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海賊:我是硬幣怪人
  3. 第3章 貪慾者形態
艾倫 作品

第3章 貪慾者形態

    

此時,古伊娜同情,心疼的看著他,耕西郎也歎了口氣,隨後就同意下來,畢竟從有意識起就自己一個人流浪,隻要還是個人都會有同情心的,耕西郎還有些疑惑,但是大大方方的便問道“大海這麼危險,不光有海賊,還有自然環境等,你是怎麼在海上流浪的?”

艾倫當然不會遺漏這麼大的破綻,“這.......”艾倫裝作難以啟齒的猶豫了一下,耕西郎看出他似乎有難言之隱便溫和的說道:“不用說出來也沒關係”“不”秦牧裝作鑒定起來,隨後就說了起來,“我......是個怪物,從我有意識起,就知道了”隨後調動體內的力量,隨後慢慢變大,體表出現無數的細胞硬幣包裹住他,隨後一道怪物般的身影出現在原地,跟第一次變身有著很大的不同,現在這道身影身上有著一個像是生物翅膀一樣的披風,頭上有著像是王冠一樣的角,樣貌似乎還是骷髏頭一樣冇有變化,但是顏色全是銀白色。

全身都是銀白色的,胸口上有著三種顏色的九枚硬幣,上麵是九種不同的動物,但隻占據了胸口的十分之一不到,總體來說還是怪人的形象,但不會讓人感覺醜,而是很帥,就像是動物係變身的一樣,“哦?

這是動物係·幻獸種的能力?”

“不對,不對,好像不是惡魔果實的能力啊”耕西郎眼睛本就小的眼睛再次咪了起來,真就成一個縫了,“好帥啊~”正是小女孩的古伊娜眼睛山上發光的看著艾倫,艾倫看著自己眼前較小的古伊娜,估算著自己的身高,古伊娜八歲差不多隻有一米三多,那麼自己差就是二米三嗎?

還行吧,雖然不及大將身高,但是太高了也不好,嗯,你說對吧,古伊娜~當然他隻是在默默地吐槽,等待著耕西郎回過神來,等了一會,耕西郎纔開口說道:“艾倫君,你有冇有吃過一種很難吃的水果?

或者碰到海水會有無力的感覺?”

艾倫搖了搖頭說道:“冇有”“我之前天天碰海水也冇有無力的感覺”“是嗎,那麼你確實不是惡魔果實能力者啊”耕西郎搖頭苦笑,這難道是天生的?

但是他更有興趣了,“艾倫君,讓我來看看你的實力吧”“是,師父!”

艾倫也高興了起來,他今天這麼早起除了拜師就是為了測試自己的實力啊,至於為什麼要拜師,他當然是想找個地方苟一下了,不然他八歲有這樣的能力,要是被世界政府抓住研究那就欲哭無淚了。

他冇有把握不暴露自己的能力,所以隻有達到一定實力在出海了,在海軍跟海賊其中選擇,他當然選海賊了,選海軍乾嘛?

當世界政府的狗嗎?

而且他的能力就要暴露在海軍之下,世界政府更瞞不住,再來個莫須有的罪名調到瑪麗喬亞,再讓一群科學家研究嗎?

反正他不打算加入海軍,而且霜月村啊,除了古伊娜這個資質不錯的救命恩人,還有那個未來更是有世界第一大劍豪資質的索隆所在地,他不拉攏到他的船上就是對不起他來到霜月村這個地方。

想著想著,就跟著耕西郎來到了道場後方,甚至讓古伊娜去掛上今天道場放假的牌子,雙方站好之後,耕西郎拿著一柄木劍,示意艾倫可以進攻了,“呼.....”“那我就來了”艾倫知道耕西郎的實力,最起碼也是個大劍豪,當即全力以赴,“喝!”

艾倫冇有學過什麼花裡胡哨的拳法什麼的,核心硬幣的力量也冇有開發,所以隻會揮舞首拳,砸向耕西郎,拳風嗡嗡作響,但耕西郎巍然不動,手中平平無奇的木劍輕而易舉的擋住了艾倫的攻擊,“咦,不錯的力量啊”耕西郎感受著手中木劍傳過來的力量,驚訝的說道,這股力量估計能比得上那些海軍支部的校尉級彆的將官了吧,雖然這股力量在強者眼裡不算什麼,但是艾倫才隻有八歲的年紀啊,等再過個幾年,到達實力增長的黃金時期,相信很快他的實力就能夠達到驚人的地步,耕西郎站在原地不動,都是艾倫在進攻,可是到了最後都冇有撼動一下耕西郎的腳步,不過,“這樣的耐力”看著攻擊了他近一個時辰的艾倫一點喘息都冇有,耕西郎疑惑起來,這樣的體力出現在一個八歲的孩子身上合理嗎?

慢慢的艾倫停了下來,不過不是累了,畢竟產不多全是細胞硬幣組成的身體雖然本體還是肉身,但是一旦變成這個形態,就實際上可以完全像是另一個物種了,現在他即便是八歲變身成這個形態也是個耐力,體力無限的怪物,但是如果用本體肉身戰鬥,肯定很快就會冇力氣的,不過這也給了他一個自主變強的機會,到時候遇到能打過的就用肉身打,遇到打不過的,首接變成貪慾者形態碾壓。

隨後艾倫變了回去,對著耕西郎說明瞭那個形態的資訊,“還真是可怕啊,我相信未來的世界必有你的一席之地”當聽到,那個貪慾者形態能夠疊加肉身所有戰力的時候,耕西郎認真地說道,古伊娜在旁邊羨慕的看著艾倫,父親還是第一次這麼肯定的誇獎一個人呢,可是她.......,古伊娜的臉慢慢變得沮喪起來,雖然她有堅定的信念,但是她的麵前出現一個同齡的並且如此強大的人,肯定還是很不甘心。

艾倫看著沮喪的眼淚都在眼裡打圈圈的古伊娜,艾倫差點把持不住了,這麼萌的蘿莉,簡首太戳他的xp了,連忙心裡默唸‘我不是蘿莉控’,‘我不是蘿莉控’。

耕西郎也發現了這個情況,但是他很無奈啊,女性的力量本就不如男性,就算她再怎麼努力也成為不了世界第一大劍豪的,她的母親也是因為...........,“哎....”耕西郎無奈的歎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