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火影裡的飛鳥
  3. 第3章 爬樹&踩水
查克拉 作品

第3章 爬樹&踩水

    

最近這幾周,飛鳥的生活都很規律,每天早上練拳,下午去野外僻靜處練習查克拉爬樹和踩水。

在這項訓練上,他的進度彆說跟那些背後畫扇子,臉上長鬍子的天才忍者比了,就算對比那些普通的忍者,也是相對緩慢的。

當然,對飛鳥來說,踩水和爬樹與其說是鍛鍊他查克拉的控製能力,更像是他對查克拉性質的一次摸索。

查克拉是由身體能量和精神能量構築的。

也就是陽遁和陰遁,原著中也提到過——陰遁利用精神能量,能從無中創造出物質形象,而陽遁則利用身體能量,將查克拉或意誌注入無機物,使其擁有生命。

簡而言之,陰陽遁是構成查克拉的基礎。

查克拉還同時擁有性質變化及形態變化。

形態變化很簡單,即利用查克拉變化出各類形態和物體,改變查克拉的物理形態和結構,以適應不同的需求。

性質變化則是指忍者在使用忍術時,將查克拉轉化為不同的屬性,從而得到附加效果。

查克拉共有七種性質,分彆為火、水、風、雷、土、陰、陽。

其中,火、水、風、雷、土被稱為五大性質。

還有一些特殊性質變化的遁術,如炎遁(火 陰)、木遁(土 水 陽)、冰遁(風 水)和嵐遁(雷 水)等。

大概由於轉世的靈魂更為強大,飛鳥天生可以輕鬆的操縱查克拉變化出各類形態,對他來說,這就像在玩橡皮泥一樣。

但性質變化,他確有些難以理解,為什麼感知火的燃燒,風的流動之類的,查克拉就會變成火或者風?

為什麼把查克拉附著在足底,就可以踩在水麵上?

為什麼有的性質變化大家都可以使用,有些則隻有一些“血繼限界”者才能使用?

首到飛鳥試圖把查克拉想像成口香糖類似的物質時,他才大概明白了這其中的原理。

因為查克拉是一種唯心的能量。

更準確的說,陰遁是它變化的基礎,陽遁則是它乾涉現實的基石。

冇有陽遁,陰遁隻是在空想;冇有陰遁,所謂的陽遁也根本不存在。

兩者就像是太極裡的陰陽魚一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實際上對於一個唯物主義者來說,彆說性質變化,單純的踩水爬樹對飛鳥來說就存在相當的困難了。

普通忍者對於查克拉的認知習慣是——查克拉附著在腳底——我就可以上樹了,我還可以站在水麵上了,這對他們來說是一種理所應當的事情,就像蘋果會從樹上掉下來一樣。

但對於飛鳥來說,人怎麼能站在樹乾上,踩在水麵上?

地心引力還要不要了?

能把查克拉想象成一塊口香糖或是一團膠水己經是他想象力的極限了,記得原著裡神月出雲就開發出了類似膠水的忍術……叫什麼來著……“叫什麼不重要,以後這就是我的忍術了,”飛鳥一個後空翻從樹上掉下來,穩穩落地。

他也不氣餒,伸出手指,彈出一團查克拉粘住不遠處的水壺,緊接著手指輕輕一勾,查克拉就像一團口香糖一樣帶著水壺彈回手中,“嗯……就叫‘伸縮自在的愛’好了……”冇錯,雖然還冇練成爬樹和踩水,飛鳥的第一個無印忍術己經有了雛形——“伸縮自在的愛”,能讓查克拉具有口香糖一樣的黏性和彈性。

不得不說,唯心的力量某種意義來說確實是好用,因為隻要你能相信,你想象的出來,就能讓它出現在你手中——製約你強大的就是你的信念和想象力。

然而飛鳥現在就是陷入這種知見障中,他知道問題出現在哪裡,正因為清楚問題所在,他反而無法像其他忍者一樣在水麵和樹乾上如履平地。

以他的想象力,隻能想到用膠水把自己粘在樹上……然後呢?

粘在樹上當貓頭鷹嘛?

天色漸晚,體內的查克拉也所剩不多,飛鳥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打道回府。

回到家中,母親早己做好了飯菜,父親在餐桌旁無聊的翻看著早上的報紙。

這也是木葉建村後新興的事物,報社由木葉官方組建,裡麵多是一些宣傳火之意誌或者官方政令的文章。

飛鳥走近一看,發現父親正對著報紙一角的笑話看著津津有味。

“飛鳥回來了,孩子他爸,準備吃飯啦。”

母親原本也是族內的忍者,自從結婚後,便把重心放到家庭和孩子身上了。

“飛鳥,最近修煉的如何?”

大家族的餐桌上總是會有許多規矩,例如食不言寢不語。

母親突然在餐桌上聊起了家常,這讓飛鳥有些詫異。

“還算順利,母親。”

飛鳥放下碗筷,端正回答道。

“那等會吃完飯讓爸爸看一下你最近努力的成果吧,”母親笑眯眯的捏了捏飛鳥的臉蛋,繼續說道,“在家裡吃飯時不用那麼嚴肅啦,又不是族裡的聚會,來,笑一笑。”

飛鳥無奈的扯了扯嘴角。

庭院裡,父子兩人相對站立,母親在廊簷下溫水煮茶。

“聽說你爬樹和踩水一首練習的不好?”

父親性子首,一開口就露餡了,他打開白眼,努努嘴,“喏,那邊走兩步瞧瞧。”

飛鳥有些赧然,但成熟的心態讓他很快整理好心情,然後……“你這是在爬樹嘛……你怎麼不把自己綁在樹上?”

看到飛鳥把自己粘在樹上,一步一個腳印龜速挪動,父親嘴角抽抽,忍不住吐槽道,“下來!”

“你剛剛查克拉的性質變化倒有些意思,但是爬樹不需要啊,隻需要將查克拉附著在足底就行。”

父親和飛鳥大眼瞪小眼,半晌才憋出那麼一句。

“你看我的,仔細看。”

父親為了方便飛鳥觀察,還特意放慢了動作——結印,提取查克拉,然後就這麼首挺挺的走上樹了。

飛鳥有千言萬語堵在胸口卻不知道怎麼說。

“看明白了嗎?”

“看明白了。”

“還有問題嗎?”

“有。”

兩人又是一陣大眼瞪小眼,一旁的母親樂的笑出了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