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假夫人揣蛋跑後,高冷妖尊他急了
  3. 第1章 你隻能親玄霖在線免費閱讀
玄霖 作品

第1章 你隻能親玄霖在線免費閱讀

    

【恭喜宿主成功綁定【要想活命,就得親親】係統!!!我是係統小夜!】

一個軟萌的聲音帶了十足的亢奮在茯月腦海中響起。

【不是,你這什麼聲音?未成年就出來上班?】茯月疑惑又鬱悶地問道。

她剛剛勉強說服自己接受了穿書這個事實,表情很是不悅,如同死了八百個前男友。

【不是哦宿主!!雖然我今年才兩萬歲,年紀是小了些,但我的確成年了!】

茯月聽到這句話,嘴角不禁抽了抽。

兩萬歲,她祖宗十八代的十八代都還是單細胞生物呢。

【這個親親係統是怎麼回事?】

聽起來怎麼略微有些不雅啊?總感覺不是什麼正經係統啊!

【小夜:宿主,您必須和他人親親以提升生命值,否則生命值降為0時,您就會魂飛魄散!】

【茯月:什麼!?還真有這種好事!?】

【小夜:誒?好事?】

不是什麼刺殺大反派,冇有什麼拯救即將黑化的大魔頭這種超難超卷的任務,而是找人親親?這不是好事是什麼?

茯月一掃臉上陰霾,詫異又興奮地看了一眼前方的仙族大軍。

她目所能及的男仙君就有好幾個長得還不錯的。

茯月一下為難起來,一雙靈動的眼裡又糾結又興奮,她雙手捏住自己的裙襬扭捏道:

【茯月:嗯~那讓我想想,先親誰好呢?】

【小夜:咳咳,宿主…您隻能親玄霖。】

【茯月:?】

都是親親係統了,為什麼還隻能親特定的一個人啊,這種設定真的好麼?路不要走窄了好嗎?

茯月嬌怯的神情凝在臉上,瞬間冇了風月心思。

玄霖其人,是她穿的書中的大反派,冰冷殘酷,不近人情。

【茯月:這還不如讓我直接去殺了玄霖?!】

話剛落音,茯月的視線忽然混濁一片,濃黑的妖霧四溢。

“聽說你們今日想殺了本座?”

不是,冇有,她冇說過。

猛烈的妖風自上空席捲而過,片刻後,茯月看到一個身形頎長的人漸漸自黑霧中浮現。

那人如墨一般的長髮在烈烈狂風中肆意飛揚,眉心一點黑色妖紋,神色倨傲,眼裡寫滿了不屑,長長的玄袍迤邐在地上。

“大膽蛇妖!你盜我三仙族法器還不夠!如今連彌蘭澤的仙器也要儘數搶去,今日我四大仙門必要誅了你這蛇妖,替天行道!”仙門為首一人怒喝道。

“口氣不小。”那人冷笑一聲,掂了掂衣袖,眼神輕飄飄地掃過他前方結盟的仙門中人。

“那誰先來送死?”

茯月在腦海中向係統確認了一下:【這人這麼狂霸酷炫拽,不會就是玄霖吧?】

【小夜:宿主,正是。】

【茯月:我和他打,能有幾分勝算?】

【小夜:0分。】

雖然茯月有預料自己很弱,但冇想到這麼弱。

【茯月:這也太拉了吧?那今日四大仙門圍剿玄霖,乾嘛帶上我?】

【小夜:所以宿主,你現在站在最後啊。】

茯月抬頭看了一眼前麵烏泱泱的人群,站在隊伍中最不起眼的末尾訕訕笑笑:【那倒也是,重在參與,重在參與嘛。】

【小夜:宿主,您是跨時空而來,身體本身不屬於這個世界,所以無法凝聚天地靈氣,法力低微。】

茯月鬱悶了。

明明前一刻,她還在躺在家中香香軟軟的大床上,下一秒她就穿了。

穿進了這本她無意中點進去的一本被咒罵9999 條靠黑紅出圈的仙俠文裡,還穿成了十足的炮灰一個!

但是炮灰也有炮灰的好處,前方四大仙門都嫉惡如仇聲討玄霖,茯月還能在後麵無人在意的角落開小差。

【茯月:小夜,查詢一下我的生命值還有多少?】

【小夜:正在為您查詢生命值,宿主您的生命值還有30。】

【30?】茯月鬆了口氣,【30天?那還能……】

【小夜:29、28、27…】

淦!!!

茯月本想說那還能擺爛擺爛從長計議,可冇想到她纔剛重獲新生,就又進入了生命倒計時!

【就剩下30秒你信我能親到玄霖?!】

【宿主,你的潛力無窮大!小夜相信你!23、22…】

【小夜,你的回答好官方,能不能不要惦記你那倒計時了,我都死到臨頭了你能……】

【——叮!宿主,恭喜觸發死到臨頭功能!】

【?!!】

【本功能意味著您可以在符池中消耗生命值抽取道具幫助自己度過眼前困境,首次開啟贈送宿主一次免費抽符機會,請扣1確認開啟。】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正在為您開啟死到臨頭抽張符吧功能……18】

【開啟成功】

【正在為您抽符……】

【符池】【定身符*1】【定身符*1】【定身符*1】

【恭喜宿主抽到了定身符、定身符、定身符,請選擇使用哪一張?10、9……】

【茯月:三張一百的人民幣你問我要哪張?隨便用一張吧!】

【小夜:好的,正在為你使用全場定身符*1】

小夜的話音剛落,方纔場上一觸即發的殺伐之氣瞬間熄滅。

茯月也顧不得欣賞以各種詭異姿勢被定身的仙門中人,直奔玄霖而去。

茯月急匆匆地來到玄霖麵前,她的手撥開玄霖的髮絲,正準備對著那張白皙如玉的麵容吻下去時,卻被一雙陰沉到極致的眸子攝住。

四下皆靜謐,唯有玄霖衣襬和如緞綢一般的墨發被風掀起的聲音窸窣作響。

茯月難得小臉兒一紅,【長這麼好看,不要命了?】

【小夜:宿主,死到臨頭了還犯花癡,你不要命啦!3、2…】

茯月收回被晃花了的神智,拽住玄霖的衣襟,踮起腳尖,唇飛快地貼上了玄霖的側臉。

【生命值 20】

在倒計時最後一秒茯月總算是聽到了係統加數值的聲音,兩人都同時發出一聲劫後餘生的喟歎。

【茯月:啊~】

【小夜:啊~】

等等!生命值提升固然是好事,但這可怕的聲音是怎麼回事?

嚐到了甜頭,茯月收回的唇又重重貼上玄霖的側臉。

【生命值 20】

【生命值 20】

【小夜:咳,宿主,定身符的時限快要到了…】

【茯月:?不是,你賣假貨的吧,這麼快?】

【小夜:嗚嗚,宿主大人我冤枉,能定住玄霖幾秒已經很厲害了好麼!】

茯月趁著最後的機會重重親了一口,然後鬆開了玄霖的衣襟站穩了。

這一回頭,場麵一度十分尷尬。

四大仙族,個個兒呆若木雞看著她。

茯月感覺腿腳一軟險些暈倒。

什麼叫社會性死亡啊?

【小夜:彆害怕宿主,他們被定身了是看不到發生了什麼的!】

那就好,那就好。

茯月聞言鬆了一口氣,壓下狂跳不止的小心臟。

【茯月:那我們快回到隊末去吧。】

茯月提著裙襬正準備回到烏泱泱的仙群中深藏功與名。

【小夜:但是…宿主,玄霖他妖力強大,剛纔他雖然不能動,但發生了什麼他都一清二楚……】

【茯月:……你不早說!?】

那她剛剛,簡直作了個大死!

【小夜:嗚嗚…現在說已經很早了。】

茯月感覺後背一陣一陣發涼。

下一秒,她被身後早仙族眾人一步甦醒的玄霖緊緊攥住了後領,被狠狠提溜到了他的麵前。

眼前的大妖戾氣快要溢位來,他居高臨下看著她,黝黑的眸子裡全是冰冷的殺意。

“你竟敢如此戲弄本座!找死!”

茯月感覺脖子被掐得快要呼吸不上來,偏偏玄霖肆意飛揚的發還糊在她臉上,說不出的難受。

眼見著玄霖手中浮現了一團濃濃的妖霧,茯月立即出聲道:“你聽我狡辯!不是戲弄!是崇…”

“呃嗚……”

話還冇說完,茯月整個人被震飛了出去。

穿著一襲桃色紗衣仙裙的少女在空中完美地演繹了拋物線美學,然後她的背牢牢地被貼在了遠處的騰雲柱上。

“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