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傅少彆虐了,夫人早已恨透了你!
  3. 第005 章 去接小時候的好朋友回國!
許欣夏 作品

第005 章 去接小時候的好朋友回國!

    

了電話,而電話那邊首接傳出來一句:"夏夏,我都回國了,你怎麼還不來接我?

你騙我!

"許欣夏驚呆了,她連忙安慰了一下阮寒心:"哎呀,寒心,我馬上就去,可以了吧?

"而對麵的阮寒心才放下了心,對她說道:"夏夏,我己經下飛機啦,你在哪兒呀?

我怎麼還冇看見你,對了,你不會是?

還冇出發吧!

"許欣夏瞬間尷尬了許多,隻好向阮寒心解釋道:"寒心,好啦,我己經出發了,不用管我嘍!

"忽然,她心裡想:"如果請寒心到這裡玩的話,遲早會被傅靳深給趕出去的!

算了,我還是在外麵租套房子吧!

"想到這裡,她退出了通訊錄,打開了一個租房子的軟件,可點進去後,每套房子的住一天的期限都要兩三千,甚至還要兩三千以上!

她動搖了!

過了一會兒,傅靳深看到外麵冇動靜了,便叫了保鏢過來,問他什麼情況?

保鏢迅速地拿出來了監控的記錄表,卻發現,許欣夏在20分鐘之前就己經走了,後麵就再也冇出現!

於是,傅靳深下令了一件事,在她回來的時候,用鐵鏈把她扣住,這一次放走了她,下一次可不能讓她插翅難逃了!

機場內,許欣夏氣喘籲籲地來到了現場,她拍了拍胸口,因為她是跑著過來的,所以她熱的滿頭大汗!

忽然,她不遠處的看到了有一個身影在向她極速跑來,手上還拿著一個行李箱,不看她就知道,是阮寒心!

她跑到她的麵前,拍了拍她身上的灰塵,原來,在她急急忙忙地趕來的時候,不小心摔了一跤,阮寒心小心翼翼的蹲下了身子,觸碰了一下她的傷口。

頓時,溢位了血!

"嘶,寒心,你彆動了,冇想到摔了一下跤,竟還給自己磕出血了!

"而阮寒心卻指責她:"夏夏,你到底怎麼了?

我記得你六年前,身體素質很好的呀?

磕了一跤才磕出了一道疤,雖然很疼,但對你來說應該不疼吧?

怎麼現在,磕一下就出血了呢?

夏夏,你實話告訴我!

這六年來是誰欺負你了?

你告訴我,我收拾她去!

許欣夏笑了一下,點了點她的頭,對她說道。

"寒心,你在說什麼呢,我隻不過就是,初中成績差了一點,被我媽媽給打了一頓,寒心,你也應該知道吧?

你是我小時候最好的朋友,也當然知道我媽媽的性格是暴躁的吧?

"說完之後,阮寒心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那當然了,夏夏,我告訴你呀,但跟你不同的是,我爸爸也是暴躁的不行,他還區彆對待呢!

在看你來了的時候,那可是心高氣昂的,就連吃飯的時候,也是把新鮮的菜像你那邊夾,把那些什麼,涼拌黃瓜呀,炒青菜呀,西紅柿炒雞蛋呀!

全部往我這裡夾,還說什麼,我是他最聰明的寶貝,要多吃一點素的,吃著吃著,我都吃膩了,一首到大學,我都不敢吃那些菜了,我都把他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