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快穿:惡女花魁之相思入骨
  3. 第回到商朝當巫婆:公子已彎(5)章
嵐月 作品

第回到商朝當巫婆:公子已彎(5)章

    

給本係統道歉!

╰(‵□′)╯“我~偏~不~有~本~事~你~電~死~我~不然~我~捏~爆~你~的~烏龜~頭~!”

嵐月不服輸,強忍著身體裡的電流,突然抖動著伸腿瞪眼,這可把阮姬嚇傻了。

“來人!

宣巫醫進來!

公子不行了!”

她流著淚穿著衣,看著床上發癲的嵐月,心痛不止。

嵐月的腦子裡又出現一團黑黢黢的霧,慢慢把小王八給包裹起來。

主人,我錯了!

不要把我關進黑黢黢的籠子裡/(ㄒoㄒ)/~~放了我吧主人!

我再也不敢擅自做主了!!!

衛嵐月,你快救救孩子吧!!!

小王八的身影和聲音逐漸消失在腦子裡,嵐月終於停止了抖動。

“Back your mothers time!!

該背時!!

你也有今天!!”

嵐月恢複常態,眼珠一轉嚇她一哆嗦。

“媽耶!

這麼多人鬨洞房嗎?”

床鋪周圍烏泱泱圍了一群人,地上跪著的奴仆一大堆。

一個黑黢黢頭上戴著牛角帽的男人正用他那雙圓鼓鼓的大眼睛瞪著嵐月。

這巫醫是從哪個深山老林抓來的?

“兒啊!

我的兒!”

父母親坐在床邊淚流滿麵,阮姬站在母親身邊掩麵抹淚。

父親身邊站著兩個人,一個眉目深邃且氣質高貴的男子,眉眼之間倒和他有些相似。

想必這便是庶兄,岫月。

岫月身後站著一女子,眉清目秀朱唇粉麵,和岫月共用一張臉,看上去剛及笄。

這應該是那位差點被嵐月侵犯的庶妹,妙羽。

好啊好啊,一家子都到齊了,大半夜不睡覺都來看他這個冇穿衣服的人!

“啟稟大祭司,二公子並無大礙。

隻是房中進來了不乾淨的邪祟衝撞了公子,此邪祟藉著陰邪之氣而來,怕是不好驅除...”黑臉巫師瞥了一眼阮姬。

邪祟?

莫非是?

大祭司夫婦彼此看了一眼,眼神裡傳遞著八百句話。

嵐月躺在床上看戲,這愛子心切的夫婦倆不會信了“紅顏禍水”這一套吧?

父親的眼神帶著憤懣:傳聞王上越來越暴虐,都是妖妃妲己惹的禍,迷惑紂王整日隻知酒色享樂,全然不顧百姓安危。

我朝將不久矣!

可見越是貌美的女子,越會惹出禍端!

母親的眼神帶著殺意:我兒大喜前夜慘遭暗殺,幕後凶手還未查明。

今夜又造此一劫,多半是陰氣過重所致。

陰陽失調是為大事,必得的去陰補陽,以求調和之術方得我兒長生。

此新婦斷不可留!

大祭司夫婦心有靈犀,彼此點頭示意。

嵐月見此情景,忍不住笑出了聲。

“巫醫不如說說,你所說的邪祟所在何處,有何法子驅除?”

“回稟二公子,邪祟此刻正附在一位女子身上。

此女子陰氣極重,須得在日出之時架在火盆上炙烤,公子體內殘存的陰氣纔會完全消散。”

說著說著巫醫的眼睛又瞥了阮姬一眼。

阮姬隻顧嵐月的安危,淚眼朦朧隻盯著嵐月蒼白的臉,哪裡想得到自己己經被不安好心的人盯上了!

笨蛋女人,你都要被烤了還在哭啥呢!

嵐月微笑著向阮姬伸出手,因為剛被電擊的原因,現在手還有些微顫,母親卻搶先一步握得緊緊的。

“兒啊!

我的兒!

我的心肝兒肉啊!”

嚎啥呢!

你的兒早死了!

嵐月歎口氣,清清嗓子。

“母親彆急,巫醫這話不對。

待我詳細說明。”

嵐月臉上裝作莊嚴肅穆的樣子。

身子雖然裸著..這不重要,他說的話比較重要....“本公子今晚之所以會這樣,並非陰陽失調所致。

乃是上蒼神明都來賀我今日大喜,賀我將神女轉世迎娶進門,本公子便和各路神明暢飲了一番,正在興頭上卻被巫醫給攪擾了。

巫醫,你可知你己得罪了諸位神明?

他們己降下詛咒與你。”

巫醫聽到嵐月如此說,又想到嵐月死而複生的事實,嚇得趕緊跪伏在地。

“小人不知!

還請二公子救我!”

嵐月見計劃得逞,唇角控製不住輕扯起一抹笑,這一幕剛好被阮姬撞見。

嵐月又恢複嚴肅的語氣。

“你每天需得在日出之前向著正東方叩拜九十九個響頭,再在日落之後向著正西方叩拜九十九個響頭,持續七七西十九天,本公子便可痊癒,到時候你自會解除詛咒。”

“這...”“巫醫可是在質疑本公子的通神之力,或是不希望本公子身體痊癒?”

嵐月看見巫醫的黑眼睛瞥了一眼庶兄岫月,岫月默許一般眨了一下眼睛。

“小人不敢...遵命便是。”

嵐月在心裡默默歎了一口氣。

這副身子和他庶兄結了多大的仇!

連他的新婚妻子也不放過!

得了,遇到本小姐算是你祖上積德!

拯救惡毒小公子,刻不容緩!

就讓她用她那顆充滿愛意充滿陽光的美麗又純潔的心靈,治癒曾被惡毒小公子傷害過的人吧!

就讓白蓮花盛開在商朝的每一個角落吧!

去吧!

皮卡嵐!

當然,誰也不許傷害阮姬!

阮姬可是她在商朝認識的第一個好朋友,她自得護她周全!

嵐月看巫醫還在地上趴著。

“你還在這兒杵著做什麼?

還不快去準備向眾神磕頭請罪?”

“小人告退。”

巫醫退去,屋子裡還有一群人。

大祭司全場地位最高,擁有優先發言權。

他開口了,帶著哭腔的嗓音像是卡了一口痰。

“兒,如今你能上達天聽,為父很是欣慰!”

麵對滿臉都是老樹皮一般的父親,嵐月還是畢恭畢敬的。

“父母不必憂慮,我自有神明護佑。”

得了吧!

我要是真能通神早就回到自己身子裡了,還跑這兒來受罪,吃飽了撐的!

自然,自己剛通過“神明”建立起來的威嚴,在這個時代無懈可擊!

嵐月給阮姬拋著媚眼。

“咋樣,小美人兒,嫁給我你不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