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快穿:惡女花魁之相思入骨
  3. 第回到商朝當巫婆:公子已彎(1)章
嵐月 作品

第回到商朝當巫婆:公子已彎(1)章

    

衛季嵐月死了。

死因是在街頭看原配抓小三的戲碼,被從天而降的墨玉硯台給砸死了。

等她恢複意識之時,一條濕漉漉的大舌頭正舔舐著她的臉。

她驚恐萬分嚇得在泥地裡滾了幾圈,驚悚地眨巴著眼睛看了看。

一隻大水牛立在她旁邊,還有數十個衣衫襤褸的人跪伏在她麵前。

不遠處的湖麵碧波萬裡水痕淡淡,水洗般的天空飄蕩著數朵白雲。

她怎麼會在這兒?

嵐月艱難地從泥地裡爬起來,甩甩濕噠噠的長袖。

“公子活過來了!

我們不用殉葬了!

神明庇佑!”

公子?

殉葬?

她現在身著一件赤黃色麻衣,寬腰帶係在褚色裳上,腳上是一雙勾尖的羊皮靴子。

她被砸死的瞬間居然穿越了?!

她的胸口突然傳來撕裂般的劇痛。

眼前冒出一隻王八首勾勾盯著她。

劇情傳輸中:公元前1045年,商末周初。

大祭司的二兒子嵐月,乃嫡妻所出獨子,本性殘暴不良,男女通吃。

他是朝歌城內數一數二的浪蕩子,在家族企業(巫術)上毫無造詣,整天流連於煙花巷柳、酒池肉林。

上個月,他在狎妓途中聽說,阮大夫家的女兒阮姬剛到成婚年齡,出落得那叫一個標誌,能和紂王的寵妃妲己相媲美。

他生怕這位美人兒被紂王收入囊中,當即便回家叫父母去阮大夫家提親。

阮大夫不敢不從,女兒阮姬卻是一個烈女子,當堂放出話來。

“女兒甘願**獻祭向祖宗告罪,也斷然不會嫁與此等浪蕩子毀掉一生。”

大祭司父母便想出一個法子,去王宮求紂王賜婚。

阮姬怕連累父母宗族,無奈答應了這件婚事。

嵐月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因先天陽剛之氣衰弱,在房事上心有餘而力不足。

為了掩蓋這個事實,他會將侍奉過自己的女子處於極刑。

黔刺剝皮,割耳剜鼻。

用頭骨呈酒,腿骨擊缶。

還美其名曰這些女子是自願為道法獻祭。

眼看婚期在即,他竟然妄想玷汙庶母所生的親妹子。

一向看他不慣的庶兄為了保護妹妹,和嵐月的奴隸合謀,在新婚前夜把嵐月毒死後扔進湖裡。

衛嵐月接收完這些訊息,胸口之痛緩解了七八分。

“這人天地人倫全然不顧?

這麼惡毒?”

彆打岔!

(▼へ▼メ)你的總任務:在曆史長河中集齊10枚墨玉碎片。

一旦開始,不得回溯,隻有完成十個小任務,三魂七魄歸位你纔可獲得重生回到現代。

衛嵐月一臉懵逼,胸口又實在痛得緊。

“王八,是你在說話?”

本係統隻是誤入了一副萬年王八的**!

本係統仍是宇宙最強的存在!

哦,主人除外。

(•͈˽•͈)衛嵐月捂著胸口,抬起頭把王八抓在手裡,使勁捏它的頭。

住手!

要不是主人吩咐,我第一個噶了你!

(•̀へ•́╮)“我活了二十年了第一次聽見王八說話誒!

你的頭好Q彈哦~”衛嵐月,你再不抓緊時間完成任務,你就真的要的涼涼了!

( ̄□ ̄;)“好吧小龜龜~您繼續~”這是第一位麵,你的任務是攻略王上獲得他的一百點愛意值。

(ෆ ͒•∘̬• ͒)◞嵐月胸痛忽然又加重了幾分,她麵色慘白捂著胸口艱難地喘著粗氣。

商朝氣數將儘,你隻有三個月的時間。

切記,不可隨意破壞朝代秩序,不然後果自負。

(•͈˽•͈)“我隻有的一個問題...”問吧,我不一定回答你。

(傲嬌臉)“我啥時候能變回女的?”

任務結束。

忘了告訴你,結束之後你可能會變豬變狗變小王八呢~(ง •̀_•́)ง加油哦嵐小葵~“彆啊!

喂喂喂,彆走!”

王八消失在眼前,衛嵐月她立即在胸上抹了一把,不敢再往下...懂了,她得用這副男子身軀去得到紂王百分之百的愛意值...made,死了算了!

“好傢夥,嵐月這副身子還挺壯實,這是陰盛陽衰之人?”

嵐月母胎單身二十年,彆說摸男人的身子,小手都冇拉一下...等會兒找個幽靜之處慢慢賞析一番,豈不美哉!

誒!

想法咋如此猥瑣!

嵐月晃眼,還是辦正事要緊。

誒誒,咋回事,身體有點不太對勁。

尿急!

這可咋整啊?

從小到大冇去過男廁所,現如今更是左右為難!

再說她剛穿越過來,穿得太過繁瑣,咋脫衣裳都不清楚!

不可能乾等著尿褲子,他堂堂一個貴族公子,難道要在眾奴隸麵前做出如此丟臉之事?

斷斷不可!

“來人!”

十個奴隸全跪走過來,垂著頭伏在泥地裡聽候命令。

她看著九男一女,隨意指了一下。

“你,過來。”

一個麵黃肌瘦的小女孩兒埋著頭跪過去伏在她腳下。

嵐月紅著一張臉,猶豫再三。

“那啥...你來伺候本公子如廁,憋不住了。”

“小奴不敢...”女孩的聲音在抖。

“抬起頭來給本公子瞧瞧。”

女孩不過十五六歲的模樣,稚嫩的小臉上堆滿了驚恐,眼神盯著地麵十分怯懦。

嵐月在她臉上摸了摸,女孩兒抖得愈加厲害。

嵐月收回手,心想著這女孩兒肯定以為自己要和她行風月之事。

她自己都不敢脫褲子撒尿,哪有膽量做這種事。

小姑娘屬實是想多了!

嵐月轉念一想,她這是在奴隸社會,這些奴隸可隨意買賣,價格比牲畜還低。

每逢祭祀,運氣稍微不好就被選中去獻祭了。

這不,現在跪著的十個奴隸就是被父親選中給自己殉葬的。

嵐月一邊感慨奴隸的命運,一邊慶幸自己重生在貴族階層。

洶湧的尿意再次湧來,她強撐著。

不行了不行了...嵐月緊緊夾著腿,周身的汗毛都要立起來了。

憋不住了!

“就你了,快快快...”跪在邊上一個魁梧健壯的男奴隸立馬起身扶她。

嵐月略顯嬌柔地半靠在他身上,一手蒙著臉遮住緊咬牙的麵容。

快走快走...男人比嵐月高半個頭,站在她麵前正在替她解腰帶...嵐月全程閉著眼睛,一顆心狂跳。

真是羞煞我也!

咱好好一清白閨女竟淪落至此!

等到衣裳穿好她才睜開眼,刹那之間竟和這男人對視上了。

這奴隸膽子不小,這可是殺頭之罪。

看他麵容俊郎,身姿挺拔,一雙眼睛神采飛逸,想必是個可利用之人。

“你是誰買來的?”

“王上賜於大祭司。”

哦,紂王賜給父親的奴隸,想必是個落魄貴族。

“原在何處?

是何人?”

“罪臣比乾之妻內侄。”

哦,原來是丞相比乾老婆的侄子,難怪正氣凜然氣宇不凡。

這樣的人不為我所用豈不可惜!

“你叫什麼名字?”

“末禦。”

魔芋?

商朝哪兒來的魔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