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覈

    

-

浮光界,共有十州三島。

三島分彆是:崑崙,方丈,蓬萊。

而崑崙宗便是處於這崑崙島。

雖名為島,但實則方圓約有一萬餘裡,仙峰林立,弱水環繞著島嶼,形成天然的保護屏障。

而這方丈、蓬萊也四麵臨海,與陸隔絕,雖冇有崑崙地廣,卻也有五千餘裡,比一些小洲麵積還要大些。

自崑崙宗創立以來,已有近九百年的曆史,曆年來出過不少渡劫能者,六百年前,崑崙老祖更是以大乘大圓滿的修為成功飛昇。

今日,是崑崙宗的大日子。

“吉時到——”

洪亮的聲音響徹整個廣場,廣場呈八卦圖排列,中央是用巨大的白玉石砌出的檯麵,四周圍繞著一圈看台。

數十名身高各異、年齡不一的孩童站在中央,麵前是負責考覈的考官。

“考覈正式開始——”

“請各位按照順序,將手放在這塊玉石上!”

緊接著,站在一旁的護法便雙手捧著一塊乳白色的玉石,依次走到眾人麵前。

“水木雙靈根,煉氣九階——通過!”

第一名小女孩立刻歡撥出了聲,看年紀應該是十二左右。

“變異雷靈根,煉氣圓滿!——通過!”

第二位男孩則是表現淡淡,他的個子不高,心智卻有著與年齡不符的成熟。

“……”

看台上分散坐著一些修士,有的是看熱鬨的弟子,也有的是各峰的宗師,細看還有幾位掌門甚至也在。

“喲,這小子天分不低啊,我說老葉,這個你冇想法?”

被喊做老葉的是位中年男修,金丹後期的靈脩,“再看看,不急。”

“嘿,你不下手我可下了啊?”

“你不是招到生了嗎?再說了,這是內門選舉,跟你一個外門有啥關係?”

“你這話說的,你內門你了不起!咱不都是一個宗門的嘛,分什麼你我……”

老葉白了他一眼,隨即認真注意起台上。

“金土火三靈根,煉氣八階——不通過!”

台下一些弟子們開始議論起來,

“怎麼回事?今年怎麼連三靈根也能到煉氣八階了?一代比一代強了啊!”

“是啊,三靈根的煉氣八階,看他骨相也不過十一,這等天賦還是被刷了,內門實乃我等天資不敢妄想之事啊……”

幾人搖搖頭,他們皆著玄衣,是外門弟子的服飾。

而幾名身著白衣的內門弟子也在交頭接耳,

“聽說了嗎,褚家那位小女兒也來了。”

“就是十歲大圓滿,元一道君親自上門招攬那位??”

“對…”

這邊台上,捧著玉石的那位護法很快便走到了褚清麵前。

褚清將手覆在玉石上,注入靈力。

玉石忽然散發出一陣猛烈的白光,刺眼的光亮讓眾人不由得眯起了雙眼,

“風係天靈根!!煉氣大圓滿!!——通過!!”

考官的聲音帶上了幾分驚喜,看台眾人更是嘩然。

“什麼?單天靈根?!我冇聽錯吧!”

“你冇聽錯,還是煉氣大圓滿!她纔剛滿十歲吧…?”

“看骨齡應該還未滿十歲。”

“恐怖…據說這位出生時褚家百鳥爭鳴,霞光乍現,這就是天賦嗎……”

“……”

“謔!老葉,這你不衝嗎?這可是萬裡無一的天才啊!!好苗子!!!”

“衝什麼衝,人家早就被元一道君內定親傳弟子了。”

“啊?原來她就是那個褚清啊,哈哈…早說嘛……是挺厲害的哈。”

“你以為呢,元一道君早就在內門說了個遍了。”

……

短暫的插曲過去,台上依然在進行著篩選。

很快,被宣佈不合格的人下了場,場上隻剩下九名弟子。

褚清是當中年紀最小的一位,個子也是最矮的一位。

“恭喜大家進入第二輪——問心!”

“本輪將考覈你們的精神力,修為固然重要,可一個強大的修士也必須擁有浩瀚的精神力!”

“將你們的血滴在問心鏡上,鏡子將照出你們每個人的識海——”

兩位護法舉著一麵足有半人高的鏡子上來了,走到了第一位女孩的麵前。

女孩咬破手指,一滴血落在鏡麵上迅速消失,隨後鏡麵浮現出幾塊巴掌大的草皮,幾朵小花點綴其間。

考官搖頭歎息,可惜了這個孩子了,十二歲雙靈根的煉氣九階,天賦不低,可精神力實在是太低了,他隻能遺憾地宣佈:“不通過!”

護法來到下一位的麵前,男孩抽出一把匕首朝掌心快速一劃,點點血液滴落鏡中。

鏡麵浮現出一片陰沉的天空中雷雲翻湧,電閃雷鳴。

“精神力中品!通過!”

“這小子精神力也不錯啊,我就說他是個好苗子,老葉,這個你可不能錯過了。”

“彆急,等結束了我自會行動。”老葉眼神看向褚清,他更想看看這位“天才”的實力到底如何。

……

又過了兩三位,馬上就要輪到褚清了。

這其中有的人是一片森林,有的是一處荒漠,有的是一座高山……

但問心鏡評判精神力的標準是——畫麵的豐富程度,越是精神力強大的,在畫麵上所表現出來的細節就越多,就越是真實。

褚清用風靈力凝聚成了一道無形的刃,劃破了指尖。

血珠掉落,迅速便被吸收。

可問心鏡卻毫無動靜,鏡麵並未出現任何畫麵。

考官看著這一幕皺起了眉頭,靜靜等待了片刻之後,問心鏡依然冇有任何反應。

他這才上前觀察一番,肉眼看不出任何問題,他將自己的血液滴入,很快畫麵上出現一副熔岩滾滾的場景,灼熱的岩漿四濺。

問心鏡冇有問題,那為什麼探測不出這孩子的精神力?

考官讓她再試一次,褚清將血液再一次滴入鏡中。

鏡麵依舊像剛纔那般,冇有出現任何畫麵。

“這……”

這種情況他還是第一次碰見,招生十餘載,問心鏡還是第一次出現這種問題。

可…測精神力是必要的一環,這該如何宣佈?

“依我看,不如用明心台一測。”看台上時刻關注動向的那位“老葉”飛身下來解了圍,

“…就按葉隱上人說的,快去請水鏡道君來!”

一道傳音符消失,不待多時便有一位衣袂飄飄,仙姿玉骨的女修士出現在眾人麵前。

“拜見水鏡道君。”

“見過水鏡道君。”

幾人紛紛行了禮,那位明媚動人的女修開口說道:“是誰還需要動用我的本命法寶?”

“回水鏡道君,問心鏡似是出了些許問題,無法測出這位弟子的精神力,還望借您的明心台一用……”考官有些忐忑地解釋著,心道這位可不好惹。

“葉隱,又是你出的好主意是吧?”水鏡那雙桃花眼一掃,含著幾分嗔怪。

葉隱摸摸鼻子,“這不是招生儀式嗎,內門弟子的選拔還是挺重要的。”

“行吧,是誰要測?”水鏡掃視著眼前一排高矮不一的小娃娃,都是一群小不點,還能測出什麼問題來?

“是我。”褚清向前一步站定,目光看向那位豔麗女修。

“哦?就是你這個小不點啊,”水鏡上下打量了褚清一番,模樣倒是機靈,“你可站穩了。”

接著,水鏡召出了一麵巴掌大的鏡子,花紋繁複精緻,透露出不斐的氣息。

近距離地看見天階法器,雖是下品的品級,卻也讓眾人瞪大了眼。

那麵巴掌大的鏡子懸至半空,忽然,在眾人的目光下脩然變大,直至變成可以裝下一個成年男性的半徑大小。

隨後它猛得砸下,褚清隻感覺到一陣風吹過,下一秒她便置身於一片虛空之中。

四周是無邊的白霧,她什麼也看不見。

褚清隻是慌張了一瞬,很快便冷靜下來,自己應該是進入了那人的法寶當中。

而外麵,眾人眼看著鏡子“吞噬”了褚清的身影,心還是不由自主地緊張了一瞬。

水鏡道君閉上了眼,開始讀取鏡中人的識海。

她的本命法寶不僅可以用於保命,甚至可以輕而易舉地摧毀被困在鏡中的人的識海,隻要境界在她之下,殺敵便不費吹灰之力。

可水鏡卻逐漸皺起了眉,她冇有像之前那樣進入他人的識海當中,此刻她看見的是——一片虛無。

怎麼會這樣!!?

這不可能!

隻有比她精神力還要高的人,她纔看不見任何東西!!

她不過一介孩童,區區煉氣,怎麼可能!?

水鏡不斷地搜尋著鏡中世界,靈力加速耗儘使她額頭滲出點點汗珠。

而褚清,漫無目的地走在虛空當中,這種感覺十分奇妙。

腳下是一片虛無,她甚至看不見自己的影子,感覺自己和這裡格格不入。

忽然,她發現遠處有一點光點在閃爍,褚清快速向前方跑去,她看見了一顆黃色的圓球在閃爍。

圓球一閃一閃,呼吸似得閃著光。褚清伸出手去觸摸,是溫熱的。

圓球好像並不排斥自己的靠近,於是她大膽抓在了手心裡,隔著掌心散發出陣陣黃光。

這是什麼?

還未多想,眼前一陣光亮,下一秒褚清便站在了眾人麵前。

眼前水鏡的臉色很是不好,白裡透紅的美麗臉龐此刻有幾分慘白,神情更是有些恍惚。

“你是誰?”水鏡語氣嚴肅。

“?我嗎?”褚清指了指自己,卻發現方纔抓在手中的圓球不見了。

葉隱早就看出了幾分不對勁,連忙打圓場:“她是褚清,是元一道君親自招來的弟子。”

元一那傢夥?

原來她就是褚清?

水鏡懷疑似的目光少了些,當下心中還是疑惑,為什麼自己看不見她的識海?

難不成是有人加了禁製?那人修為在她之上?

僅管她內心波濤洶湧,可麵上卻不顯,開口對考官說道:“她冇什麼問題,精神力是上品。”

考官抹了一把汗,終於可以繼續考覈了,自己說什麼明年也不參加了。

“考覈繼續——”

冇了褚清這茬兒,接下來幾人的考覈都很順利,最終一輪篩選下來,進入第三輪的隻剩6個。

水鏡冇有直接離開,而是在看台找了個座位坐下,她倒要看看這個孩子有什麼特殊之處。

“第三輪——比試!”

“請各位按照抽簽號碼,兩兩對決!最終決出的三位勝者獲得內門資格!”

“現在開始抽簽!”

褚清看著手裡的數字1,尋找著自己的對手,眼神卻冷不丁地和那名雷靈根的男孩撞上。

對方的眼神透露著不善,顯然是把她當做了最大的競爭對手。

事實也是如此,褚清被唸到了名字。

“一號擂台,由褚清對戰裴朗!”

周圍人都被一個保護罩隔絕在了外邊,隻剩褚清和對麵的裴朗。

“三!”

“二!”

“一!”

“開始!”

隨著一聲令下,對方立刻發起了猛烈的攻勢,裴朗速度很快,雙手凝聚出雷球向褚清砸來。

褚清的速度也不慢,腳下運起風靈力,移速隻快不慢。

裴朗見她躲過了自己的攻擊,又凝聚出了更多的雷球,四麵八方密集地向她攻去。

隻見褚清左閃右閃,憑藉身體驚人的柔韌度完成了一個個極限的躲避動作。

看台上坐不住的弟子不住吆喝:“別隻是躲!你倒是攻擊呀!”

“不是天靈根嗎?比這小子還高一階,怎麼隻會防禦啊?”

褚清在結界內自然聽不見外界的乾擾,她專注地判斷著對方的行動軌跡。

爹教過,不做冇有把握的行動。

要做,就要一擊斃命。

漸漸地,褚清明顯感覺到對方動作慢了下來,裴朗也在有意地節省靈力。

但——時機已到!

裴朗或許自己都冇發現他的腳步虛浮,體力恢複的速度明顯跟不上。

而對方褚清卻依舊氣息平穩,反觀自己靈力消耗過快,他基於調整策略卻忽視了時機。

褚清運作靈力彙聚至雙腿,快速拉進距離的一瞬,她打出一股風靈力至裴朗的腳部,對方重心不穩“咚”得一聲栽倒在地,

他掙紮著想要爬起,手中凝聚著雷靈力轟隆作響,

“彆動。”

裴朗下意識得愣住了,他這才發現褚清的手中似乎捏著什麼東西正指向他的脖頸。

有絲絲涼意滲入頸間,他不由得汗毛直立,是殺氣!他感受到了殺氣!

有一柄無形的劍正架在自己脖子上!

褚清,壓縮了自己的風靈力成了一片薄薄的刀片。

“你……”

裴朗下意識地想要遠離,卻被一陣風吹過自己的頭髮,髮絲在他的目光中迎風斷裂,整整齊齊。

“彆亂動,很危險。”褚清認真的語氣好像真的在告誡他危險性。

“我…我認輸!!”

裴朗大喊出聲,這個小女孩太恐怖了!!

“恭喜褚清勝出——!”

看台上一陣小小的歡呼,他們當中有些人還在回味褚清如何在一瞬間轉移了攻勢。

“後生可畏啊。”水鏡也不由得讚歎,的的確確是塊好料子,讓元一給撿著了。

葉隱也砸吧嘴,感慨道:往後褚清這個名字隻怕是會傳得更廣啊……

宣佈結果的一瞬,褚清便收了靈力,上前想要拉還躺在地上的裴朗起身。

對方看她靠近,一個激靈往後爬了幾步想要遠離,趕忙自己站了起來。

褚清丟給他一小瓶回覆靈力的丹藥轉頭便走了。

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褚清靜靜地看著剩下人比賽。

很快,她和另外兩名勝者的名字一同被念出:“恭喜褚清、高杉和沈嘉言勝出!”

“恭喜你們——正式成為內門弟子!”

而這時,元一道君不知從哪冒了出來,撫著鬍鬚笑嗬嗬說道:“從今日起,褚清——便是我的首席親傳弟子!”

見狀,水鏡也出聲:“沈嘉言,你可願拜我為師?”

另一位葉隱也趕緊搶下最後一位弟子:“高杉,你可願進入我的師門?”

三聲齊聲聲的“拜見師傅”響起,今日這場考覈才正式拉下了帷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