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假夫人揣蛋跑後,高冷妖尊他急了
  3. 第4章 簡直不要臉在線免費閱讀
玄霖 作品

第4章 簡直不要臉在線免費閱讀

    

聽了茯月的話,曜文仙君的鬍鬚都抖了抖。

“咳咳好孩子,能直麵自己的弱點,你就已經很強大了。”

曜文仙君彷彿是怕茯月這可憐孩子傷心似的,飛快地轉移了話題。

“不妨你就先在璃月宮住下來,那蛇妖彷彿對你怨氣頗深,璃月宮也好庇佑你一二。”

“卻之不恭。”

有大腿抱!當然不要猶豫。

雖然四大仙守聯手都未必能在玄霖手下討到便宜,但此處是璃月宮大本營,有許多禁製與法陣,玄霖未必能闖得進來。

曜文仙君和苗衣仙君和常風走後,茯月又仰倒在榻上滾了幾個來回。

【茯月:小夜,我現在的有多少生命值了?】

【小夜:宿主,正在為您查詢中!】

【宿主,為您查詢到生命值:80。】

茯月一下來了精神。

【茯月:80?那我豈不是很快就能回去了?】

【小夜:差不多吧。】

【茯月:差不多是差多少?】

【小夜:差920,(๑•̀ㅂ•́)و✧宿主!】

【茯月:……】

【茯月:你管這叫差不多?】

到底是哪本書給了她錯覺?!攻略值啊什麼的這種數值滿了100就能回到原世界?

【小夜:是差不多呐,您隻需要再親玄霖46下就可以了呢!而且親嘴的話,一次 50哦!!】

茯月瞬間頭皮,啊不對,嘴皮發麻。

【茯月:誰要和他親嘴!】

【小夜:首先排除我!】

【茯月:我那不是疑問句!】

*

妖域,重淵宮。

黑色的妖霧驟然降臨。

候在重淵宮門口的左右護法琅畫與問心立馬迎上,手心放在胸前,恭恭敬敬行了個禮:“恭迎妖……尊。”

玄霖斂了斂眸子,看了眼地上殘存的魔氣。

“既然你們應付得來,今日又為何要喚本座。”

“回稟尊上,今日喚羽鈴響並非是重淵宮有事,而是上回那縷異常強大的魔氣被追蹤到了。”

玄霖一邊邁進重淵宮,一邊問道:“何處?”

“在上仙界,璃月宮的方向。”

玄霖腳下步子一頓,旋即回過身。

“璃月宮?”

左右護法對視了一眼,飛速垂下頭。

“是的,尊主。”

“好,本座知道了。”

玄霖邁過重淵宮大殿中央的墨色蓮池坐在了骨椅上,他蒼白的手搭在蛇形扶手上,兀自沉思著。

重淵宮的大殿黑沉沉的,連養著的蓮花也被妖氣侵襲,變成了水墨色的花。

而玄霖和左右護法皆是一身玄黑的衣袍,氣氛黑暗壓抑至極。

在這黑壓壓的大殿中,唯一的一抹亮色便是妖尊大人左右臉上紅色的唇印。

琅畫與問心又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最終默契地搖搖頭——我們是土蛇,妖尊大人的時尚,是我們不懂。

待左右護法退出大殿後,玄霖慢悠悠踱步至墨色蓮池邊。

為什麼那縷異常強大的魔氣會出現在璃月宮的方向?

當思緒紛亂時,玄霖習慣看著墨池裡斑駁的倒影來思考。

但這次,墨池裡層層疊疊的水墨倒影不僅冇能帶給玄霖平靜的思緒,反而讓他滿眼震驚。

玄霖不可置信地又向墨池看了一眼。

鮮紅的唇印簡直就是墨池裡最亮眼的存在。

“問心!琅畫!都給本座滾進來!”

門口飛速地竄進來兩個蛇影,在落地的一瞬間化作了人形。

“方纔本座臉上的東西,為何不提醒本座?”

問心道:“尊主息怒…屬下以為這是,尊主故意這般打扮。”

畢竟這兩個唇印在妖尊大人的臉上,讓平日死氣沉沉的妖尊的大人一下變得風流倜儻起來了啊!簡直是畫龍點睛之筆。

玄霖深吸一口氣,招了招手。

“哦。”

“是有此事。”

“無事,退下吧。”

問心和琅畫又行了一禮,畢恭畢敬退下了。

但二人的悄悄話還是不可避免地落入了玄霖的耳中。

——問心:“我就說吧,尊主這麼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琅畫:“閉嘴。”

二人走遠後,玄霖一巴掌拍碎了墨池邊一根小柱子。

他從墨池中召喚了一方玄水鏡,重現了幻雲海的景象。

第三視角中,玄霖很清楚地看到,一個身穿桃紅色留仙裙的女子在他被定身時撥開了他的發,將唇貼在了他的臉上。

右臉不夠,還要換左臉!

簡直不要臉!

在幻雲海時,就算他身臨其境也遠遠也冇有第三視角這樣能給他如此巨大的衝擊力。

玄霖覺得渾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墨池的水也在玄霖周身極低的氣壓下凝結成冰。

但憤怒歸憤怒,玄霖還不至於為了此等小事亂了心緒,他還是從中察覺到了關鍵資訊。

玄霖在玄水鏡中定格了那女子即將要吻上他的一瞬間,細細觀察著。

那時幻雲海的仙族也被定身了。

到底是何人,能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也許那小小仙娥根本不是什麼仙。

可他靠近那女子時,的確探不到什麼魔氣,甚至連靈氣都微乎其微。

但,探不到魔氣,不代表不是魔啊。

玄霖若有所思般揮了揮衣襬,用法術抹去了自己臉上的唇印。

在玄水鏡被收起來的一瞬間,鏡中的畫麵又開始自動播放。

少女在神情冷峻的大妖臉上印下一吻。

玄霖眉心中的妖紋閃了閃,壓抑著怒氣低語道:“管她是魔是仙,本座一定要讓她碎屍萬段,魂飛魄散!”

【說不定他正想著怎麼把我大卸八塊,碎屍萬段呢!我怎麼還敢立馬就打他的主意!】茯月趴在床上,煩躁地搖晃著細白的小腿。

【小夜:可是宿主!如果生命值滿100的話,生命值自然損耗速度就會變慢。】

【小夜:現在80的生命值,要不了幾天就要掉光了。】

【茯月:那就先讓它掉吧!那蛇妖對我是真的殺心很重,現在又去招惹他,恐怕不合時宜。而且,既然還有幾天,那就過幾天再說吧。】

世界亂套,先睡一覺。

茯月是真的覺得有些累。

她在幻雲海戰場被威壓影響久了,而且實實在在被蛇妖內力震飛出去過,吐了好幾口老血。

所以千般萬般,先養好精神。

而且怎麼找到那蛇妖,怎麼親那蛇妖,親完蛇妖後怎麼功成身退,一連串的問題倒還真是個個都是難題。

又不是回回都能如同昨日那般幸運,在那大蛇妖眼皮子底下渾水摸魚,還能被四大仙守護著。

書中下一次四大仙族聯手討伐玄霖也是在一年後了。而那一次的聯手,是趁著玄霖一萬一千年的雷劫剛過。

簡單來說,就是趁你病,要你命。

那時四大仙族除去了玄霖,拿回了各家被他盜走的仙族法器。

而彼時離被封印在古戰場的上古魔物冥稷甦醒也隻有數月之遙。仙器拿回後,便是四仙族聯手準備徹底與冥稷決一死戰。

至於最後到底有冇有happy ending,茯月就不知道了。

因為原書實在槽點太多,她總在棄文的邊緣來回橫跳,但無奈本著“看爛文浪費時間,但這麼爛的文我還真想長長見識”的心理,竟然一路追平了。

茯月後知後覺汗顏了一下——淦,她不會真是抖m吧?

但這不重要,總之結果您猜怎麼著?

都臨門一腳要大結局了居然還要額外開一個VVVVIP會員?

這能忍?

這是出不出得起會員錢的問題嗎?這是道德底線的問題!

總之就是,茯月棄文了。

但好在不知道結局的影響不大,因為等到玄霖身死的那天,她肯定早就回家了,後事怎麼樣都與她無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