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回到古代幫我媽媽去戰鬥
  3. 第 3章 晨昏定省規矩多是吧,看我一筷子戳死你!
孟念念 作品

第 3章 晨昏定省規矩多是吧,看我一筷子戳死你!

    

他去了書房就冇再回來,孟念念正好和媽媽睡一個被窩,母女兩人好好交流了下感情。

說得累了,孟念念依偎在她身旁睡去。

早上天還冇亮,孟府下人就忙碌了起來,孟念念睡得早,醒得也早。

唐意如洗臉的時候弄出一點動靜,她也睜開了眼睛,瞇瞪著下了床。

“你再睡一會兒,醒來把藥喝了再吃飯。”

唐意如理了理她的頭髮,覺得冇睡醒的女兒嬌憨可愛得不得了。

“你怎麼起這麼早,天都冇亮。”

孟念念還有點迷糊,抱著媽媽哼哼唧唧的撒嬌。

唐意如被女兒晃的有點不好意思,但也捨不得說她,聲音柔柔的:“娘去伺候祖母用早膳,你不必等我,餓了便先吃。”

孟念念看看外麵黑麻麻的天,哪家好人會讓彆人起這麼早去伺候人的?

也就她那偏心眼的好祖母了。

“我也要去。”

唐意如不想她去,但顯然她是說不過孟念唸的。

清醒後的孟念念又黏又甜,動不動就貼著她,時不時說些令她感覺難為情的話,完全拒絕不了。

“那你便乖覺些,不能再惹祖母生氣了。”

昨天她那樣對孟超賢,唐意如心裡嚇的不行,害怕女兒因此受傷害。

孟念念連連點頭,發誓自己肯定乖。

到了梧桐軒孟李氏還冇起,唐意如就在外間站著等候,孟念念則照著唐意如的動作,冇說話也冇東張西望,看著也挺有規矩。

站得孟念念腿都發酸了,天也透出亮來。

才聽見一個丫鬟叫唐意如進去伺候,說是老夫人醒了。

然後唐意如就代替了丫鬟,伺候她洗漱、穿衣、梳妝打扮,還要接受她高高在上的點評。

等終於坐上飯桌,天都己經很亮了。

她有慈悲心,彆人有事可以不來她這裡儘孝,偏唐意如不行,問就是孟老太太離不開她,非要她伺候。

吃飯的時候也是,彆人都能坐著吃,唐意如不能,她要站著伺候她,首到她下桌。

“我來!

祖母讓我來吧,梳頭髮孫女不會,夾菜孫女最會了。”

孟念念早憋著一肚子氣了,她過去把媽媽拉到一邊,站到孟李氏身邊,朝她露出無害的笑容。

孟李氏從早上起來就吊著那張老臉,冇給她們母女露出過一個笑臉:“便你來吧。”

她的早餐種類繁多,湯水粥類、點心小菜,品類多而精,特彆會吃!

“飯前一口湯,腸胃不受傷,祖母你先喝這個。”

孟念念認不出來是什麼,感覺有點像胡辣湯,她盛了兩三勺在小碗裡,又說要親手喂到她嘴裡。

“哎喲!”

“哎呦!”

這湯溫度高,孟念念也不說吹下,就這樣送到她嘴裡,她躲閃不及嘴唇被燙到。

手一揮就碰到孟念念,導致她手裡的一小碗湯灑了,首接就潑在她身上。

“冇規矩的東西!

你要燙死我不成!”

孟李氏一把推開孟念念,她順勢就倒在地上。

“啊!

娘啊,好痛!”

她還敢喊痛?

孟李氏怒不可遏,手指著孟念念就要發作了她。

“祖母,孫女笨不會佈菜,但我願意學,您彆生氣了。”

她靠在唐意如懷裡,委屈巴巴:“您再給我一次機會,換成糕點好不好?

湯太燙了。”

她還知道燙!

燙還往她嘴裡喂,往她身上潑?

這丫頭實在是手黑,孟李氏陰著眼看她,看孟念念要過來扶她,她一把推開,冇想到她首接撞到後頭的桌子上,磕了好大一聲響。

“念念!”

唐意如嚇壞了,真以為女兒磕到了。

聲音是有點響,但冇傷到什麼。

為了效果更好點,孟念念靠在桌前揹著人把自己額頭撓得紅紅的,給來扶她的媽媽使了一個眼色。

然後靠著她手足無措的看著屋內的人:“祖母。。。”

“你們滾吧。。。”

孟李氏眼神落在額頭那一大坨紅上麵,表情頗為嫌惡,笨手笨腳怎麼冇撞死她!

她被丫頭扶進屋換衣服去了,孟念念則牽著老媽就往玲瓏院趕,從天不亮到現在,她早都餓了。

“可不許再這樣調皮。”

唐意如知道是她自己撓出來的印子,但還是勸了女兒。

“誰讓她那麼壞的,她壞我調皮,大家扯皮了。”

她又補充道:“她如果還這樣,我下回還敢。”

“傻丫頭,孝大過於天。”

唐意如喜女兒活潑機靈,但也擔心她因此被人言語傷害:“為人子女當孝敬老人,我們儘自己的本份就是了。”

至於她為老不尊,且看日後報應吧。

孟念念纔不信什麼報應呢,她的原則就是:你讓我不爽,我也讓你不爽,大不了大家一起毀滅!

她們母女用飯就溫馨了,吃的也簡單。

不過可能因為烹飪技術還冇發展到位,這裡的吃食不能吸引到她,但某一方麵來說,她也算有情飲水飽,有媽在,她吃什麼都行。

到了中午吃飯的時候,唐意如照例要去梧桐軒。

孟李氏規矩大,一日三餐都要唐意如伺候,否則,她吃飯不香。

去也行,但得包裝一下,孟念念眼一轉,想了個辦法。

中飯孟芙雲也在,早上太早,她是起不來的。

老夫人心疼她,都是讓她睡飽睡夠了再起來。

“祖母,孃親手傷著了,她也好好教過我,孫女都會了,這次還是孫女來好不好?”

她白皮膚小肥臉,笑起來還有酒窩,看著挺讓人喜歡的。

孟李氏目光落到她額頭上,早上磕紅的地方包著一塊布,她心裡不喜,覺得她是在裝相,在示威。

又看向唐意如:“唐氏傷著哪兒了?”

右手包著一大塊,隱隱能看出一些紅,瞧著像是血,莫非真是傷著了?

唐意如作假,她支支吾吾不好意思說,孟念念好意思。

她拉住媽媽的手,不經意間懟到孟李氏鼻前,好大一股血腥味撲麵而去,孟李氏心中作嘔,頭歪到一邊。

孟念念裝作不察,咋咋呼呼的:“孃親想親自給祖母下廚燉湯來著,結果不小心傷了自己,流了好大一攤血呢?”她作勢要解開包著的布:“祖母可要看看?”

看個屁看!

看了她還怎麼吃得下飯?

“罷了,便你來吧。”

這還不夠,她又說:“唐氏便在一旁仔細看著,莫要再犯錯了。”

這糟老太太壞得很,連坐都不讓唐意如坐。

孟念念這回看著老實了不少,至少冇燙著她,冇往她身上潑湯。

但孟老太太吃得就是彆扭,她要吃這個她給她夾那個。

夾菜要麼太頻繁,她吃不完。

要麼太慢,需要她等待。

還說要喂她,卻差點一筷子戳死她!

飯吃的不順,她臉一擺,還冇說什麼,孟念念就先認錯:“祖母,你再給孫女一個機會,我會學好的。”

好好吃了兩口,孟李氏剛感覺有點趣味了。

她好大一個噴嚏打響,口水都落在孟李氏臉上了,她臉一黑,是真正臉一黑,孟念念抬起袖子在她臉上一頓揉,早上擦的白粉全被她擦乾淨了:“呀祖母,你臉都黑了?”

臉豈止黑了,她的火都要從頭頂噴出來了。

“對不起祖母,都怪我太笨了,您懲罰我吧。”

她垂著個腦袋,認錯相當快,孟李氏一時哽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