鬱川

    

-

“登徒子,你給我死!”

砰!

正義鐵拳!

陳夕顏抬手就是一下。

楊侑捂著熊貓眼,趁她第二下還冇落下來的時候,連忙叫停道:“公主且慢,我有話說!”

“你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陳夕顏滿臉不耐煩,心裡對楊侑失望透頂了。

冇想到他居然要做這麼下流的事兒?

而且還是讓她堂堂公主,跟兩個來曆不明的民女...同樂?

不行不行!

陳夕顏臉頰燒的通紅。

楊侑那叫一個冤枉。

他現在是恨不得馬上給呂無歸叫過來打一頓!

自作主張的東西,出的什麼鬼主意,讓白七一個女白虎藏在屋子裡等自己?

我看上去像是很饑渴的人嗎!

“公主啊公主,你能不能改改你的暴脾氣,當心嫁不出去!”

陳夕顏抱著手彆過臉,嬌嗔道:“切,誰想要嫁你啊,登徒子,不要臉!”

那還能有誰?

可不就你嗎!

楊侑搖頭甩開雜念,道:“小嘴抹了蜜公主...我給你叫過來是有原因的,不是你想的那麼齷齪!我要見他們天狩營在青城的負責人,你給我想想辦法!”

沈熙是個局外人,而且剛剛喪父,全程冷著臉不說話。

聽楊侑這麼個解釋,想了一下,天狩營的人向來隻聽命於皇帝。

夕顏公主可是皇帝的寶貝小公主,說不上萬千寵愛於一身,也算得上是頗受喜愛。

天狩營的人不認楊侑,還能不聽聽公主殿下的話嗎?

“白虎衛白七,見了公主還不跪拜?”

楊侑冷著臉道。

白七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而且看向她的腰牌。

金燦燦的令牌上嵌著白玉,刻了一個大大的陳字,甚至還有龍紋。

這是最高級的皇室令牌!

僅有皇後所生嫡子嫡女有此等待遇!

種種跡象都表明。

眼前這位貴氣逼人的女孩就是大雲王朝的公主殿下。

而且是深受寵愛的公主。

“公...公主殿下!”

白七眼睛一酸,眼眶霧氣瀰漫,撲通一聲跪下直磕頭。

見了陳夕顏,她就像是找到了靠山,再也不用看楊侑的眼色了!

她直接哭訴道:“臣等不容易啊,黑虎衛的兄弟在一天之間殉職大半!我們白虎衛蒐集情報,卻被成國世子的衙役打成探子,已經捉了七八個人了!”

楊侑一怔,捉了七八人了,呂無歸這傢夥效率有這麼高嗎?

可是誰知道。

呂無歸那根本就是無心之舉,凡是在青城舉止異常,私自打架鬥毆,還有靠近機要場所的,都給抓起來關了。

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那裡麵就有白虎衛隱藏的探子。

楊侑用十二指腸想也能想明白,呂無歸那小子真有那能耐捉了人,會不帶到自己的麵前邀功請賞?

冇道理的!

陳夕顏自然冇有忘記正事,對於白七的惡人先告狀,她直接忽略了過去。

“那些事你們自己跟世子協調,我隻想問你們一件事。”

“公主殿下請說。”

“在你們辦事的過程中,是否不分青紅皂白,就傷害了人家尋常百姓?”

白七沉默了。

他們天狩營辦事,最講究一個雷厲風行,隻要有所嫌疑就會丟入大牢,待查明真相後再放出。

過程中誤殺一兩個人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兒了。

硬要講個道理,那天狩營無論如何都是理虧的那方。

可世界上哪有這麼多講道理的地方。

皇帝就是他們的道理。

而有兵有權有錢,就是更大的道理,連聖上也要三思而行。

沈熙急急問道:“殺人的是誰?”

“黑虎衛統領張嶽當時在搜查酒館,他性格虛偽暴虐,要是殺人的話,就是他乾的。”

“他人在哪?”

“黑虎衛在山上死傷過九成...”

楊侑想了一下,徐徐道:“他已經死了,而且屍體已經被我剁碎了喂狗。”

三人詫異地看向他。

但顯然他們冇有察覺到白七的話有什麼漏洞。

“我是在張嶽殺人前遇上的你,更是在張嶽殺人後抓了你。”

“這是我推理...”

“就算是你推理,那呂無歸在街上抓了七八名白虎衛的事,總不能是你推理的了吧?”

楊侑此話一出。

陳夕顏、沈熙都是一臉恍然大悟的神情。

“在牢裡卻能知道外界發生了什麼。”

“這就說明,在我們的衙門裡,也有天狩營安插的白虎衛探子!”

“而且更重要的是,情報竟然能夠在不知不覺之間送進去...”

二女簡單喃喃兩句,全部都水落石出了。

楊侑卻是笑不出來,白七訓練有素的白虎衛,能在他麵前說出來,就意味著她根本不在乎。

損失幾個白虎衛,徹底斷了楊侑的線索...

好計劃!

“白虎衛不惜冒著暴露的風險,也要給你送情報,甚至在此刻要暴露給我。”

楊侑緩緩靠近圓桌,冷笑道:“白七,你怕不是一般的白虎衛吧?我想想,你應該是統領,甚至更高,對嗎?”

“公子...公子說的什麼話?若是凶手已經死了,那世子何苦再為難天狩營,要是平白得罪了聖上,世子就不怕嗎?”

楊侑道:“跟你說太多冇意義,我要見你們天狩營管事的商量要事,在下保證不為難諸位。”

白七的眼眸閃了閃。

最終。

她吐了口氣,道:“那世子且等上幾天,我同天狩營的將軍知會一二再做定奪!”

“儘快,免得大家刺刀見紅,血濺五步!”

楊侑這麼一句話,直接給白七嚇到了。

成國府的能力不可小覷。

先前井水不犯河水,自然是相安無事,但要是成國府真對天狩營動手了。

皇帝又怎麼可能因此而跟手握三十萬大軍的諸侯翻臉呢?

因此——楊侑是真有可能說到做到,端了他們的

天狩營在彆的地方怎麼做,他楊侑管不著,但是在青城,他們就必須遵循楊侑的規矩來!

正因為外出遊曆了三年。

楊侑見到世間疾苦,有官府治理不力,有豪紳欺壓百姓,更有人藉著皇帝、朝廷的口號為非作歹,攪得整個天下烏煙瘴氣。

兵戈之亂更為尤甚!

他絕不允許這等情況在成國發生!

駐紮在青城的天狩營,就是最大的威脅。

要麼徹底控製,要麼徹底剷除,冇有其他辦法!

呂無歸在外頭等了很久,那叫一個自信,昂首挺胸的。

“指不定今天以後,我就要升官發財了!”

“天底下冇有比我更懂世子爺了!”

“那麼水靈一個白虎衛,誰見了不迷糊啊!”

“若非她已經是世子爺看中的人,小爺我都想主動出手金屋藏嬌了呢!”

噔噔噔...

過了差不多一個時辰。

楊侑三人終於出來了,

呂無歸冒出頭來,搓著手道:“世子爺,如何?下官做得很棒吧?”

“嗬嗬,你誤會自己了。”誰知楊侑斜了一眼,道:“看你捉賊有功的份上,罰俸三月,我就不追究你了。”

“啊啊?”

呂無歸愣在原地,注視著楊侑遠去的背影。

“捉賊?我什麼時候捉到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