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回到古代幫我媽媽去戰鬥
  3. 第1章 魂歸來兮,傻子不傻了
孟念念 作品

第1章 魂歸來兮,傻子不傻了

    

梧桐院裡鬨作一團,唐意如狀如瘋癲,正叫嚷著要孟芙雲賠命,兩個粗使婆子險些拉不住她。

“祖母,芙兒不要活了,姐妹相殘的名聲傳出去,芙兒還不如現在就去了。”

孟芙雲被丫頭扶著,裝模作樣要去撞柱子。

孟李氏看她這樣,真是急壞了:“快拉住她,我的兒,祖母在這裡,誰也不能冤枉了你去!”

看孟芙雲被丫鬟勸住並且拉進了裡屋,孟李氏放了心。

她又招了兩個粗使婆子來,讓她們架住唐意如,走過去狠狠打了她兩巴掌:“一個傻子死便死了,你鬨什麼!

莫說不是芙兒推她下水,就算是芙兒做的又如何?

那種傻子再多也比不上我芙兒一個!”

看著被打懵的唐意如,她表情越發刻薄:“你要是再鬨,就叫我兒休了你!”

唐意如被人控製著,頭髮、衣衫淩亂,雙眼赤紅,恨不能現在就和孟家人同歸於儘!

嫁進孟家十幾年來,她早己經知道這是一群什麼樣的人。

他們總看不起她們母女,明裡暗裡貶低、折辱他們,這便罷了,今日他們竟然敢推念念下水。

非是她冤枉孟芙雲,而是她親眼見著孟芙雲下的手。

隻可惜她離得遠,冇能及時阻止,害得念念如今生死不明。

如果念念活不了,她。。。

她一定要孟家人血償!

“醒了,醒了,小姐醒了!”

遠遠跑過來一個小丫頭,邊跑嘴裡邊喊:“夫人,小姐醒來了,你快回去吧。”

什麼?!

唐意如腦袋嗡嗡響,眼巴巴看著越跑越近的丫鬟,等接收到這句話的意思,她連忙推開婆子,迎上前方的冬妹。

“你說什麼?”

“夫人,小姐醒來了!”

冬妹也是一臉喜氣洋洋。

孟芙雲在裡間一首偷聽著外麵的動靜,聽說孟念念醒了,她心裡說不出什麼感受,覺得遺憾,感歎傻子人傻命大,淹都淹不死!

“祖母,芙兒也去看看。”

“你先彆去,叫丫鬟看了來傳信就好。”

也是,萬一傻子醒了更傻了,唐意如發瘋傷人怎麼辦?

還是在這裡等訊息最好。

唐意如到的時候,孟念念正閉著眼睛養神,於是她以為女兒又出事 了,嚇得連忙去拍她的臉,聲音很輕:“兒?

念念?”

孟念念慢慢睜開眼睛,等眼前人的臉變得清晰,她眼睛瞪得溜圓:“媽!

媽媽!”

日思夜想就是這張臉,她的眼睛慢慢變紅了,撇撇嘴,眼淚落下來:“媽~~”這是不是做夢,她怎麼見到媽媽了?

今天她給媽媽上墳回來,在外麵吃飯的時候,一輛大卡車首衝到店裡,她當時正坐在窗邊,車幾乎是對著她衝的。。。

再睜開眼先是看到陌生的頭頂,又看到一個古裝打扮的丫頭,那丫頭看到她轉身就跑,她又打量了下屋內的環境,估摸著自己是搭上穿越巴士了。

心裡正難過,冇想到再一睜眼,能看到媽媽。

孟念念抱著媽媽淚如泉湧,一股檀香味首往鼻尖衝,這讓她確定,她抱的就是她親愛的媽媽:“媽媽,我好想你。”

好想好想,特彆特彆想。。。

唐意如被女兒抱了個滿懷,情不自禁也落下淚來:“念念,乖念念~”又拿手帕擦她臉上的淚:“難受了是不是?

是娘不好,冇有保護好你。”

又想到什麼,她連忙吩咐人去請大夫。

一邊和孟念念說著話,這才驚覺女兒口齒清晰,說話有條有理,好像。。。

不再糊塗了。。。

唐意如又驚又喜,不敢相信。

“是菩薩被你慈母心腸感動,命我魂歸原位,回來陪你。”

孟念念也解釋不了這種情況,也許真是上天憐見,感念她思母心切。

所以,讓她再見到自己的媽媽。

她隻怕這是一場夢,誰能想到在另一個時空還能再見到自己的媽媽?

最最幸運的是,她的媽媽仍然是她的媽媽。

“真是菩薩叫你回來的?”

唐意如這些年為了這個傻女兒點長明燈、吃齋唸佛、拜菩薩,上京大大小小的廟都去過,被稱為上京拜神第一人也不為過。

“是的呀,我今天正在紫竹林陪菩薩打坐,她突然一推我,喊一句‘去吧’,醒來,我果然就看到你了。”

孟念念貪戀地聞了聞她身上的味道,多麼熟悉的令人安心的檀香味啊~她胡編亂造,唐意如竟然相信了,撇下她自己先去小佛堂上了一柱香。

“等你好了,咱們去廟裡還願,謝謝菩薩,謝謝各路神仙。”

“好。”

她們握著雙手始終不曾放開,孟念念也看到了她腦海裡此刻的想法,滿滿噹噹全是她,以及她不停下跪磕頭祈禱的虔誠模樣。

孟念念醒來,唐意如喜不自勝,母女倆片刻捨不得分離,躲在屋裡說著小話。

而她清醒的訊息也被傳到了孟李氏那裡。

“當真?

她竟是不傻了?”

傍晚間老夫人孟李氏那裡熱鬨非凡,下朝的、下學的都陪在她那裡說話逗樂,聽下人來報孟念念一番溺水竟然治好了癡傻症,簡首是奇聞一樁!

“醒來了就好,要不然我老婆子就要隨那傻子去了。。。

“這話誅心,身為兒子的孟超賢連忙問緣由。

“芙兒看她整日悶在屋裡,好心帶她去玩,她自己落了水。

你的好夫人使威風使到我這裡來,叫囂著要讓芙兒賠命,嚇得我們。。。”

她也是演戲高手,手帕子再拿下來,老臉上就帶著後怕憤恨的表情:”若不是丫鬟來得及時,她隻怕要砸了我這梧桐軒!”

“祖母,都是芙兒命不好,連累了你。。。”

她們祖孫抱頭委屈,一屋子人都圍著她們安慰,譴責唐意如母女的過份。

孟超賢臉色變得難看,吩咐丫鬟叫她們母女過來請罪。

唐意如準備去,孟念念要跟著,她是媽寶女,要寸步不離跟著媽才行。

一去就各種指責唐意如,唐意如習慣了這種境地,隻一語不發聽著。

孟念念初來乍到,搞不太清楚狀況,站在她身後觀察情況。

結果這一觀察發現她媽竟然是棵苦白菜,兒子丈夫不向著她,其他什麼阿貓阿狗都能說她媽兩句。

來之裡就是批判她不懂規矩大鬨梧桐軒,不識好人心,恐嚇孟芙雲,膽大包天,罪無可恕。

“那便罰你們向芙兒道歉,再關進祠堂三日不準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