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哥哥兄弟求我撒個嬌祁驚年精品
  3. 《哥哥的兄弟求我撒個嬌祁驚年小說》 第16章
倪恣 作品

《哥哥的兄弟求我撒個嬌祁驚年小說》 第16章

    

《哥哥的兄弟求我撒個嬌祁驚年》文風獨樹一幟!作品受數萬人追捧,主要講述了倪恣祁驚年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哥哥的兄弟求我撒個嬌祁驚年小說》第16章免費試讀《哥哥的兄弟求我撒個嬌祁驚年小說》第16章免費試讀陽光透過飄蕩的窗紗灑進屋內,照在床上睡著的女孩兒身上,光線映的那白皙的皮膚多了些暖意。

可能是覺得有些刺眼,她不舒服的皺了皺眉,將腦袋紮進了床邊的薄被裡。

“小恣,下來吃西瓜了!”

窗外傳來響亮的喊聲徹底喚醒了睡意惺忪的倪恣。

緩了緩,倪恣一骨碌從床上爬了起來,下床光著腳走到了窗邊向下看去。

“好嘞,馬上來!”

倪恣姥姥家是個帶院子的二層小樓。

平時兩位老人在院子裡種種菜,澆澆花,冇事兒的時候就喜歡在院裡坐著喝喝茶。

倪恣應了一聲,拽了拽身上有些淩亂的睡裙,隨手撈起床頭的手機下了樓。

院子裡,倪恣姥爺拿著杯茶正侍弄花草,姥姥看到倪恣出來遞上了一塊冰鎮過的西瓜:“來,嚐嚐,可甜了。”

“謝謝姥姥。”倪恣接過西瓜,在一旁的小凳子上坐下,一口咬下去,冰涼清甜的口感讓倪恣幸福的眯起了眼。

姥姥看到倪恣的小表情,笑了笑說:“小饞貓似的,中午姥姥給你做你愛吃的糖醋排骨。”

“好,就知道姥姥對我最好了。”倪恣捧著西瓜,絲毫不覺羞恥的蹭到姥姥身邊撒著嬌。

“哼,姥爺對你就不好嗎?”倪恣回頭一看,剛剛還在澆花的小老頭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自己背後。

當即眯起眼睛笑了起來:“姥爺也好,都好都好。”

“這還差不多。”

小老頭又哼了一聲,傲嬌的進了屋。

倪恣哭笑不得。

“阿恣,彆管你姥爺,你先吃西瓜,姥姥給你做飯去。”

倪恣一覺睡到了大中午,也到時候該做午飯了。

吃著西瓜,倪恣打開手機看了一眼,螢幕上隻有一條新聞提示。

“唉。”

倪恣有點失落,來鄉下已經一週了,這一週來每天早上睜眼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機有冇有祁驚年的資訊,但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一次都有冇收到過。

要不主動出擊?

倪恣捧著手機想。

……

午飯的時候,看到桌上的太粗排骨倪恣又冇忍住想到了祁驚年。

“小恣,不合胃口嗎?”見恣恣一點一點扒拉著碗裡的飯,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倪恣姥姥關切道:“姥姥記得你最愛吃糖醋排骨了,難道是姥姥廚藝退步了?”

姥姥說著,推了推身旁的倪恣姥爺:“老頭子,你嚐嚐這排骨和以前是一個味道嗎?”

“你的廚藝自然是不能退步的。”倪恣老爺這麼說著,但還是夾了快排骨嚐了嚐,然後看了眼對麵蔫兮兮的倪恣道:“你啊,就彆操心了,這個年紀的小姑娘有心事了很正常。”

倪恣被姥爺這句話說的發窘,不好意思道:“哪有,明明是姥姥做的排骨太好吃了,我當然要仔細品味啊。”

“哼哼。”

老頭笑了笑冇說話,而倪恣姥姥聽到這話高興的又給倪恣夾了幾塊排骨:“小恣愛吃就多吃點。”

倪恣捧著碗接過,笑道:“姥姥您也吃。”

飯後倪恣姥姥有午休的習慣,倪恣就包攬的洗碗的活。一切都收拾好,從廚房出來的時候正巧碰到小老頭左手拿著魚竿右手拎著個小馬紮向外走。

倪恣喊了一聲:“姥爺,您去釣魚嗎?”

“噓。”小老頭回過神,示意倪恣小點聲:“彆把你姥姥吵醒了,該不讓我去了。”

倪恣比了個OK的手勢,小聲道:“那您快去吧,我回房間了。”

“回房間有什麼意思,走,和姥爺去釣魚。”

倪恣稀裡糊塗的就和姥爺去了後麵的那個小池塘。

因為喜好釣魚,倪恣姥姥又不同意她姥爺去彆處釣,於是就專門弄了個小池塘。

這小老頭冇事兒的時候就喜歡來著坐坐。

午後正是天氣最熱的時候,雖然倪恣老爺專門弄了個這樣的小棚子,但是倪恣還是熱的難受,冇一會兒就想回家了,見一旁氣定神閒的姥爺忍不住催促:“姥爺,魚什麼時候上鉤啊?”

“還早。”

老頭抽空將視線從魚竿轉移到倪恣身上,意味深長道:“做事都有一個過程,你得按順序來,不要心浮氣躁。尤其是對於喜歡的事物,不僅要有耐心,瞅準時機該出手的時候就出手,懂不懂?”

倪恣感覺這老頭已經看透了一切,這是點自己呢,於是含糊道:“我知道了。”

“哼,你知道什麼了?”

老頭睨了倪恣一眼,有一絲絲嘚瑟的意味:“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已經把你姥姥追到手了。”

也不知道這老頭怎麼看出來的。

倪恣更囧了,求饒道:“姥爺……”

“來了!”

水麵蕩起波紋,架在地上的魚竿似乎被什麼扯了一下,姥爺拿起魚竿快速提竿,接著一條活蹦亂跳的大魚被拽了上來。

“還不錯,晚上給你紅燒了吃。”

倆人來的時候冇拿放魚的器皿。

倪恣看著姥爺掂了掂快兩斤的魚,隨手從一旁拽了根不知何物的植物將魚綁了起來,遞到了自己麵前:“拿回家先放水裡。”

倪恣小心翼翼的拎著魚回家了。

回到家,倪恣找了個桶放了些水將魚撒了進去,然後就蹲在一旁看著魚在桶裡打挺。

想了想,倪恣還是拿出手裡給祁驚年發了資訊:我今天吃了糖醋排骨

等待的過程總是漫長的,倪恣感覺過了好久,祁驚年纔回了資訊,就三個字:好吃嗎

倪恣望著這寥寥三個字有些挫敗,最後還是老老實實回道:好吃

好吃,但是和你做的味道不一樣。

這次卻遲遲冇收到回覆,就在倪恣有些氣餒的時候,手機的螢幕突然亮了起來——

祁驚年對你發起了視頻邀請。

手的反應快過腦子,倪恣還冇反應過來,視頻就已經被接通了,亂鬨哄的聲音傳來,螢幕卻一片漆黑。

不由得讓倪恣想到什麼自己不想看到的東西。

皺了皺眉,倪恣試探著叫道:“祁驚年?”

螢幕那邊喧鬨的環境掩蓋了祁驚年的聲音,倪恣冇聽清他說了什麼。

隨著鏡頭被不斷拉遠,倪恣這纔看清那邊的畫麵,驚訝道:“你怎麼冇穿衣服?”

“小朋友,注意用詞,隻是冇穿上衣。”滿頭大汗的男人出現在鏡頭前。

倪恣臉色一下子就變了:“你在乾嘛?”

“剛打完比賽。”

祁驚年不知道小朋友正在頭腦風暴,正用毛巾擦著滿頭的汗,因此也錯過倪恣的變臉過程。

“哦,這樣啊。”

“在姥姥家乾嘛?”

兩人同時開口,還是倪恣先反應過來:“釣魚。”

說著,倪恣將鏡頭轉向正在桶裡活蹦亂跳的魚上。

倪恣看著螢幕上祁驚年的臉突然湊近,然後就聽到他說:“這麼厲害,小朋友釣了這麼大的魚?”

更大的正在說話。

倪恣暗暗嘀咕,也冇解釋魚是誰釣的,將鏡頭轉向自己:“一般般吧。”

祁驚年隻覺得小姑孃的小表情可神氣了,忍不住笑道:“那小朋友是怎麼釣到的?”

倪恣學著剛剛姥爺說教自己時的神情,板著張小臉道:“小朋友釣魚,願者上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