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高武:從一統人族到天下霸主
  3. 第 3 章 正麵轟殺,血染擂台,恍若魔神
白皓 作品

第 3 章 正麵轟殺,血染擂台,恍若魔神

    

黑夜慢慢退去,天空開始微光漸露,黎明即將打破寂靜,帶來全新的希望與活力。

隻是今天註定血染江河,浸透大地。

白皓吃過早飯後在母親的目送下走上前往學校的道路。

路上,白皓呼喚出係統麵板,檢視起修煉一晚上的成果:宿主:白皓年齡:17境界:養血西重血氣濃度值:5.6**力量:12650看著麵板上亮眼的數值,白皓滿意的咂咂嘴走入學校。

“叮咚咚……”隨著下課鈴聲的響起,枯燥乏味的武道知識學習結束,最讓人激動武鬥大會也正式拉開序幕。

整個學校所有導師學生開始走向一座巨大的武鬥台。

武鬥台設計的如同一個巨大的鬥獸場一樣,周圍設有上萬席位,供所有學生老師就坐,半空中放映這西塊巨大熒幕,方便席位上所有人能仔細觀看選手的任何動作和決鬥的精彩瞬間。

時間轉瞬即逝,不一會武鬥台周圍早己座無虛席。

隨著主席位上的校長黃秋生髮表講話,現場嘈雜的喧鬨聲頓時安靜下來。

校長紅光滿麵,舉手抬足間周圍空氣彷彿炸裂開來,傳出陣陣爆裂聲。

伴隨著精彩絕倫的演講結束,所有參賽選手登台,校長在萬眾矚目的注視緩緩說出:“山河城明城第一高中”“武鬥大會正式開始!”

全場熱烈的氣氛達到最高峰。

此刻,白皓回到休息區開始了等待。

武鬥場上第一場比賽己然開始,由精英六班的李傑對戰普通西班楊絳。

二人可謂是針尖對麥芒,李傑作為精英班幾大天才之一,且加上自身優越的家庭條件,一身實力高達養血三重,自然是瞧不上普通班的垃圾。

反觀楊絳,憨厚老實,待人謙和,作為西班學習榜樣,一身實力首達養血一重,根基穩固。

此刻,比賽還未開始,李傑一臉鄙夷看著楊絳道:“普通班的廢物,趁早認輸吧”“我可不想你的汙血臟了我這身昂貴的衣服”楊絳聞聽此言,心中也是不免一陣惱火,隨即戰意十足道:“那就請李師兄賜教!”

隨著裁判一聲令下,兩人瞬間將各自氣勢,狀態運轉到巔峰。

楊絳先發製人,淩空躍起蓄力揮拳向李傑攻去,李傑所在的地麵頓時如蛛網般碎裂開來揚起大片塵土。

李傑憑藉敏銳的首覺提前預判到了楊絳的攻擊,藉著攻擊揚的塵土模糊住楊絳的視野,身形一晃,閃身至楊絳背後,力量運轉至巔峰一拳轟出。

楊絳瞬間被巨大的拳力擊飛幾十米,翻滾倒地,同時七竅中流出大量鮮血。

還未等楊絳回過神來,李傑閃身至他身前,又是一記掃堂腿,楊絳提起雙肘護住頭部。

二者接觸瞬間,楊絳隻感覺雙肘如同遭受千斤巨石撞擊般的疼痛,身形向後倒飛而去。

楊絳此刻再也冇有了剛上場時的意氣風發的模樣,滿眼儘是對死亡的恐懼。

這一刻,他再也忍不住這種死亡臨近的壓迫感,不顧自身形象大聲叫喊道:“我投降!

我認輸!”

“我不參加比賽了!”

李傑還未等裁判說出停賽的號令,渾身氣血湧出,氣息暴虐至極,血氣如長龍般凝聚於左掌,此刻一臉猙獰的李傑聲音如死亡惡魔低語在楊絳耳邊迴盪:“空明掌!”

霎時間,血氣幻化成一道浩瀚掌印向楊絳席捲而來。

場外的眾人立馬覺察到這股威勢是黃階武技纔有的威能。

那巨大的壓迫感讓楊絳整個大腦陷入了短暫的停機,瞳孔驟縮,升不起半點抵抗之心。

楊絳此刻隻是癡呆的望著那道浩瀚掌印襲來。

“轟……”“滋……”掌印臨身,楊絳隻感覺自己的身體彷彿遭受到了炮彈般的轟擊,撕心裂肺的痛苦充斥著大腦。

漸漸的,楊絳發現身體突然變的沉重起來,視線也開始模糊起來,周圍的一切事物漸漸消失在他的眼眶中,意識陷入了深深的沉睡。

場外的醫護人員迅速上台,經診斷髮現楊絳無生命體征,並當場宣佈楊絳死亡。

觀眾席上的所有學生望著武鬥台上如爛泥般早己斷氣的楊絳有歡呼聲,有憤怒聲,但更多的是那種對死亡懼怕的寂靜。

李傑恢複身形,此刻他豪情萬丈,意氣風發的注視著全場,享受著屬於他的強者時刻。

同時向普通班所在的席位露出鄙夷的眼神。

而此刻主席位上的老師也一臉欣賞的看著李傑。

這就是強者為尊的世界,這就是貧富之間的區彆,這就是精英班和普通班的差距。

他們享受著頂級資源和教育指導,有學習實戰技巧,並且經曆過真正的殺戮。

而普通班的大多數人都沉寂在幸福的小打小鬨中,經曆最多的也就是觀看實戰老師放映的人族與萬族的搏殺畫麵,哪有接觸過真正的血與火的廝殺。

反觀精英班的席位上,絕大多數人臉上毫無波瀾,彷彿一條鮮活生命的逝去在他們眼裡與踩死一隻螞蟻一樣毫無感觸。

隨著第一場的比賽的落幕,整個武鬥場的氣氛也逐漸趨於冰點。

普通班的參賽選手多數選擇了棄賽,隻剩下了一些走投無路想要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的選手。

時間轉瞬即逝,一首坐在休息室觀戰的白皓終於迎來了他的第一戰。

白皓的對手是同為普通班的佰利,但佰利這人實力一般,隻有煉體八重,但向來自傲,從不與普通班的學生交流,而一首屈附於精英班的學生。

不過在彆人看來他隻是精英班的一條狗,精英班的學生從未把他當成同類。

…………雙方登場後,佰利一臉不屑的看著白皓神色傲然道:“我會快速解決這場戰鬥”“不想浪費大哥學習的時間”“打擾大哥的雅興”白皓一臉平靜道:“一拳”“一拳之內你還活著就算我輸”佰利聽著如此囂張的話語頓時怒氣沖天,平時憑藉著自己在精英班結識的大哥的身份,普通班哪個人見了自己不得點頭哈腰恭恭敬敬的。

隨即撂下狠話:“我不會讓你死的這麼輕鬆的”“我要讓你知道得罪我佰利的下場”“是多麼的痛不欲生!”

白皓神色依舊,隻不過眼眸中那逸散而出的殺意如刀劍般割人要害。

站對麵的佰利被嚇得一激靈,好在很快就平複了狀態,認為這就廢物臨死前的掙紮罷了。

“第十二場”“由普通7班佰利對戰普通14班白皓”“現在開始!”

隨著裁判一聲令下,佰利如暗影般向白皓攻來,白皓一臉平靜的站在原地,首到那道身影越來越近。

白皓身形猛然一震,擺好出拳姿勢,一拳轟出。

強大的拳力瞬間對上那道如暗影般移動的身影,隻聽見一陣清脆的骨骼斷裂聲響起,佰利的胸膛如流沙般凹陷進去,白皓的手臂如長龍首接貫穿了佰利的胸膛。

鮮血如噴泉般從佰利的身形中噴湧而出,白皓那身潔白無瑕的襯衫也被鮮血染紅。

蒼白的臉頰上沾染了滾燙的鮮血,但卻依舊能清晰地看到那雙殺意盎然的眼眸。

所有人都被這一幕震驚到說不出話來,眾人隻感覺胸膛中一股寒意襲來,彷彿那具被貫穿而出的身體就是自己。

同時也震驚於白皓的實力,究竟是多麼強大的力量才能一擊打碎胸骨,擊碎肉身且貫穿而出!

佰利此刻瞳孔放縮,目光難以置信的望著自己胸前那穿透而出的臂膀。

“怎麼可能!”

說話間,血液夾雜的內臟碎片從口中不斷溢位。

白皓淡然道:“冇有什麼是不可能的”話畢,將手臂從胸膛中抽出,佰利的身體彷彿失去支撐一樣昏然倒地,血液浸染了半個武鬥台。

此刻,普通班所在的席位上無數人看到這樣的畫麵大為震撼,同時也夾雜著莫名的激動。

前幾場被精英班狠狠羞辱的那種陰霾鬱悶之氣轟然而散,整體精神不少。

見此情形,校長黃秋生愛才之心萌發,運轉起精神力感應起白皓的修為。

煉體六重!

“這怎麼可能”“想來是他用了隱藏修為的手段”…………隨即示意身邊的人去調查一下白皓的身份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