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假夫人揣蛋跑後,高冷妖尊他急了
  3. 第3章 她是暈了,不是死了在線免費閱讀
玄霖 作品

第3章 她是暈了,不是死了在線免費閱讀

    

玄霖見麵前不堪一擊的柔弱女仙憋紅了臉也冇能忍住笑,心底被戲耍的怒意更甚。

他危險地眯了眯眸子,寒聲道:

“看來你已經做好準備含笑九泉了,是麼?”

茯月緊咬嘴唇,眸中快要憋出淚來,頭搖得似撥浪鼓,“冇,冇…再給我點時間準備準備。”

準備個頭啊,她一點兒都不想死。

玄霖手上妖力起勢,四大仙守也恰好趕了過來。

一道藍色的屏障及時隔開了玄霖與茯月。

是先前那個一言未發的彌蘭澤仙守將夜為茯月施了保護法陣。

“你這蛇!怎麼總和一個小仙娥過不去?”孤音纖長的手指掃動琵琶弦,一道道音波襲向玄霖。

鶴鳴與常風一也開始合力攻擊玄霖。

茯月眼睜睜看著玄霖周身的戾氣越來越重。

他似是很不耐,不想再與仙守纏鬥,隻一心想取茯月性命。

是以玄霖也施了一道妖術,將茯月和自己都密不透風地籠罩在其中。

茯月眉心一跳,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感覺自己成了全場焦點?

這不是法力低微的炮灰該有的待遇啊!壓力好大。

她看著散發著烏泱泱妖氣的法力罩,欲哭無淚。

震驚!來到仙界第一天,四大仙守和萬年大蛇妖爭相為我出手為哪般?

【小夜:宿主,要抽符嗎?打折哦!】

【茯月:不急,將夜為我施的法陣還未被破解,生命值能省一點就省一點,這可是我好不容易……】

“——哢”

茯月的話還未說完,那層淡藍色的保護牆就被玄霖一掌拍碎了。

茯月轉身緊緊抱著身後的柱子,鬼哭狼嚎道:【哇啊啊小夜我要抽符!】

——叮鈴

在玄霖浮著暗紅色妖霧的掌心即將貼上茯月的心口時,突然一陣清脆的鈴響。

就是這片刻的停滯,常風的劍橫在茯月與玄霖中間,對著玄霖的眉心一挑。

玄霖躲了這一劍,與茯月的距離拉遠,又被仙族趕過來救援的人隔開。

茯月這才稍稍鬆開了柱子,虛著眼睛看了一眼前方的場景。

方纔的鈴鐺聲是這大蛇妖腰間綴的銀鈴裡發出的。

茯月根據書中的設定回憶,這是玄霖的宮邸重淵宮被魔氣侵入的警報聲。

但按理來說,現在這個時間魔氣異動流竄出來的魔都是十分低階的,怎麼會對重淵宮造成威脅呢?

還未來得及細想,前方就傳來玄霖冷冰冰的聲音,“本座今日先饒了你,但你的性命,已經是本座的囊中之物了。”

玄霖說完話轉身邁出兩步便飛上雲端。

茯月鬆了一口氣後撇了撇嘴,朝玄霖的背影優雅地豎了箇中指。

她模仿著玄霖的語調搖頭晃腦道——“本~座~今~日~先~饒~了~你~”

“玄霖,休走!”

茯月看向衝玄霖大喝的常風,她有些風中淩亂——仙君,可以不怕死但彆作死啊,請讓他走吧謝謝!

常風手中那柄長劍一化為十,齊齊向著玄霖追蹤而去,在玄霖身邊圍了一圈飛速旋轉著,每一道劍氣淩厲至極。

眼見著玄霖被劍陣困住回過頭來,茯月識相地將比劃的手縮了回來,抱住雙膝垂頭不語。

弱小,無助,又可憐。

玄霖看了眼將他團團圍住的劍陣,道: “常風,你近來有些長進,可惜想困住本座,簡直做夢!”

玄霖周身黑色的妖氣吞噬著劍陣,那些散發著藍色仙氣的劍在妖霧中忽然掉了頭,齊齊向常風飛來。

“當心。”

將夜閃身到常風麵前,藍色的保護陣法將二人罩在其中。

左右兩側的孤音與鶴鳴齊齊撥絃射箭,攻勢撞上了被反噬而來的劍時削弱了劍的威力,待那些劍撞到藍色的陣法上時,那陣法將將護住了二人。

茯月看著四大仙守,不禁感歎道:“配合真是默契。”

但看雲端空無一人,玄霖不知何時已經消無聲息地離去了。

茯月懸著的一顆心終於放了下來,然後她兩眼一閉暈了過去。

【小夜:宿主!宿主!】

離茯月最近的一個老仙君摸了摸長鬚,歎道:“年輕就是好呀,倒頭就睡。”

“曜文仙君,眼睛多久冇找苗苗看過了?這是死了,不是睡了!”曜文身旁的玟衍仙君道。

“玟衍仙君,你也去治治眼吧,她是暈了,不是死了!”

“什麼?!快!快扶起來!”

【小夜:宿主她還能再搶救一下!嗚嗚嗚!】

*

上仙界,璃月宮。

茯月再次醒來時,映入眼簾的是首先是素色雲紋帳頂,她正疑心自己的床何時裝了此物時,突然福至心靈想起來自己已經穿書了。

難怪這床如此堅硬。

一想到自己還要睡上許多天如此堅硬的床板時,茯月不禁一把將被子揉進自己的懷中扭曲地翻滾著,直到她以一種頭倒掛在榻沿的極其怪異的姿勢和床邊的三人八目相對。

曜文上君捋了捋花白的鬍鬚,眼底是藏不住的擔憂,對一旁的小醫仙道:“這孩子怎麼...苗苗,你確定她冇傷到這兒?”曜文手指點了點自己的太陽穴。

茯月見狀一個鯉魚打挺從榻上翻起身老僧入定一般坐好,還比劃了一個氣沉丹田的動作,然後才竭力露出一個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

“咳…失禮失禮,在下茯月,想必是諸位仙君救了我,感激不儘感激不儘,敢問諸位仙君如何稱呼?”

“我是璃月宮掌事仙君曜文仙君。”

方纔被稱作苗苗的小醫仙雙手合十搖了搖,興奮道:“我是苗衣仙君!璃月人人都喚我苗苗,已經許久不曾有人叫我仙君了!我太感動了!”

站在一旁臉色冷如冰的常風道:“璃月仙守,常風。”

“茯月。”曜文仙君自顧思量了一番,“好孩子,從前倒是不曾聽過這個名字,你可是散仙?”

“正是,我從前不曾歸屬於四大仙族。”

“既然不是四大仙族的人,今日討伐蛇妖,你為何也在幻雲海?”常風麵無表情盯著茯月,語氣中滿是戒備。

問得好,實在是問到點子上了。

因為茯月也想知道。

“大概…我是氣氛組?”

“何為氣氛組?”常風的神色眼見著陰沉了下來,“你最好能說清楚,璃月不接受來曆不明的人!”

周遭的氣壓突然低了下來,苗衣仙君頭頂的葉片兒抖了抖拉攏下來,拽了拽曜文仙君的衣袖。

曜文仙君則還是眯著眼笑得一臉慈祥。

感情這三人組,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一個扮演清澈愚蠢大學生呢?

“快說!”

“哦!氣氛組…意思就是我很氣憤!我對玄霖的所作所為感到十分非常!地氣憤!”

茯月雙手叉腰,神色十分認真,“所以即便我是微不足道的散仙又如何!?我也要為誅妖大業獻上自己的力量!”

【小夜:好!太勵誌了,宿主!】

【茯月:嘿嘿。】

曜文仙君點了點頭,“孩子,我探過你的仙脈,靈氣聊勝於無,不知是在何處受了重傷冇有修養回來還是?”

茯月搖搖頭。

“不。”

“冇有受傷。”

“我就是純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