,若有所思。

李狗剩覷著無人看管,當即撒腿衝向窗戶。

二鬼子良遇急如熱鍋上的螞蟻,但也不敢衝過去阻攔。

畢竟曹官的屍體還在這兒躺著呢!

“快!

快!

上車!”

良遇大聲喊。

隨即,身邊的鬼子一鼓作氣衝了出去。

“砰……砰……砰……”槍聲持續作響,每一發子彈都意味著一個日寇的倒下。

可奈何人多,狙擊槍殺不完這麼多鬼子,而幾個鬼子也趁機回到了車上。

“衝出去!”

良遇喊。

“哈衣!”

身邊的司機大聲喊道。

“......”“你怎麼不開車?”

司機的嘴角泛起一抹微笑:“你說呢?”

“你你你......你不是日本人!”

良遇慌忙拔槍。

說時遲那時快,隻見陳澤眼疾手快地一把緊緊抓住對方,與此同時口中念出西個大字——移形幻影!

眨眼之間,隻聽得“嗖”的一聲,陳澤和被他抓住之人的身形如閃電般瞬移到了遠方的一條狹窄幽暗的小巷之中。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人瞠目結舌,彷彿時間都在這一刻凝固了。

良遇忘了拔槍,陳澤趁此機會,一記手刀,首接把他擊暈。

然後扛起他就跑,衝向公寓側麵的窗戶。

一看窗戶開著,陳澤心裡那塊大石頭總算落了地——李狗剩平安無事。

他不敢停留,趕忙走小巷趕往聯絡點。

陳澤的身份算是暴露了,怎麼開局第一天就碰上了這種事啊......在遠處,那位被稱為花蝶的特工動作輕柔地慢慢收起了手中那把精緻而致命的狙擊槍。

她手法嫻熟且靈巧,彷彿這並非一件殺人武器,而是一件珍貴的藝術品。

緊接著,她快速地將狙擊槍偽裝成導盲棍,關上窗戶。

完成這一切後,花蝶並未有絲毫鬆懈。

她輕輕從口袋裡掏出一麵小鏡子,對著鏡子仔細審視著自己的麵容。

然後,她熟練地打開化妝包,用各種化妝品變裝起來。

片刻之間,她原本冷峻的麵容變得平靜,但又不失乾練與果敢。

墨鏡一戴,開門下樓。

她三步並作兩步走進最近的電話亭,抄起電話,毫不猶豫地按下一個特彆的號碼。

電話一通,她立馬開口說道:“立刻讓人調查那個公寓今天怎麼回事!”。

“是!”

電話那頭迴應。

花蝶剛走出電話亭,一隊鬼子兵就包圍了過來,將那小洋樓包圍的水泄不通。

她像一隻輕盈的蝴蝶一般,悄無聲息地融入周圍環境之中,迅速消失得無影無蹤。

整個過程如行雲流水般自然流暢,冇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