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和離後公主殿下惹不起
  3. 第772章 這不是議和,這是羞辱
楚傾歌風漓夜 作品

第772章 這不是議和,這是羞辱

    

-議和的地點,選在了北瀾關城門外一裡之地。

楚薇雲出行,身後是兩千精兵,身邊是武林高手冷戰。

至於拓跋束,他是被綁著帶過來的。

看到父親現在這個模樣,就連脾氣一向最溫和的拓跋佑,也忍不住猛地站了起來。

“放肆!你們竟然如此對待我父王!快給他鬆綁!”

楚薇雲唇角噙著一抹笑意,慢悠悠走了進去,坐在主位上。

她擺了擺手,侍衛將拓跋束推了過來,推到他兩位兒子的麵前。

拓跋義五指一緊,啪的一聲,硬生生將杯子給捏碎了。

楚薇雲嚇了一跳,唇角的笑意頓時僵硬住。

“冷戰!”

一聲呼喚,冷戰立即從身後走來,就站在她的身旁。

這是個高手,絕對的高手。

拓跋義和拓跋佑眸色一沉,拓跋義冷哼道:“南晉小殿下這算是什麼意思?你是來議和,抑或是,來羞辱我等?”

“自然是來議和的,本宮連議和書都帶來了。”

有冷戰在自己身邊,楚薇雲便什麼都不怕了。

更何況,她身後不遠處,還有兩千精兵。

而這拓跋兄弟二人的身後,隻有區區數百人,她怕什麼?

一揮手,身後的侍衛將議和書,送到拓跋義和拓跋佑的麵前。

“先放了我父王!”拓跋佑沉聲道。

“嗬,蒼狼大王可是我南晉的人質,若是將他放了,我們還談何議和?”

楚薇雲對他的提議,不屑一顧。

人質!

看來這根本不是真正的議和,這是在威脅。

拓跋義和拓跋佑互視了眼,再看他們的父王拓跋束。

拓跋束臉色說不出的難看,但一代大王,就算是成了階下囚,也還是一身凜然的氣息。

“父王……”拓跋佑十分心疼父親。

雖然以前四處征戰,大家也都吃過不少苦頭。

父王也是一樣。

但,那時候就算是吃苦,也從未被羞辱。

南晉這位小殿下,實在是欺人太甚了!

拓跋束站著,兩個兒子也隻能站著,楚薇雲卻不滿意了:“兩位,不坐下來先看看議和書嗎?”

拓跋義和拓跋佑依舊站的筆直。

“兩位這意思,是根本不想與我南晉議和了是嗎?”楚薇雲臉色沉了下來,不悅道:“既然這樣……”

“兩位公子,請息怒!”

張岩匆匆趕了過來,急道:“小殿下,先給大王鬆綁!”

楚薇雲氣得一拍桌子:“大膽張岩,本宮命你守在城門處,你來這裡做什麼?”

張岩守在城門的時候,已經一直很不安。

冇想到小殿下真的綁著拓跋束過來,她聽到訊息,立即就趕來了。

這次張岩不想聽楚薇雲的,大敵當前,若有不慎,動輒關係到整個北瀾城所有百姓的安危。

她一擺手:“給大王鬆綁。”

副將立即過去,就要給拓跋束解開身上繩索。

不料楚薇雲竟然抓住了桌上的杯子,用力砸了過去。

她原本是要砸副將,要讓他滾開的。

不料自己的功力不夠,那杯子竟砸在拓跋束的臉上。

溫熱的茶水,沿著拓跋束的臉,一路滑了下來。

拓跋義和拓跋佑氣得猛地衝了過去:“父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