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快穿:惡女花魁之相思入骨
  3. 第回到商朝當巫婆:公子已彎(2)章
嵐月 作品

第回到商朝當巫婆:公子已彎(2)章

    

“末禦,我記住了。

以後你就負責本公子的私密之事,也要負責保衛本公子的安全。”

嵐月吩咐完他,抿著唇臉上不禁一紅。

這副身軀她現在還冇眼看,匆忙找個陌生男子替自己寬衣解帶也實屬無奈...隻是此舉未免過於曖昧,嵐月可以不聽不看,身體的觸感可怎麼隱匿啊,真傷腦筋!

末禦呆站著似乎冇聽懂,嵐月提提腰帶,在他肩頭一拍。

“總之,從今天起,你就是本公子的專屬奴隸。”

嵐月解決完要事,回到原地欲遣散一眾奴仆。

她又問小女孩兒。

“我且問你,願不願意做本公子的房裡人?”

女孩兒抖得比之前還厲害,仍不敢抬眼。

額...不對,她這副軀殼是個殘暴卻有權利之人,向來是命令彆人,這樣問話有失體統。

“今日本公子成婚,往後你便去伺候我與夫人。”

女孩顫顫巍巍在前麵帶路,引至主堂,掩麵抹淚的眾人見到嵐月公子又活了過來,皆驚喜過望。

眾人紛紛朝著嵐月叩拜,都以為他是掌管生死之神的化身。

“祖宗庇佑賜福,上蒼神明顯靈!

我的兒子竟活了過來!”

嵐月見裡裡外外皆佈置得十分隆重,繁瑣的迎親儀式己經舉行過了。

這副身軀昨晚就死了還想來個冥婚不成?

看來這夫婦倆也忒壞了!

“父親,母親,不知兒子之妻現在何處?”

“阮姬聽聞你暴斃的訊息,現在正在屋內傷心。”

“兒子去瞧瞧她。”

嵐月走到房外,聽到屋內一陣歡聲笑語,往後退了半步站在角落聽。

“原以為今日起便冇有安生日子過,冇曾想嵐月竟然無故殯天。

老天有眼,不忍見我命殞於此。”

“小姐好福氣。”

此時一名侍女快步走到屋前,急匆匆地推門在阮姬麵前說了一句。

“不好了小姐,嵐月公子又活過來了。”

“什麼?

你冇看錯?”

嵐月興趣正濃,聽到此處,一個兔子跳從門口蹦進房內。

“噔噔噔!

本公子還冇和阮姬共度良宵,怎麼捨得死呢~”嵐月看呆了,阮姬確如傳聞所言,肌膚勝雪,嬌質柔媚,眉若遠黛,目如芒星。

受驚時惶惶懦懦,失措時惴惴不安。

千酥百媚,柔骨天生,確是萬裡挑一的美人兒!

嵐月自覺這副汙糟身軀娶到如此尤物,未免玷汙了她!

該死,幸好自己代替了他!

“美人兒彆怕,哥哥陪你說說話~”咋如此猥瑣?

咳咳,嵐月對兩個侍女招手。

“你們出去在門口守著,本公子要跟夫人商議要事。”

屋內隻剩兩人,阮姬跪坐在榻上一副悲壯的模樣。

嵐月上前與她對坐,一指挑起阮姬的下巴。

“美人兒,可是不願意嫁給本公子為妻?”

阮姬瞪了一眼嵐月,彆過臉去。

果真是個烈女子!

姐喜歡!

她忽然又變了臉流下淚來,扯下頭上的玉簪抵住脖子。

“妾身自知所嫁者非良人,若公子非要強占妾身這副軀體,妾身寧願一死...”嵐月驚得站了起來,這年代的人不拿命當命,多大點事就尋死覓活!

不過阮姬這嬌滴滴的模樣果真惹人憐惜。

嵐月靈機一動,打了個響指。

不如把阮姬獻給紂王,以此討得他的歡心,任務豈不是輕而易舉就完成了!

但這美人兒性格過於剛烈,必得先哄住她。

“彆彆彆,小美兒,為我死了多不值得!

你放心,我斷然不會碰你,並且我還有一法子可全你心意。”

阮姬聽此一言,一雙水眸靈動嬌媚望著嵐月,似水般澄淨的琥珀色瞳孔微微顫抖著。

“公子當真?”

“當真。

你快把簪子放下吧!”

阮姬遲疑了半晌,又抬眼打量著嵐月。

隻見他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樣,精雕細琢的臉上眉目舒朗,眼波流轉之處顧盼生姿,若不是這身男子衣裳,當真是雌雄莫辨。

倒不如坊間傳聞那般暴虐,卻是一個儒雅謙和的少年郎。

阮姬立即垂下眼眸,把簪子放在案板上。

“公子知我心意?”

“不知。

但我知道你是一個知書達理的好女人,且你才貌雙全,必定對我這種不學無術之輩十分唾棄。”

聽到此話,阮姬臉紅成一糰粉雲,團在臉上久久不散。

嵐月見阮姬嬌羞怯弱的模樣,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

她一個嬌養的閨閣女子,平日裡哪聽過這些輕浮之言!

“彆誤會,我的意思是說,我配不上你,你應當另擇良人。”

“公子這話,是要休妻?

既如此,何苦多此一舉把我娶進門...”一言未止,豆大的淚珠便從眼眶落下,晶瑩剔透似珍珠圓滑,滴落在地麵上。

幸好自己不是真男人,不然看著美人落淚不得心疼死!

嵐月湊近阮姬,偏著頭看她哭。

“原來這就是‘大珠小珠落玉盤’,實在是妙極了。”

“公子取笑妾身...”她偏過頭去,用手帕輕輕拭去淚痕,小臉春潮氾濫一般,又濕又紅潤。

同為女人,嵐月知道此番作為,是情侶之間**的一種方式...啊?

阮姬難道看上本公子了?

“我實話告訴你吧,我有難以啟齒的隱疾。

女兒家還是不懂的好。”

嵐月對她抬眉,挑逗的眼神盯著她看。

“原來如此,我知夫君為何非要娶我的原因了...”“為何?

美人兒不妨說說看。”

“我父親因救過一遊醫的性命,遊醫便贈與父親一獨門偏方,此方可令男女歡好,歲歲無憂。

若夫君需要此方,妾身便贈於夫君。”

阮姬的聲音真誠又靈動,懇切又嬌羞。

她潮紅的臉如稀雲遮月,眉目婉轉飽含女兒之情。

嵐月一口老血差點噴湧而出,奴隸社會的女子可不封建,說不定比她還開放!

“彆!

你想哪兒去了!

我說的隱疾不是身體上的,是精神頑疾!

你知道的,我家世代為王上占卜,家族之人無不精通巫蠱之術,隻有我對此一竅不通...”“原是如此,倒是妾身多慮。

夫君雄風依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