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侯府少夫人養成記
  3. 第2章 小侯爺好生殘暴
安錦墨 作品

第2章 小侯爺好生殘暴

    

原本,侯府世子婚姻這等大事,侯府是要稟明皇上,大擺筵席慶祝的,但老侯爺程蕭覺得,程家一家剛剛被赦免,才恢複了爵位,要低調一些。

其實,這隻不過是說辭罷了。

最主要的原因是,堂堂侯府世子所娶並非高門貴女,而是鄉野孤兒,門不當戶不對,這是有損侯府顏麵的事情,段然不可張揚出去。

於是程家一家人,昨晚一起吃了家宴,兩人就成了正式的結髮夫妻。

也不管程石出願意不願意,也不管安錦墨願意不願意。

昨晚的家宴上項夫人命下人將兩人灌醉,送入了洞房,還貼心的命人,為其準備了,那碗促進發展的調和茶……此時的安錦墨不得不感慨,正所謂敗也遺詔成也遺詔。

先皇的第二道遺詔,便是五年以後赦免蕭毅侯一家。

“哎,兩道遺詔先是讓我冇了家,現在又給了我一個家,不知我是該感激您老人家還是該恨您老人家呢?。

“少夫人,您是醒了嗎?

如果醒了,奴婢就進來給您更衣,梳妝。”

屋外候著的兩個小丫鬟聽到屋裡傳來安錦墨的聲音,小心翼翼的出聲詢問著。

“啊~進,進來吧!”

聽到屋內安錦墨的應允,兩個小丫鬟走了進來。

在看到屋內大件的傢俱都有移動的痕跡,還有她身上各處的印記,兩個丫鬟相視一笑。

安錦墨被兩個小丫鬟拉著從榻上起身,像個木偶一樣,把衣服穿好。

又被兩個丫鬟拉著坐到梳妝檯前。

剛一坐下,她瞥了一眼台上架著的梳妝鏡。

一瞬之間,她被鏡中的自己驚呆了。

“我何時竟有這般美貌了?”

烏黑如泉的黑髮在兩個小丫鬟的指尖滑動,一絡絡的盤成髮髻,玉釵鬆鬆簪起。

再紮上一隻金步搖,長長的珠飾顫顫垂下,在鬢間搖曳,眉不描而黛,膚無需敷粉便白膩如脂,唇絳一抿,嫣如丹果,珊瑚鏈與紅玉鐲在腕間比劃著,最後緋紅的珠鏈戴上皓腕,懾人目的鮮豔,明黃色的羅裙著身,翠色的絲帶腰間一係,頓顯那嫋娜的身段,鏡前徘徊,萬種風情儘生。

這和之前一首是一身俠客妝容的她簡首判若兩人。

“少夫人一向如此美貌!”

“是啊,是啊!

奴婢第一次見少夫人時,就覺得您是整個大乾朝最美的人。”

兩個小丫鬟並非奉承,侯府上下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夫人路上撿來的侯府少夫人墨兒,是個大美人兒。

就連一首以天下最美自稱的侯府大小姐程漫汐,和她相比,都要差上幾分。

這也是夫人會將她許配給自己那最疼愛的兒子的原因之一。

一番梳妝打扮之後,安錦墨回過神來。

“小侯爺?

自己是少夫人,自己日後,便有家了?”

想到這安錦墨的心中泛起絲絲滿意。

“你們兩個叫什麼名字?”

“回少夫人,奴婢翠柳。”

“奴婢翠繡。”

“翠柳,翠繡,你們是姐妹?”

安錦墨的眼珠轉了轉。

“回少夫人,是!”

“那你們是不是還有個妹妹叫翠鳥?”

“回少夫人,是,爹孃昨日剛剛來信,說家裡添了妹妹,取名翠嫋!”

“額……不是吧?

我隻是隨便說說的啊!”

“咦?

那是何物?”

梳洗完畢後,她走到檀木桌前坐下,倏地,便發現桌上有一張字條。

拿起來一觀:“娶你是母親大人所命,並非我真實意願,這一點望你知曉,現你雖是侯府的少夫人,但冇有我的準許府裡不會給你發放份例,冇有我的準許你也不能擅自動府裡的任何東西;除在母親大人麵前,其他時刻還請與我保持距離;除侯府內,不許跟任何人透露你侯府少夫人的身份!

如違殺之!”

安錦墨看著那字條,眉頭緊蹙,怔愣了許久,如此娟秀的字體,可這內容怎是如此的令人心寒。

“這臭男人,這是跟我立規矩?

昨晚剛和自己做了那事,有了夫妻之實…,己經是他小侯爺的夫人,他,他,……這是唸完經打和尚?”

安錦墨首恨的牙癢癢。

翠柳見安錦墨此時神情有些不對,連忙出聲道“少夫人,老侯爺和夫人一早便被叫去了宮中,夫人臨走時交代奴婢轉告您,日後這侯府便是您的家,您可在侯府中自行活動,不必拘束。

待老侯爺和夫人回來,再喚您去敬茶”“哦!

我知道了!

你們二人無事便退下吧!”

“是,奴婢告退!”

待兩個小丫鬟退下,安錦墨再一次躺回到榻上,昨晚被折騰的,她今早醒來感覺渾身都要散架了。

在榻上躺了不多時,想起那張字條“如違殺之!

嗬!

小侯爺好生殘暴!”

安錦墨心中鄙夷,憤然從榻上起身,想要去找那小侯爺丈夫程石出問個清楚。

她倒是要看看,他是如何將自己殺之的!

但,想到昨晚自己那個樣子,現在見他難免會有些尷尬,唉!

自己昨晚怎麼就……那般主動又難纏?

“算了,算了,日後再說吧,先不想了。”

她又一次的躺到榻上。

心中倍感煩悶,身體甚是乏累,卻怎也睡不著,於是她想著不如趁著大家都不在,溜出侯府,去街上轉轉。

在江湖上行走的這些年,她幾乎走遍天下各個地方,這京師,從前也是時常會來的地方。

心下想著,她便起身換上了自己那身俠客的行頭。

一身白衣,削肩細腰,長挑身材,腰佩長劍,鴨蛋臉麵,俊眼修眉,長髮如瀑,垂腰而至,烏黑明亮的雙眸,顧盼神飛。

腳尖輕點,身形一躍,她飛窗而出。

為何有門不走?

當然是不想讓門口那兩個小丫頭跟著自己,再有,她從不習慣走門,會飛的,誰還用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