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獨自成月
  3. 第一章 跳河
賈奇 作品

第一章 跳河

    

周月夜是個普通的上班族,無才無財,家世普通,自己也普通,冇有什麼優點,也冇有什麼缺點,如果真要算的優點那就是做事認真,待人真誠善良,可是她的真誠善良並冇有讓她活的一生順遂,反而過的處處小心,不能隨心所欲,可能也是自己帶有討好型的人格,於是讓家人,愛人都覺得遇事就得退讓。

這天周月夜照常下班回來,卻聽到屋裡傳來自己丈夫賈奇打電話的聲音,周月夜放下揹包來到賈奇身邊靜靜等他電話打完問道“怎麼了,有什麼事嗎?”

賈奇看著她說道“冇什麼,就是爸媽想過來住一段時間。”

然後走到周月夜身邊想要抱住她,周月夜反而側身一躲,她忘不了婆婆他們虛偽的樣子,嘴裡說著他們小兩口的不容易,卻自己過著瀟灑不己,不僅冇有想過幫襯他們,反而理首氣壯的讓他們養著,這就算了,太挑撥他們夫妻的感情,表麵一套,背地一套,而賈奇永遠隻會讓自己退讓,從來不曾保護自己,一句“那是我爸媽,我能怎麼辦?”

就讓周月夜吞下了所有的委屈。

這次周月夜不想退讓,她真的受夠了,受夠了這些所謂的人和事,明明不是自己的問題也要變成自己的問題,強壓在自己身上的責任,卻得不到任何尊重,她準備離婚,而且也不準備告訴家人,她能想象家人的勸阻,肯定是想讓自己讓讓,忍忍就過去了,可是這次她不想忍了,她由於長期壓抑,冇有釋放自己的情緒,身體出現了問題,精神也出現了問題,可是冇有人在意,他們隻是譴著自己說自己變了,卻冇有人發現自己病了。

周月夜第一次與賈奇發生了非常激烈爭執,然後拿上包又出門走了,賈奇並冇有去追,他知道她一定還是會回來的,甚至可能還會出去買些吃的帶回來,所以他不在意的玩起了牌。

周月夜孤獨的在街上走著,突然想給母親和姐姐打個電話,吐槽起了自己的生活,也提起自己想離婚的念頭,自然被親媽訓了一頓,姐姐也覺得她自己太作了,甚至她親哥揚言離婚的女人都是心太野,周月夜默默苦笑,想起了自己的父親,那個看不得自己受委屈的父親,隻有她在過的不好想離婚的時候,父親支援她,甚至說養個她不費事,即使生了孩子也沒關係,可惜父親由於年輕太過勞累,又也許先天心臟病,離開了他們。

周月夜其實隻要一個安慰一個寄托,她的工作雖然普通,但也是能養活自己的,在二線城市拿個7-8千,生活其實還行的,隻是結婚後,情緒折磨著讓她連孩子都不敢要,賈奇永遠把他家人排第一,她真的很害怕,害怕孩子生下來她保護不了,既然眾生皆苦,又何必讓他們來世上走一遭呢。

周月夜走著,走著橋邊,她看著橋發呆,她知道這裡前幾天就有人跳下去過,她不知道那個女生當時有多絕望纔會頭也不回的往下跳,這裡本來就很少人來,出了事後就更少了,周月夜似乎又看到那白衣女子對著她笑,她知道那是解脫的笑,她不自覺的走了上去,湖中既然倒映出她穿古裝的樣子,她走進想看清楚,卻感覺後背有人推了一把,並且好像聽到父親的聲音,似乎在說“親情,愛情,友情都是真實存在的,不要因為被傷害過了,就不願意相信,你好好去感受,去體驗,你會發現家國大義與這些感情並不衝突,不要因為遇到錯的人,而毀了自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