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進城,新冠後的農二代
  3. 第5章 要錢還要臉呀
沈馳 作品

第5章 要錢還要臉呀

    

在朦朧而迷離的燈光下,小蘭那如絲般的長髮如同靈動的樂章,和著音樂的節奏翩翩起舞。

她的臀部被施了魔法,伴著節拍快速搖曳,彷彿沉醉在某種神秘而迷人的旋律之中。

當樂曲終了,人們如潮水般紛紛回到座位,如夢如幻的酒吧。

“沈馳,上去唱首歌,姐的單就免了。”

小蘭與沈馳碰杯之後,帶著幾分挑逗地說道。

她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種期待,她對沈馳的歌聲充滿了信心。

“哦。”

沈馳淡淡地應了一聲。

這家酒吧有個規矩,登台唱歌好聽的可以增加氣氛,還能免酒水單。

而沈馳,正是這樣的歌手。

他在大學期間,曾跟隨音樂係的初戀女友林薇學習了五六年音樂,無論是歌唱還是鋼琴,都達到了不俗的水平。

而他的歌聲,也總能在這喧囂的酒吧中,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片寧靜。

酒吧的駐唱條子與沈馳交情匪淺,兩人除了音樂上的交流,還常常一起分享生活中的點滴。

條子每次在酒吧遇到醉酒的美女,都會叫上沈馳一起過來,希望他能有所收穫。

但沈馳總是婉言謝絕,他覺得這樣的行為有些不妥。

條子將話筒交給了沈馳,然後大聲向眾人介紹:“下麵有我的好哥們沈馳,給大家唱歌,他可是正規音樂係的高材生。”

沈馳接過話筒,深吸了一口氣,開始了他的演唱:“一首《失去你的城市裡》獻給大家。”

他的聲音深情而富有感染力,每一句歌詞都彷彿是他內心的真實寫照。

背起行囊踏上你的城市,尋找你給的山盟海誓。

……你冷漠的表情那樣的清晰,原來刻骨的愛竟己過期。

我在這個陌生城市裡,迷了路淋了雨丟失自己。

心頭殘留的那份溫情,被雨水沖刷的所剩無幾。

我在失去愛的城市裡,捱了凍吹了風看透了你。

當跌倒在無人的角落裡,才發現我竟哭的像個孩子。

他的歌聲在酒吧中迴盪,讓人感慨萬分。

那聲音中似乎蘊含著無儘的力量,讓人勇敢地麵對生活中的挫折和失落。

同時,那歌聲又讓人相信,即使愛情己經失去,生活中總會有新的希望和美好等待著我們。

沈馳的演唱贏得了全場的掌聲和喝彩聲。

他的歌聲不僅打動了在場的每一個人,也吸引了酒吧外路人的目光。

條子忙著用設備錄製下沈馳的演唱,準備將其釋出到網絡上吸引更多的流量。

沈馳醉呼呼的喊道:“有冇有妞,出一萬塊錢,給哥哥合唱一首,錄製好了版權歸你。”

本來是一句玩笑的話。

突然,一個醉酒的少婦走到了沈馳麵前,她扔下一遝大紅鈔票,說道:“弟弟,姐出一萬,給姐合唱一首《涼涼》,排練過嗎?”

沈馳接過去錢,吃驚,微笑著對那女人說:“姐,請。

冇排練過也差不到哪去。”

兩人的合唱將整首歌推向了**。

那女人的歌聲溫柔而專業,與沈馳的歌聲相互呼應,形成了一種美妙的和諧。

尤其是那女人滿臉的淚水,更是為整首歌增添了無儘的傷感。

沈馳唱完後,被掌聲打斷了思緒。

他伸手從口袋裡掏出那遝錢,遞給了那女人。

他尊重地說:“姑娘,是我輕慢了。

冇想到你唱的這麼好。

你的錢你收起來。

要是你看得起我,加我一個好友吧。

我想唱歌時,希望能約到你。

我叫沈馳。”

那女人名叫蓮茹,她控製了一下情緒,對沈馳的尊重和才華深感欣賞。

她推開了沈馳遞過來的錢,笑著說:“我叫蓮茹。

我加你微信吧。

以後我唱歌呼你。”

她走到朋友麵前,從包裡拿出兩萬塊錢,硬塞給沈馳說道:“沈馳弟弟,歌聲能反應一個人的心靈。

姐今天冇帶多少錢,這些你拿著。

姐看得出,你這麼年輕,應該還冇什麼錢。

以後缺錢了微信姐。”

沈馳在眾目睽睽之下自然不能收下這錢,他推著不要,但他喊“小蘭兒”,小蘭走了上來,嘻嘻哈哈地替沈馳收下了錢。

她向那女人介紹道:“姐,你算看準了。

他呀,22歲精密製造係的研究生畢業,剛畢業,缺錢。

唱歌就是為了免酒水。

冇想到遇見了知音。

謝謝你啊姐。”

那女人禮貌地一笑,“呀,冇看出來,弟弟年少英才,這麼年輕的理科研究生。”

她對沈馳的才華和潛力表示驚訝。

又與小蘭互相留了聯絡方式後各自離開。

條子收起了拍攝設備,將徒弟們指派到台上跳舞撐場。

他拉著沈馳到一旁,準備帶他去找樂子。

然而這時,公司的企劃部組長周寶也來到了酒吧。

沈馳高興地迎了上去,摟住了周寶的肩膀。

他們開始換著樣地喝酒,條子也在一旁湊熱鬨。

酒過三巡,條子開始提議:“沈馳啊,今天哥們給你找個好的,保證你爽翻了……”小蘭瞪了條子一眼,像是要解剖他一樣說道:“條子你遲早得死在這上麵。

到時候我做你屍檢醫生哈。

你想死就彆拉上沈馳了。”

條子被小蘭的氣勢所懾,不敢再提此事。

酒吧裡的人們繼續著他們的狂歡,而沈馳卻陷入了沉思。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喝這麼多酒,隻是覺得心中鬱悶難解。

那些曾經的往事和遺憾在他的腦海中不斷浮現……沈馳在酒吧,喝醉了,不清楚為什麼喝這麼多酒,就是覺得鬱悶,委屈。

就是覺得很多不應該,醉話道:“林薇不應該和我分手;若溪不應該騙我;導師不應該不許我出國。

……”他被一個少婦撿屍拉回了家,當‘炮兵’後他醉睡在床上,早晨被少婦的丈夫堵在家裡,馬德!

劈啪,咚,拳打腳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