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詭異降臨:金烏臨日
  3. 第3章 天賦檢測
祁言 作品

第3章 天賦檢測

    

時間如白駒過隙,轉眼就到了檢測天賦的當天,祁言站在學校的走廊上,耳邊傳來同學們議論紛紛的聲音。

“你們說我們這一屆有多少人能覺醒觀想圖啊?”

一個男生好奇地問道。

“我們上一屆學長學姐可是隻有20人成功覺醒,要知道上屆有覺醒天賦的可是有50幾人,這概率還不到一半。”

另一個男生回答。

“聽說前幾屆的曾學姐現在可是特戰隊的正式成員了,己經開始出任務了。”

一個女生插嘴道,語氣中充滿了羨慕。

“真的假的,這麼厲害的嗎?”

有人提出疑問。

“曾學姐這麼厲害的嘛,我要是能覺醒就好了,我也想去特戰隊。”

一個男生憧憬地說道。

“做什麼夢呢你,要去也是我去”另一個男生打趣道。

......祁言來到這個世界己經六天了,許是接近天賦檢測的日子了,學校裡到處瀰漫著緊張的氣氛。

記憶裡,平日裡相對活躍的同學這幾天也格外安分,但今天,教室裡的氛圍格外熱烈。

教室裡滿是同學們的歡聲笑語、對未來的暢想和憧憬,彰顯著少年人的青春活力。

這時,教導老師走進教室,聲音洪亮地說道:“同學們,安靜一下,現在所有人列隊前往操場。”

他的話音剛落,教室裡立刻安靜下來,所有學生迅速起身,整齊地走出教室,在門外列隊。

祁言隨著班級的隊伍緩緩走向操場,遠遠便能看到操場站台下駐守的警衛。

這些警衛身帶煞氣,目光如炬,顯然都是經曆過生死考驗的戰士。

祁言的目光不經意間掃過操場看台,隻見校長、各班班主任和幾位穿著製式服裝的特異局人員正端坐在上麵。

祁言的心跳逐漸加速,他知道,接下來的檢測在一定程度上將決定他未來的命運。

很快,所有班級的學生都整齊地列隊在操場門口集合,他們的臉上都帶著既緊張又期待的表情。

隨著時間過去,空氣中漸漸瀰漫著莊嚴而肅穆的氣氛,所有學生都收斂心神,默默地期待著馬上要開始的天賦檢測。

“所有人聽令,以班級為單位,列隊前往看台進行天賦檢測。”

一個威嚴的聲音在操場上空響起,打破了操場上的沉寂。

學生們立刻按照班級的順序,有條不紊地開始列隊登上看台。

祁言站在自己班級的隊列中,雖然他不是尚且心性單純的少年人,此刻心跳也不由自主地加速。

很快,有檢測完的學生陸陸續續從看台上下來,至另一邊列隊。

有人臉上是壓抑不住的興奮,有人麵上無甚表情,有人臉上則是難掩的沮喪......前麪人檢測的時候,下麪人隻能看到檢測人的背影,倒是不知道前麵有多少人檢測出有覺醒天賦了。

快就輪到了祁言所在的班級,他們列隊一個個向看台走去,當他們走近高台時,目光不約而同地聚焦在桌上的黑色木盒上。

這個木盒散發著一種古樸而神秘的氣息,盒子上雕刻著花鳥魚獸的圖案,栩栩如生,彷彿蘊含著某種深邃的力量。

木盒中靜靜躺著一截黑色短木,與祠堂中供奉的短木不同,上麵並卻冇有金絲縈繞。

這截黑色短木並非那祠堂中供奉的啟靈物,而是由覺醒者根據最初的啟靈物精心複刻而來。

雖然它不能像真正的啟靈物那樣給人啟靈覺醒,但它卻擁有一種特殊的作用——感應一個人是否有覺醒天賦的潛質。

而隻有被感應出有天賦的人才能前往京市進行啟靈覺醒。

每個學生都懷著緊張而期待的心情,依次上前將自己的手輕輕放在這截黑色短木之上。

他們閉目凝神,全神貫注地感受著從短木中傳來的微妙波動,期待著能夠感應到一絲覺醒的跡象。

然而,可惜的是,隨著檢測的進行,班級中的學生己經檢測過半,但僅有兩人讓啟靈物發出了微弱的光芒。

這微弱的光芒雖然短暫,但卻讓在場的學生都為之振奮,因為他們知道,這代表著那兩名學生擁有覺醒的天賦,將有機會前往京市進行啟靈覺醒。

祁言站在隊伍中,看著那些未能讓啟靈物產生反應的學生們臉上的失落和不甘,即便再冷靜,心中也不禁生出些許忐忑。

他一個非本世界的靈魂,能有覺醒的機會嗎?

很快,就輪到了祁言,他深吸一口氣,收斂心神,緩步向前走去。

當他將手輕輕置於黑色短木之上時,立刻感覺到一股奇異的力量牽引著自己的精神力。

這股力量強大而神秘,彷彿要將他的精神力完全吞噬。

祁言心中一驚,但他迅速冷靜下來,努力控製著自己的精神力,不讓其被完全吞噬掉。

就在這時,他驚訝地發現,黑色短木開始一點點亮了起來,原本暗淡無光的木頭表麵,此刻卻像是被注入了生命力,散發出淡淡的黑色光芒。

隨著光芒的越來越盛,祁言精神域中的那個虛影似乎也有了動靜。

它微微顫動,似乎想要掙脫束縛,但又很快沉寂下去,啟靈物的光芒也隨之斂去。

周圍的學生和老師們都驚訝地看著祁言,他們冇想到,這個平時在班級裡好像透明人的少年,竟然擁有如此強大的天賦。

祁言微微一愣,隨即收回放在黑色短木上的手,向看台下走去,每一步都走得格外堅定,他知道,自己或許即將踏上一條全新的道路。

回到操場,至隊伍中站定,祁言心中仍然難掩激動,但他也知道,天賦隻是起點,能否覺醒,覺醒的觀想圖能給他帶來什麼樣的力量變化,一切都還未可知。

他回想起剛剛檢測時的情景,精神域中的異常動靜讓他不禁思索起來。

“啟靈,覺醒圖,精神域中的異常果然是和這個有關嗎?”

他越來越覺得,自己精神域中的秘密與即將麵臨的啟靈覺醒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他越來越期待前往京市啟靈覺醒的那天,期待著能夠探尋到自己真正的潛能。

而對於那些未能感應出天賦的學生來說,他們雖然有些失落,但也明白,每年能有覺醒天賦的本就寥寥無幾,更何況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道路要走,即使無法覺醒,也還可以努力成為武者,或者在其他領域發光發熱。

雲市有覺醒天賦的學生,包括祁言在內,也不過30餘人,而究竟真正能有多少人覺醒,無人知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