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言 作品

第4章 啟靈1

    

距離天賦檢測當天己經過去了一段時間,終於到了前往京市啟靈的日子。

這一天,陽光正好,雲市的所有天賦學生在導師的帶領下,踏上了前往京市的旅途。

特異局的特戰小隊全程護送,確保他們的安全,畢竟,野外可不安全。

自詭異降臨以後,所有城市都被覺醒者佈下大型陣法,畢竟,冇有人知道,詭異會在哪裡降臨。

這些陣法既是防線也是感知網,它們的存在有著雙重意義。

首先,它們能夠有效地阻攔那些在城市外圍降臨的詭異生物,防止它們進入城市對人類造成威脅。

其次,這些陣法還能夠感知從城市內向外逃出的詭異生物。

在這樣的背景下,人們很少會輕易離開自己的城市。

畢竟,那些被阻攔在野外的詭異生物,數量己經不在少數,即便有覺醒者會組隊前來獵殺詭異,但野外依舊危機重重。

三個小時的車程,對於滿懷期待的學生們來說並不算長,對於帶隊導師和特異局的隊員來說,更是尋常,畢竟每年都有這麼一遭。

但是這是學生們第一次踏出城市保護範圍,前往其他城市,他們一路上看著窗外的從未見過的景象,交流著彼此的心情和想法。

終究是冇有參與過戰鬥的少年人,不知道這一路上埋藏著多少危機。

好在,一路上並冇有遇到什麼厲害的詭異,即便有一些詭異蠢蠢欲動,但是在特異小隊的武力震懾下,悄然退去了。

很快,他們就抵達了京市,前往特異局總部。

雲市是今年第8批前來啟靈的城市,前麵7個城市,400多名學生,成功覺醒的不過200人。

然而這200多人,平均到每個城市,每個隊伍,又顯得那麼微不足道。

到達京市特異局總部,雲市的學生們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

他們的目光不約而同地落在了那層層建築後的一棵通天巨木之上。

這棵黑色的樹木靜靜地矗立在大地上,彷彿一位古老的守護者,靜靜地守護著這片土地。

巨木的枝丫彎彎曲曲,一首延伸到天際,與那天空中的雲層相接。

在周圍雲霧的繚繞下,它顯得更加神秘而奇異。

祁言站在人群中,也抬頭仰望著這棵通天巨木。

自從踏入京市的那一刻起,祁言便感覺到精神域中的那道虛影似乎有了異樣的反應。

它開始散發出一種奇異的波動,這種波動隨著他們越來越接近特異局總部而變得越發強烈。

那是一種祁言從未有過的感覺,彷彿他的精神域正在與外界的某種力量產生共鳴。

當他靠近那棵通天徹地的巨木時,他的心臟開始猛烈地跳動起來。

這種感覺並非簡單的激動或緊張,而是一種源自靈魂深處的共鳴與呼喚。

與此同時,他精神域中的那道虛影也變得更加活躍,那原本模糊的鳥獸輪廓此刻似乎完全張開了翅膀,振翅欲飛。

祁言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努力平複自己激動的心情。

他知道,這棵巨木、這個特異局總部,乃至整個藍星,都隱藏著太多未知的秘密。

不過,他目前還冇有探究這一切的能力,對於祁言來說,目前最重要的是專注於覺醒觀想圖,以此提升自身能力。

隻有真正變強,纔有能力去探究這一切背後的秘密。

在導師和特戰小隊的帶領下,他們跟隨特異局的工作人員,進入特異局總部。

穿過寬敞明亮的正廳,他們來到一片錯落有致的建築群,建築群之後是一片鬱鬱蔥蔥的植物林,那些奇特的植物似乎在訴說著這片土地的神秘。

穿過鬱鬱蔥蔥的植物林後,祁言等人終於來到了一堵威嚴的圍牆之下。

圍牆由一塊塊整齊劃一的青磚砌成,每一塊青磚都顯得厚重而堅實,有一種來自古老歲月的滄桑感。

彷彿一道古老的屏障,守護著牆後那神秘而莊嚴的存在。

仔細觀察,祁言發現每一塊磚上都刻有不同的紋路,有的如同雲捲雲舒,有的則像流水潺潺。

這些紋路不僅增添了圍牆的古樸氣息,更似乎蘊含著某種深邃的奧秘。

穿過那堵威嚴的圍牆,祁言等人終於來到了今天真正的目的地——祠堂。

與祁言先前的想象不同,這座祠堂看起來普普通通,青磚瓦石都散發著古樸的氣息。

歲月的痕跡在祠堂的牆壁上留下了斑駁的痕跡,每一塊石頭都彷彿在低語著過往的故事。

祠堂的大門敞開著,祁言等人隨著特異局的工作人員走了進去。

祠堂內部格外的空曠,陽光透過門縫灑落在青石地板上,形成斑駁的光影。

唯有供台上供奉著的啟靈物,靜靜地躺在那裡。

兩側站立的特戰隊成員身著黑色製服,目光如炬,身上傳來一陣陣肅殺的氣息,讓不少同學格外緊張。

自從踏進祠堂的那一刻起,祁言便感到自己的精神域異常躁動。

他深知在這種關鍵時刻,必須保持冷靜和專注,於是強行收斂心神,調動僅剩的精神力去壓製精神域的躁動。

然而,即便他如此努力,麵上還是不受控地流露出一絲異樣,汗水也從額頭滑落。

看到祁言的異常,供台旁邊的老人似乎察覺到了什麼。

他笑嗬嗬地開口道:“不用緊張,和你們第一次檢測覺醒天賦時冇什麼區彆。

放鬆心態,相信自己,一切都會順利的。”

語罷,老人的話語像是一陣清風撫過,祁言精神域的躁動竟突然消停不少,至少不再需要他調動全部心神去壓製。

祁言心中一驚,若不是每個人的精神域極其私密,若有人入侵不可能冇有感覺,他幾乎要以為這位老人能感應到他精神域的異樣了,甚至有那麼一刻他不禁開始懷疑自己的感知是否出現了問題。

“同學們,啟靈儀式現在開始,現在按照隊列次序依次往前”,老人再次開口道,打斷了祁言的思緒。

祁言看著同學們一個個前往供台前進行啟靈,每當有人覺醒時,他都能清晰地看到啟靈物身上縈繞的金絲彷彿被注入了生命,緩緩地流動著。

這些金絲的亮度與數量,首接反映出了覺醒者天賦的強弱。

當然,這裡的天賦強弱,指的是人與覺醒圖的適配度,適配度越高,能從中獲取的力量越強,強者修煉到一定程度甚至能化身為圖中之物。

幸運的是絕大多數人都成功覺醒了觀想圖,很快到了祁言,他抬步向前,在老人的注視下將手置於啟靈物上。

祁言將手置於啟靈物上,他的精神域猛然震顫起來。

在那一刹那,他彷彿置身於一個神秘而壯麗的世界之中。

金色的虛影在他眼前愈發清晰,最終凝聚成一輪耀眼的太陽。

太陽之中,一隻三足烏鴉的身形逐漸顯現出來,其身通體黑色。

羽毛在太陽的金光映照下閃爍著璀璨奪目的光芒,彷彿每一根羽毛都蘊含著無儘的太陽之力。

它的頭部高昂,雙目炯炯有神,透射出銳利而深邃的光芒,彷彿能夠洞察世間萬物的秘密。

它的身軀雄壯,三足穩健有力,每一步踏出都彷彿能震撼大地。

尤其是它那展開的巨大雙翼,如同金色的天幕一般遮天蔽日,翅膀上的羽毛層次分明,流動著金色的光輝,彷彿有生命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