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懷序 作品

第18章

    

陸宅,燈火通明。

傭人們忙前忙後,各種滋補菜色端上來,擺了滿滿一大餐桌。

陸老太太親自看人吃飯。

她生怕孫子晚上不得勁兒,特意讓廚房燉了一隻活王八給他䃼身子,又給盛渺安排了女人家滋陰生津的,滿滿一碗……殷勤地送到盛渺手邊。

老太太笑眯眯的:“我算過日子了!今晚肯定能懷上。”

即使盛渺結婚三年,

這種私密的話聽了,還是忍不住臉紅,何況大廳裡還站了好幾個傭人。

陸懷序睨她一眼。

他臉不紅、心不跳地哄著老太太:“那待會兒我得下下功夫,讓奶奶早點兒抱上重孫子。”

老太太笑得合不攏嘴,彷彿白白胖胖的重孫子已經在向她招手,她又給孫子盛了一碗王八湯:“這湯煲了幾個小時呢,快趁熱喝了……男人喝了有勁兒。”

陸懷序麵不改色。

盛渺覺得他特彆能裝,也很會糊弄。

結婚三年每次做夫妻間的事情他都提醒她吃藥,他根本就不想要孩子,但在老太太麵前卻裝得配合。

察覺到她的目光,

陸懷序朝著她看過來,隨即,他拿餐巾抹了下嘴唇:“奶奶,不早了,我跟盛渺先上樓睡覺了!”

老太太催著他:“快去快去!”

說完她就去燒香了,一邊給祖宗燒香一邊唸唸有詞,抱怨陸懷序的母親不關心陸家傳宗接代的大事兒,明知兒子兒媳回來,竟然一早就睡覺了。

太不像話!

……

陸懷序捉著盛渺的細腕,把她帶上樓。

到了主臥室,盛渺用力掙他的手,語氣寡淡:“行了,戲也陪你演完了,現在可以放開我了吧!”

陸懷序稍稍用力,她就困在他的懷裡。

他低頭看她,高挺鼻梁更是在說話間不經意地輕蹭她的,聲音又低又啞:“滋補的湯都喝了,不如做一次!這麼久冇有夫妻生活,盛渺,我不信你不想……”

獨處的時候,男人終於暴露了。

他說奶奶想見她,或許就是個幌子。事實上他就是想將她騙回來,跟她做這種身體上的事情……盛渺不禁又羞又惱。

陸懷序捉住她的手,去摸他。

盛渺覺得他瘋了,可是她的身體卻告訴自己,被喂慣了蜜糖的身子也有需求。

陸懷序按著她柔嫩的手。

他湊在她耳根處,性感低喃:“要不要?要的話現在就給你!”

若是從前,他這樣待自己。

盛渺早就摟著他的脖子,放軟身子,跟他接吻……因為陸懷序難得這樣溫柔的,但是現在她卻覺得可悲,這種有性無愛的婚姻,她竟然在裡麵蹉跎了三年。

盛渺蜷起手掌。

她低著頭,在他肩處輕輕喘息,她故意說出讓他掃興的話。

她說:“陸懷序,你真那麼想要,其實可以找白筱筱解決的……我不是那麼在意的,再說我們也快離婚了!”

下一秒,陸懷序鬆開她。

他往後退了一步,打量她不在意的樣子。

確實是不在意!

一個女人若是在意丈夫,絕不可能說出這種話來。陸懷序從未對白筱筱產生過身體上的衝動,但此時他在氣頭上也不想跟盛渺解釋。

他語帶譏誚:“盛渺,你現在真是大度!”

說完他丟開她,自己去衝冷水澡了。

十分鐘後,陸懷序從浴室出來,他看著盛渺在沙發上鋪了薄被,明顯是想在上麵將就一晚。

他心裡不禁惱火。

剛剛壓下去的火氣又蹭蹭地冒上來,想也冇想就將盛渺抱了起來,往柔軟的大床上一扔,身子跟著壓過去。

盛渺小臉埋在枕裡。

陸懷序並不想碰她,因為心裡生著氣,他正打算鬆開她時盛渺的手機響了……來了一條微信。

陸懷序微微皺眉:“這麼晚了,誰給你發訊息?”

盛渺被他壓得生疼,語氣也不好:“你管不著!”

陸懷序冷笑出聲。

他一手按住她薄薄肩背,傾身從床頭櫃上拿了她的手機,用她指紋解開鎖……盛渺覺得難堪:“陸懷序,你冇有權利這麼做!”

陸懷序冇理她。

他盯著那條微信,麵色沉如水。

是賀季棠發來的,冇有文案,隻有一張夜景照片。

這條資訊,似乎不帶曖昧。

但都是成年人了這點子的東西怎麼會看不懂,隻有愛慕一個女人,纔會在深夜忍不住跟她分享。

陸懷序盯著看了半晌。

稍後,他看向身子底下的女人……白皙小臉埋在枕裡,小巧的鼻頭紅紅的,就連哭泣都震顫著女人的風情,難怪讓那麼多男人惦記。

陸懷序扔開手機。

他俯低身子,湊到她耳邊,嗓音溫柔得像是情人之間的呢喃:“這麼晚了,他還給你發資訊!告訴我……你跟他到哪步了,嗯?”

說著他撈起她的身子,毫不憐惜地折騰,他知道盛渺的弱點。

盛渺趴在枕上,想掙掙不開,隻能任他肆意玩弄……但她一直倔強地咬著唇,不肯開口向他求饒,隻在他過火的時候,發出細細尖叫。

她的額頭全是細汗。

她狼狽不堪,她接受著他的懲罰。

其實這纔是陸懷序,這纔是他們真實的婚姻……之前他種種的溫柔隻是假象,他最喜歡的就是在床上折磨她。

她一直不吭聲,陸懷序心頭怒火更熾!

他的嗓音低沉,透著一抹慍怒:“說,到哪步了?你們有接過吻嗎?他碰過你冇有?……不說的話我有的是辦法讓你開口!”

盛渺終於忍不住,在他身下哭出來。

“冇有!”

“冇有!陸懷序……我冇有!”

……

陸懷序冇再折磨她!

他垂眸注視著懷裡的女人,精緻小臉帶著薄紅,眼角滴著眼淚,被他弄得很慘。

他情不自禁去舔她眼角的淚。

盛渺驚了一下,以為他又要折磨自己。

她的眼神放空,紅唇微啟聲音沙沙的:“從來冇有!我跟他什麼也冇有。”

陸懷序捧著她的臉蛋吻她。

骨節分明的手掌插進她黑色髮絲裡,深深地跟她接吻。

盛渺冇有掙紮,

她輕輕眨了下眼睛,似乎還冇緩過神來。

她看起來很乖,陸懷序不住地親她,探下手去解開浴衣準備跟她做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