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傅少彆虐了,夫人早已恨透了你!
  3. 第 004章 跟著我去傅氏!作我的秘書!
許欣夏 作品

第 004章 跟著我去傅氏!作我的秘書!

    

哥對她說:小妹妹,對不起了,我要走了!

等五年後,我回來了,我一定要娶你當我的媳婦兒,"說完之後,他便拿出一塊玉佩,戴在了許欣夏的脖子上,並對她說:"小妹妹,這一塊玉佩是我給你的,你以後就帶著她,我方便能找到你!

"原來,那個小哥哥的母親要求他出國留學,並且和那個小女孩分開!

那個小男孩無奈,隻好與那個小女孩分開!

現在想想,"那個小哥哥應該己經忘掉我吧",許欣夏心裡麵想,忽然,她摸向自己的口袋,卻發現自己的口袋裡麵空空如也,突然,她才發現,那塊玉佩當天被許安月給拿走了,要不然的話,她現在怎麼會成了總裁夫人?

想到這裡,她才知道,自己不應該把玉佩給她!

這樣的話,傅靳深才知道她纔是總裁夫人!

而她卻不知道,哪個小哥哥就是每一天一夜都要折磨她的傅靳深,同樣,傅靳深也在煩躁的揉著自己的頭髮.."那個小妹妹到底還知不知道我呢?

她消失這麼久,難道真的是許安月嗎?

可經過我這六年的觀察,怎麼我發現,許欣夏才更像那年的小妹妹?

不,不對,既然玉佩都在許安月的身上,那就是許安月!

我不會錯的!

"傅靳深想。

"靳深哥哥,你怎麼在這呀?

"許安月嬌弱的說道,而傅靳深卻看也冇看一眼,隻顧著自己的辦公,"啪嗒","啪嗒",的電腦聲,非常的刺耳,許安月驚呆了,這是他六年以來的第一次不理自己,隨後,她又在心裡麵想:"靳深哥哥,我怎麼惹他不高興了,哦,我知道了,我該不是冇有穿靳深哥哥最愛的內衣吧?

糟了,糟了,我要趕緊回到衣帽間!

"想到這裡,許安月才偷偷摸摸的回到了衣帽間…但是,不管她有冇有穿上那件內衣,傅靳深都不會再看她一眼的,另外一邊,許欣夏看著麵前的兩塊己經腐爛的麪包,和一份過期的牛奶,她隻好強忍著噁心,忍著眼淚,痛苦的吃了下去。

"嘔!

"許欣夏痛苦的吐了出來,但有一些己經腐爛的麪包被他活生生地嚥了下去!

而在一樓裡麵的的傅靳深冷漠的看著嘔吐不止一次的許欣夏,絲毫冇有動情,因為小時候,他的父母教過他,不許對外麵的女孩動情!

不然就不是他們傅家的兒子,也不許繼承傅家的千億錢財!

甚至還會叫人暗殺了他將來要娶她的小女孩!

傅靳深不想讓小女孩被暗殺,隻好做了絕育手術!

斷絕跟外麵的女孩兒一切的關係!

而他卻不知道,真正陪著他的小女孩現在就站在門外!

突然,又一大口鮮血被噴了出來,傅家從小養到大的小貓咪被嚇得蜷縮在貓窩裡,動也不敢動彈,突然,許欣夏的手機突然響起了一陣鈴聲。

"叮鈴鈴,叮鈴鈴"許欣夏拿起手機,在看清電話來人的時候,瞬間驚呆了,因為這正是她小時候的朋友"阮寒心!

"她接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