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都莽穿妖國了,還說你很穩健?
  3. 第一卷:賞金獵妖人 第三章 擊殺母蛤蟆精
我是蓬蒿人 作品

第一卷:賞金獵妖人 第三章 擊殺母蛤蟆精

    

-

望著撲上來的紅唇欲滴、滿麵桃花的年輕尤物,杜白溝通係統取出匕首,在對方**如火地對他上下其手之際,冷不丁一下狠狠捅進對方的小腹!年輕美人的動作瞬間僵住,瞪圓的美眸滿是驚恐與不解,彷彿在控訴杜白不解風情、濫殺無辜。杜白目光沉靜麵無表情,右手用力扭轉刀柄,將對方的臟腑攪亂,猛地拔出,又重重捅了下去!他動作很快,一下又一下,完全不給對方反擊的可能。一開始,年輕美人還本能地死死抓住杜白,但漸漸地便冇了力氣,最後渾身是血地軟倒在床上,唯獨一雙凸出來的眸子,始終死死盯著杜白,漸漸充滿怨恨與絕望。“為什用這種眼神看我,你有什好怨恨的?你能吃我,我就不能殺你?”杜白嗤地一笑,“還是說,你莫非真覺得我以為你是個人族美人?”聞聽此言,“年輕美人”神情一滯。剛剛被“年輕美人”使出渾身解數誘惑時,杜白腦海浮現的不是什令人血脈噴張的香豔畫麵,而是進入“人圈”時看到的那個雌性蛤蟆精!換作之前,杜白或許會鬼迷心竅,被對方魅惑,可現在他是煉體境修士,神清目明,心智堅定遠超普通人。堂堂一個妖族窩點,哪會有人族美人等著跟自己親熱?對方隻可能是雌性蛤蟆精!被雄壯蛤蟆帶進洞穴的過程中,杜白觀察過外麵,當時並冇有看到那個滿身紅斑的雌性蛤蟆精!蛤蟆精為什變成了人族美人,問題隻可能出在外麵那顆詭異紅寶石上,原主的記憶告訴杜白,這個世界充滿用途各異的神奇法寶。也就是說,紅寶石散發的光暈欺騙了杜白的眼睛,蛤蟆精還是那個蛤蟆精,隻是在他看起來是人族美人罷了!一想到對方皮膚佈滿麻子與紅斑、嘴唇翻卷牙齒漆黑的噁心模樣,杜白幾乎要忍不住當場嘔吐。到底是原主長得頗為俊俏,讓這個蛤蟆精動了春心,還是說這是母蛤蟆的口味偏好,對方就喜歡先奸後殺再吃?杜白覺得後一種可能性更大。想到自己在房間冇看到烹飪器具,且外麵的篝火、灶台冇有空著的,杜白哪還能不明白,完事後這母蛤蟆是打算生吃了他!隻能說不愧是妖怪,既噁心又殘忍!然而,母蛤蟆的癖好卻給了杜白機會,要是一下子麵對十幾頭妖怪,以他如今的實力肯定必死無疑,現在不同,他看到了機會!趁著母蛤蟆還剩最後幾口氣,杜白用匕首架住對方的咽喉:“說,你叫什名字?說了我或許可以不殺你。”母蛤蟆黯淡下去的雙眼立即亮了兩分:“梨......梨花。”“取個名字都要模仿人族風格,我還以為你會叫什紅皮老怪。”杜白哂笑一聲,匕首在對方脖子前一抹,乾淨利落結果了對方。麵對蛤蟆精不甘而憤怒的目光,杜白理直氣壯地道:“我說的是或許不殺你,不代表我一定不會殺你。你該不會以為,我對你一個妖怪還存有憐憫之心吧?”蛤蟆精氣絕而亡,死不瞑目。【檢測到有妖族修士死亡,係統開始吸取妖氣,請宿主注意狀態欄變化】【宿主第一次擊殺妖族,觸發首殺獎勵:功法“崩山拳”!】聽到係統提示音,杜白心念一動,連忙檢視麵板:【姓名:杜白】【現存妖氣:煉體境初期妖氣(一份)】【提示:係統可以隨時為宿主將妖氣轉化為功法修習度】杜白:“立即轉化!”【請選擇需要提升修習度的功法:靈息訣,崩山拳】杜白毫不猶豫:“崩山拳!”“靈息訣”是吐納類功法,決定修為境界;“崩山拳”是戰鬥類功法,決定戰鬥水平。靠著“靈息訣”,杜白成為煉體境初期,但戰鬥能力是短板,剛剛能夠擊殺母蛤蟆,是在對方冇有防備的情況下偷襲,這種場景很難複製,他必須立即提升戰鬥水平。【“崩山拳”修習度提升中......提升完成!】恍惚間,杜白猶如沐浴到了一道聖光,渾身說不出的舒坦清爽,腦海中隨之多出一段之前冇有的記憶,那是“崩山拳”的發力技巧與戰鬥經驗!除此之外,他莫名覺得身體更有力量,拳頭髮癢蠢蠢欲動,肌肉細胞好似都在叫囂,迫不及待要釋放飽滿的力量!杜白毫不遲疑,立即下床演練了一遍“崩山拳”。最大的感受是熟悉,就像他修煉這門拳法已經很多年,不僅腦子有近乎本能的戰鬥技巧,就連肌肉記憶都不缺!現在杜白有充足自信,當一頭牛朝他奔過來時,他不是可以一拳打死它,而是能夠一拳打爆它!門外便是妖怪,杜白不敢鬨出太大動靜,故而冇有對著牆壁來一拳試試威力,但他心清楚自己一拳的具體殺傷力。杜白意念轉動,打開係統麵板。【姓名:杜白】【功法:靈息訣(初期),崩山拳(初期)!】“修習進度竟然隻是初期,等到了中後期,也不知我一拳能有多大威力。”杜白心情暢快,滿懷希望。功法與境界一樣,都是分為初、中、後期。實力更進一步,杜白對逃出蛤蟆精窩點更有把握,但他知道自己不能魯莽,凡事還得動腦子講策略。脫下沾滿血跡的衣衫,杜白赤著膀子來到外間,先聽了一下外麵的動靜,確認門外冇人聽牆角,這才透過門縫檢視情況。附近隻有那個雄壯蛤蟆精在巡邏,其餘妖怪都在篝火前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大聲談笑,一個比一個高興一個比一個陶醉,都是渾然忘我的模樣。杜白趁雄壯蛤蟆精走近的時候,輕輕拉開門扉,探出一個腦袋露出半邊裸露的上身,笑容可掬地向對方招手:“大妖,梨花請你進來幫個忙。”雄壯蛤蟆精瞥了杜白一眼,那目光就跟看豢養的牲口冇有區別,充滿實力強勁的上位者對弱小螻蟻的不屑一顧。但杜白仍是敏銳地察覺到,雄壯蛤蟆眸中掠過了一抹欣喜與躁動,那顯然不是針對他的,而是針對洞穴的梨花。這種時候梨花讓雄壯蛤蟆精進去“幫忙”,意味可謂曖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