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默許疏影 作品

第262章 一場大戲!

    

-

許婉婷和許雪慧等人聽他這麼說,頓時都不說話了,一片死寂。

許德明冇有過來之前,她們還有些期盼,希望許默說的不是真的,現在許德明承認,確實是居心叵測。

若是被謝冰豔知道,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說不定謝冰豔的反應會更加激烈。

許德明見她們不開口,也不敢說什麼,這件事情,他確實不在理。

之前許家要一個兒子繼承家產,他也希望有一個兒子,許俊哲的事情他一開始確實不知道,後麵有人跟他說了幾句,他才反應過來。

無論如何,在這件事情裡麵他確實是在裝糊塗,現在忽然曝光,肯定會給謝冰豔帶來巨大傷害。

如果有可能,許德明希望永遠隱瞞下去,隻不過現在恐怕已經不太可能!

……

謝震與謝老太爺兩人很快就回到醫院,看到許德明之後,兩個老人與謝震自然是極為生氣。

許德明絕對是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因為他的出軌,給謝冰豔和許默造成了最大傷害。

現在見到他,謝老太爺和趙老夫人都不打算放過他,揮著柺杖就要打。

許德明急忙躲避,無比心虛!

不過謝老太爺和趙老夫人也不可能真的打女婿。

僅僅隻是教訓他一頓。

許德明說到底是許家的人,要打,也是讓許家人打。

謝老太爺與趙老夫人也隻不過見事情如此糟糕,氣不過罷了。

“還好人能救回來,要不然我看你如何是好!”

“謝冰豔若是有三長兩短,肯定跟你有巨大關係!還有許默……我們去見了許默,已經不太認我們!許德明,你這個父親不及格!”謝老太爺一字一句的罵道。

許德明心虛,也不敢迴應。

謝震看了他一眼,心中厭惡,愈發瞧不上他!

“現在查證,是許俊哲出事情了!他不是受害者,他曾經給許默下毒,屬於嫌疑人!我們要把他抓了!”謝震說道。

“啊?”許德明吃驚。

“你應該不會有意見吧?”謝震盯著許德明,目光淩厲。

許德明沉默了,神情掙紮。

對於下毒的事情,是許俊哲做的,他多少不敢相信。

在他心中,許俊哲一向乖巧,一向聽話,不太可能做這樣的事情。

但是現在種種跡象表明,許俊哲確實是凶手,謝震要抓人的話,他肯定無法阻攔。

想了想,許德明隻好說道:“許默現在冇有什麼事情!你要抓人可以,但是我不希望你傷害俊哲!”

“現在你還站在你的養子那邊?他都要殺了你的親生兒子!”謝震盯著他,似乎不敢相信。

“許默現在不是冇事嗎?下毒已經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而且非常輕微,我去問了許默,冇有什麼症狀!”許德明給許俊哲辯解。

“非常輕微?冇有症狀?許德明,你這說的是人話嗎?那是你的的親生兒子,若是他離開慢一步,隻怕早就死了!”謝震大怒。

許德明聞言心虛不已,但是還是堅持開口:“我會跟許默道歉,跟他講所有的事情,讓他原諒!但是,這絕對不能以讓俊哲坐牢為代價!”

“這就是你的態度?”謝震怒道。

“不錯!這就是我的態度!無論如何,他們是兄弟姐妹!”許德明發現謝震是認真的,也管不了這些,隻能紅著脖子高聲說道。

他的態度也認真了起來,意識到這一次謝震發怒,肯定會拿許俊哲開刀。

弄不好,會弄死許俊哲。

他隻能先把人保住!“好好好!這是你的態度,許德明!我已經瞭解了!你們許家就是這個態度!”謝震怒道。

許德明看著他說道:“謝老二,這是我們許家的事情,我勸你還是少管!無論是許默還是許俊哲,我都會跟他們說!我們是一家人,絕對不能手足相殘!”

“你們是一家人嗎?那隻是你的養子!”謝震大怒。

許德明愈發心虛:“無論如何,都是一家人!”

謝震不說話了,轉身就走,隻覺得許德明不可理喻。

許德明見他離開,心中鬆了一口氣。

許俊哲是他的私生子這件事情,自然暫時還不能給謝家知道,要不然謝家非得吃了他不可。

現在謝震發怒,肯定會去找許俊哲發泄怒火,他需要想一個辦法保住許俊哲才行。

事情鬨到這個地步,隻怕無論是許默,謝冰豔,還是謝震,恐怕都饒不了許俊哲!

許德明如此想著,也不敢在醫院多待,害怕謝老太爺再次發火,他隻能匆匆忙忙回家找人。

他這一次回去的是蜀中許家。

他必須從蜀中許家搬出一些人出來,才能保住許俊哲的性命。

要不然許俊哲是他的私生子這件事情曝光之後,隻怕謝震等人真的會殺了許俊哲。

……

對於謝震發火,許婉婷和許雪慧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她們想要揭發許德明,但是謝冰豔現在還在住院,她們又害怕影響謝冰豔養病,隻能忍著不說。

許俊哲說到底,若是真的是許德明的親生兒子,那也算是她們的同父異母的弟弟。

這樣的事情,需要謹慎。

如果要說,那隻能等謝冰豔病好了再說,要不然謝家絕對會殺了許德明和許俊哲。

現在許家已經很亂了,她們不想再亂下去!

……

許默那邊,針對陳安雄的計劃已經開始啟動了。

這幾天,陳安雄非常開心,非常高興,拿到鳳祥珠寶的股份,讓他組織了幾場酒席慶祝,連續開了幾瓶價值十幾萬的香檳。

現在鳳祥珠寶已經差不多落在他手中,隻要他拿到劉凱康的那一部分就可以了。

以後許家這個產業,由他來做主。

許家若是想要拿回去,那麼必須要拿出足夠的誠意才行,這可是幾十億,甚至上百億的大生意。

“乾杯!”

陳安雄握著香檳酒,摟著一個長髮少女的小蠻腰,與合作夥伴敬酒,隻覺得躊躇滿誌。

“這一次,我們賺大錢了!”

“發財!”

“哈哈哈,鳳祥珠寶的股份是優質股!許俊哲差不多已經走投無路!買到就是賺到!”

“乾杯!”

陳安雄高呼,冇有看到幾個帽子叔叔拿著手銬走入會場之中。

當他再次舉起酒杯咕嚕咕嚕的喝酒之後,其中一個帽子叔叔把手銬拷在了他的手上!

“陳安雄陳先生對嗎?有人舉報你聚眾賭博,麻煩跟我們走一趟!”

“……”

“……”

整個會場忽然一片死寂,落針可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