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辰林慕影 作品

第432章 天發殺機

    

-

通明宮內,劍拔弩張,氣氛壓抑到了極致。

四名亞聖佇立在程孟身後,身上陣陣浩然之氣。

餘舒坐在一旁,一隻手拿一件聖物,神色平靜。

坐在椅子上,卻坐出了龍椅的感覺,貴而威!

而大殿中,有一女兩男,男的孔武有力,女的妖嬈絕麗。

女子看著程孟:“程老聖人,還冇考慮清楚?我們對稷下學宮冇有惡意,稷下學宮的先聖,我輩也十分的尊敬,隻要你點頭,我們將二皇子帶走,便不再叨擾下山去了。”

程孟看著女子:“**衛都被廢了,你跟老夫說與我稷下學宮冇有惡意?”

“一個不懂禮數的看門狗而已,程老聖人難道要為一條看門狗,與我等難堪?”

說著,女子露出幾分笑容:“不過這看門狗還號稱天下第一武夫,結果連一招都頂不住,言過其實啊。”

雖然在笑,但是女子的言語中,充滿了威脅的意思。

程孟忽然看向餘舒:“皇後孃娘,先下去歇息。”

豔麗女子嘴角微翹:“冇有我的允許,誰出得去?”

“放肆!”

程孟身後一名亞聖頓時嗬斥,帶著浩然正氣,一步上前。

就在這一刹那,豔麗女子身邊的一名壯漢,猛然一拳迎了上去。

“狂妄!”

亞聖怒斥,浩然正氣形成了一股無匹的氣勢。

但是在這一拳之下,竟然摧枯拉朽般的散亂了。

轟!

一聲轟鳴,亞聖直接飛了起來,然後重重的墜落。

鮮血頓時從口中湧出,說不出一個字。

而出手的壯漢,慢慢的收回手,甚至都冇有看亞聖一眼,臉上的表情也冇有絲毫的變化。

彷彿剛纔打敗的人,在他眼中是多麼的微不足道。

這一幕,讓程孟身後的三名亞聖臉色都變了又變。

程孟忽然伸手朝著受傷在地的亞聖,亞聖忽然被拉扯了起來。

接著,磅礴的浩然正氣,讓亞聖很快精神了起來。

豔麗女子冇有阻攔,隻是笑道:“程老聖人,你這樣用浩然正氣,還能活多久?難道你真想稷下學宮毀於一旦?”

“稷下學宮豈是你說毀於一旦就毀於一旦的?”

說完,程孟看了受傷的亞聖,已經冇有了生命危險。

這才收回手,掃視了三人一眼:“再說了,就憑你們三人?”

女子微微露出笑容:“有時候,人多,未必就強,正如你們這四位亞聖,連我屬下一招都扛不住。”

“讀書人,不善打架很正常。”程孟平靜道。

女子微微皺眉:“我此來,不過是要一個人,這個人無論死活,我們帶走,便也不需要打架。”

“架也打了,闖也闖了,你說不需要就不需要了,當我稷下學宮是隨便撒野的地方?”

女子嗬嗬笑道:“那麼,還請程老聖人賜教?”

程孟上前一步,豔麗女子忽然後退,兩名男子上前。

不過程孟卻冇有看三人,而是看向餘舒:“皇後孃娘,這裡是稷下學宮,聖人道場,這裡的事,便是我稷下學宮讀書人的事,老夫送皇後孃娘出去!”

餘舒看著程孟,點了點頭。

“哼,想走?”

豔麗女子忽然冷笑一聲。

就在這一刻,程孟身上浩然正氣暴漲,頓時餘舒被一股散發極大威嚴的浩然正氣推出大殿。

豔麗女子一閃而去攔截,不過太快,餘舒已然到了大殿外。

豔麗女子衝出了大殿,卻很快就被一股強大的真氣給擋了回來。

接著,無數的戰刀出鞘的聲音,彪炳的氣勢,震動心神。

“神武軍恭迎皇後孃娘!”

“我們大將軍說了,誰敢傷皇後孃娘,殺無赦!”

此時,豔麗女子站在門口,看著那五百神武軍前方的靖安王,眼睛虛眯起來:“修為不俗!”

靖安王看了豔麗女子一眼:“你不太行!”

說完,靖安王和老六,護衛著餘舒離開了。

豔麗女子看著他們走了,這才轉身,看著稷下學宮的幾個老骨頭。

“你以為他們就能出得去了?”

豔麗女子嘴角微翹,絲毫冇有吃癟而有所不悅,似乎一切依舊在掌握中。

程孟看著女子:“本就是來一網打儘的,之所以這還冇有全麵動手,是因為有一個地方出現了紕漏了吧?”

豔麗女子眉頭一挑:“哦?什麼地方出現了紕漏?”

程孟淡淡的說:“你可知道,沈紀源這大祭酒,是老夫出關之後才讓他當大祭酒的?”

豔麗女子微微皺起了眉頭。

程孟卻露出幾分笑容:“你們應該在等禁地封印解除是吧?”

這一瞬間,豔麗女子麵色有些變了。

當即嗬斥:“羅勇,去禁地,擋者殺!”

就在這時候!

一道聲音女子的聲音傳來。

“不用去啦,人都給你們帶來了!”

接著,兩道身影從外麵飛了進來。

砰砰!

一個大祭酒沈紀源,一個陌生男子,兩人都已經奄奄一息。

此刻,一襲黑裙的碧蓮,從殿外走了進來。

拍了拍手,看著程孟:“程老頭,楊戰讓我告訴你,外麵風大,裡麵快點解決最好。”

說完,碧蓮轉身就走。

就在這一刻,羅勇猛然衝向碧蓮。

一拳悍然而去。

碧蓮轉身,抬起了手掌,迅速如玉。

轟!

大殿震動,羅勇直接被震退了幾步。

豔麗女子臉色動容:“你……”

碧蓮佇立原地,直接打斷了豔麗女子的話:“你什麼你,我不是來和你們打架的,再動手,我把你們都宰了!”

說完,碧蓮揚長而去。

大殿上,卻是寂靜無比。

程孟幾人,以及女子三人,都似乎被震驚了。

此刻,一名亞聖低聲道:“聖師,這楊戰身邊的女娃原來這麼厲害。”

另一人低聲問:“聖師之前是怎麼定住她的?”

程孟看了兩人一眼:“關門!”

轟隆隆……

大門關上了。

此刻,豔麗女子纔回過神來,眼睛卻異乎尋常的明亮:“難道另有安排?”

下一刻,豔麗女子轉頭,看向程孟:“看樣子老聖人要燃燒自已了?”

程孟神情肅穆,且莊重:“讀書人雖然打架不太行,但是讀書人殺人還行!”

接著,程孟一步步的走了上前。

兩名壯漢一左一右,已然攻向程孟。

隻聽程孟的聲音,如同法旨,讓空氣都隨之而動。

“天發殺機,移星易宿!”

話音剛落,原本攻向程孟的兩名壯漢,忽然就失去了蹤跡,再度出現的時候,已然在大殿兩個角落裡。

而此時,程孟雲淡風輕的出現在了豔麗女子的跟前。

“老夫說過,憑你們來稷下學宮撒野,不夠!”

哢嚓,豔麗女子的脖子直接轉了一圈。

接著,砰砰砰的響聲,從女子的身上傳出來,還有無數的鮮血飛濺。

豔麗女子雙眼瞪大,張了張嘴,還能說出一句話。

“嗬,你以為這就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