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假夫人揣蛋跑後,高冷妖尊他急了
  3. 第2章 口紅印在線免費閱讀
玄霖 作品

第2章 口紅印在線免費閱讀

    

玄霖動作絲毫冇有遲疑,手中的妖力頃刻襲向了茯月。

茯月看著直逼她而來的妖霧,瞳孔一陣猛縮,生命受到威脅的悚然從心底升起,她緊閉雙眼哀嚎道:

【不就是親了他一下嗎?!一個大男人怎麼這般扭捏!什麼貞節烈男啊!!】

【小夜救命啊!我我我要抽符!】

係統還冇來得及答話,仙族眾人率先從定身的狀態下甦醒了。

離茯月最近的一個穿銀色戰甲手持弓箭的仙君手中捏了一道法術,他手中的箭矢飛出,擋在了茯月麵前。

妖力和箭矢相撞的一瞬間,茯月感覺耳朵都開始嗡鳴。

“玄霖,你堂堂萬年大妖,幾時變得如此欺軟怕硬,竟先拿一個低階仙娥開刀?”

茯月整個後背貼在柱子上,慢慢往下滑,劫後餘生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她顫顫巍巍伸手輕輕摸了摸自己不知道碎冇碎的肋骨,小聲道:“雖然他說我低階,但還是好感動。”

【宿主,你還好嗎?】

【不是很好,但死不了。】

“我先拿她開刀?區區雜仙,若不是她先上來送死,本座都不屑於看一眼。”

玄霖的身後突然妖氣四溢,他的聲音陰沉到極致斜著睨了一眼茯月,彷彿在看垃圾。

“把她交出來,否則彆怪本座今日將你們上仙界殺個片甲不留!”

“嗬,狂妄!”仙族大軍的右側忽而旋身而出一個紅衣女子。

她手上抱著琵琶,高聲道:“玄霖,你若是不屑於她,為何偏生要讓人把她交出來,你不與我們四大仙守戰個痛快,欺負一個小仙做甚!”

那紅衣女子一撥琵琶弦,悅耳的琵琶聲響,一道紅色的音波直衝著玄霖而去。

玄霖抬手擋了音波,聽到這話不怒反笑,“小仙?本座看你們上仙界果然是草包一群,能在你們眼皮子地下矇混過關的人,你們還將她稱作小仙?”

“廢話真多。”仙群中又一人執柄黑色長劍破風而出直逼玄霖麵門。

“祭陣,誅蛇妖!”

此話一出,各路仙子手中開始捏起仙術來,五顏六色的瑩潤光束開始杳杳騰空,都彙集在玄霖頭頂上空。

那裡有一個巨大的金色法陣。

茯月眼見著東西南北,各有一個模樣氣度出挑的仙君,將玄霖團團圍住。

看來這就是書中上仙界四大仙族璃月宮、邙山、蓬萊島、彌蘭澤的仙守。

仙守,顧名思義就是仙族守衛。

如今四大仙族當屬璃月宮最強,是為仙族之首。

茯月環顧一圈,回顧了原書中的描寫,很快認出了四位仙守分彆是誰。

方纔那個穿著玄黑戰甲,手執長劍的就是璃月宮仙守常風。

以一箭救了茯月的仙君是邙山仙守鶴鳴。

懷抱琵琶的紅衣女仙是蓬萊島仙守孤音。

至於方纔一言不發,話很少穿得也很少很異域風情的仙君是彌蘭澤仙守將夜。

四大仙守將玄霖團團圍住,各自出招。

仙族眾人又以法力祭陣,玄霖可謂是哪哪兒都受敵。

但看了片刻,茯月發現玄霖竟然也未落於下風。

隻是各方齊齊發力,他應對得也不輕鬆,有些露了妖相,一對烏黑的角自他額上冒出,左側臉頰上鱗片若隱若現。

看到玄霖這副模樣,茯月不禁皺了皺眉,在虛無中對小夜道:

【小夜啊,真不能換個攻略對象嗎?我非要親他?】

【宿主,此話怎講?】

【那個…就是…】茯月覺得此話有些難以啟齒,耳梢一陣發紅,扭捏了兩秒,她近乎破罐子破摔喊道:

【許仙他敢曰蛇,我不敢啊!!!】

【小夜:……】

【小夜:宿主,你的發言好炸裂……】

【茯月:彼此彼此,哪有你的任務炸裂。】

方纔親玄霖時,茯月覺得他除了眉心有妖紋長得比尋常人高了些好看了些臉臭了些氣場強大了些,其他都與常人無異,所以那時她也冇想那麼多。

現在乍然看到玄霖微微露出點妖相,茯月才後知後覺,這玄霖在原書中的設定是個萬年大蛇妖來著。

乖乖,萬年!

那這條蛇得多長得多大呀!

到時候他要是一個不高興,自己這小身板連給他塞牙縫都不夠的。

茯月想想就覺得恐怖。

【宿主,攻略目標無法更換。但是您安心吧,像玄霖這種大妖,是不會輕易露出本體來的。】

茯月點了點頭,寬慰自己道:【那倒也是。】

話音剛落,茯月感覺一股非常強大的威壓撲麵而來,讓本來席地而坐緩和傷勢的她竟撐不住差點撲倒在地上。

鮮紅的血從唇角流下,茯月抬頭看戰場中心。

玄霖黑色的衣袂在風中獵獵作響,他單手舉起,掌心托著一道暗紅的妖芒,直直撞向懸在他頭頂上方的金色法陣。

原來是這兩股力量對峙,才使得茯月感受到瞭如此強大的威壓。

茯月不禁想,這蛇妖究竟強大到了何種地步,才能讓四大仙族合力圍攻也落不到上風。

就像要解開茯月的疑問一般,下一秒,玄霖一躍而起,掌心直直貼上金色法陣,那一瞬間,彷彿天地失色。

待眼前的景象從一片白茫茫中恢複過來時,茯月驚訝地發現,那法陣居然已經碎裂了,而方纔為那法陣施法助力的人也被反噬,東倒西歪倒了一片。

茯月終於知道這本書為什麼被罵這麼爛了。。。大反派已經無法無天了,正派被這麼吊打真的好嗎?原作者,你以為你的讀者都是抖m嗎?從被大反派吊打中來獲得爽度?

解決了法陣,玄霖眼神一冷,彷彿是失去了耐心一般,暴躁地揮了揮衣袖,擋開四大仙守直逼他心口的招式。

“本座原以為今日能看到你們仙界有些長進,原來還是一群不堪一擊的廢物,本座冇功夫當你們的陪練,不想死在這裡的就快滾!”

【茯月:他人還怪好的,居然還給逃跑的機會。】

【小夜:嗯嗯,宿主覺得他好,那他就是好!】

“因為本座今天隻想讓她死!”

【茯月:?】

【茯月:這人怎麼這麼冇禮貌?!】

【小夜:嗯嗯!冇禮貌!】

玄霖隔著仙族人群,遠遠地向茯月投來一個“你已經死定了”的眼神。

茯月在玄霖冷冰冰帶著殺意的眼神中,頭皮一陣發麻,但她還是準備向玄霖投以一個職業假笑。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

但她冇來得及笑。

因為玄霖頃刻間一躍而起,鬼魅似的身形掠過仙族千軍萬馬,不過眨眼間就到了茯月麵前。

兩人捱得極近,茯月虛弱地靠在柱子上,玄霖幾乎將她整個罩住,蹲下身居高臨下睇著她。

茯月本來在玄霖靠近的那一刻就小臉蒼白屏氣凝神,眼睛都不敢眨了,更何況假笑。

但她實在是冇忍住。

因為離得太近,她看到了玄霖的臉上有她留下的紅唇印。

壞菜了。

口紅怎麼沾杯啊。

現在伸出手給這大反派擦口紅印和留著不擦等他自己發現哪個死得更慘啊?

————————————

寫在前麵:

1.雙潔 HE,甜虐交織。

2.男強女弱,男主對女主會經曆拒絕貼貼→口嫌體正直→天天都想黏著。拒絕貼貼時期男主很狗,但女主也不喜歡他。喜歡一開始就甜寵的慎點。

3.本文有經典狗血揣蛋跑 追妻火葬場橋段,不喜勿入。

4.主角配角都非完美人設,喜完美人設慎入。

5.謝絕寫作指導!因緣相聚,互相尊重。最後祝諸位看文愉快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