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懷序 作品

第19章

    

盛渺在他懷裡顫抖。

她陷入了回憶,過去三年,那些不怎麼好的回憶。

她的生理機能,幾乎失能。

陸懷序正要一舉占有,手機持續響起。

他不耐煩地拿過手機看了一眼,是秦秘書打來的,斟酌了下陸懷序還是接了電話但語氣不太好:“這麼晚了什麼事?”

電話那頭,秦秘書聲音焦急。

她說:“陸總,白筱筱她來B市了!”

陸懷序微微皺眉,他看了一眼盛渺後曲腿起身,走到外麵接電話了……但方纔秦秘書那句話盛渺還是聽見了。

白筱筱回到了B市。

陸懷序終於讓他的情人,登堂入室,這對於盛渺這個名義上的陸太太其實是莫大的羞辱。

約莫兩分鐘,

陸懷序從外麵進來,神色微緊。

白筱筱高調回B市,被記者圍在機場,不慎摔倒腿又斷了一次……而白筱筱的父母跟記者宣佈,說白家是陸氏集團的姻親。

這無疑是個大醜聞。

陸懷序得親自去處理,順便也處理一下白筱筱。

他著衣時,看著無力趴在床上的盛渺,語氣淡淡的:“有點急事要處理,你先睡吧!明天早晨我回來送你。”

盛渺背對著他,冇有吭聲。

陸懷序拿外套時又看她一眼,這才匆匆離開……片刻,外麵院子裡響起車子發動的聲音。

盛渺知道今晚他不會回來了。

她不禁想起從前。每次陸懷序去H市看望白筱筱,她都很介意,甚至徹夜難眠。

但現在,盛渺發現自己不在意了。

他的冷淡他的惡劣,他所有待她的不好,她都不在意了。

不愛陸懷序,真的會輕鬆很多……

……

天微微亮,鬆山醫院VIP病房。

白筱筱穿著藍白病服靠在床頭,她看著陸懷序的杏眼裡,滿是愛慕。

陸懷序倚在沙發裡,刷著手機。

他在看盛渺有冇有給他發微信,等了半天,冇有!

這時,秦秘書推門進來。

她走到陸懷序身邊,傾身低語:“媒體那邊都打點好了,陸總放心,不該寫的東西一個字也不會流出去!”

陸懷序看她一眼,收起手機。

他正要說話,病床上的白筱筱看他臉色小心翼翼地開口:“對不起陸先生,我爸爸以為我們在談戀愛……他以為我們會結婚,他才這樣說的!”

陸懷序還未說話,

秦秘書忍不住懟了:“白小姐,你似乎忘了陸總結婚了?你從哪點覺得陸總在跟你談戀愛,又從哪點以為陸總會娶你?”

其實平時,秦秘書對白筱筱不錯。

她喜歡用白筱筱刺激盛渺。

但是,當白筱筱綠茶地試探陸懷序的態度時,秦秘書忍不住了,她不能容忍這麼低檔次的女人在心裡染指陸懷序。

她明顯激動,陸懷序睨她一眼。

秦秘書想起他上次的告誡,她抿緊嘴唇,退後一步。

白筱筱很會看眼色。

她顫著嘴唇,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秦秘書你誤會我了,我從未覺得在跟陸先生談戀愛。我知道陸先生有太太的,他對我好……隻是因為當年我無意中喚醒他。真的……我隻想治好腿,隻想著能跟魏老師學習。”

“其他我真的不敢想。”

“秦秘書,你不會攔著我吧?”

……

秦秘書快要氣死,現在,她終於知道白筱筱的厲害。

句句無辜,但句句針對自己!

秦秘書看向陸懷序,想知道他的意思。

大晚上的陸懷序本來就不高興,白家又捅了這麼大個簍子,自然不會有好臉色。

他看著白筱筱那張清湯寡水的臉,語氣很淡:“這兩件事情結束前,請你的父母管好自己的嘴!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心裡有個數!”

白筱筱纖指握緊。

但麵上,她仍是一副乖巧的模樣:“我明白的陸先生!”

陸懷序起身離開。

門外,白家父母一副老老實實的樣子,看見陸懷序出來便想搭話,但嘴還冇有張開陸懷序就走進了電梯。

秦秘書瞪他們一眼,跟著進去。

電梯裡,隻有陸懷序跟秦秘書,液晶屏上紅色數字不斷往下。

陸懷序忽然問:“為什麼安排白筱筱到鬆山醫院?我記得盛渺的爸爸就在這間醫院就醫。”

秦秘書心頭一緊。

隨即,她立即解釋:“陸總,這真不是我的意思!我趕到機場時,救護車已經把白筱筱拉到醫院了!白筱筱明天的手術,陸總過來看望嗎?”

話音落,電梯門打開了。

陸懷序先走出去,隻丟下一句話:“我又不是醫生!”

秦秘書跟上去。

陸懷序坐進車裡,黑色賓利的車窗降下,他微微側頭對秦秘書說道:“等魏老師抵達B市,安排我跟他吃飯。”

秦秘書知道,他是想引見白筱筱。

她不禁多了句嘴:“陸總,我聽說魏老師有心儀的學生了……我怕這事兒成不了!”

陸懷序低頭刷著手機。

聞言,他有點兒漫不經心的樣子:“是誰讓魏老這麼看中?”

秦秘書笑得勉強:“具體不知道!但是魏老師公開表示過,對這位小提琴手的欣賞……直言要好好培養她。”

陸懷序抬眼,看著自己的秘書。

半晌,他語氣淡淡:“那就考驗下魏老的……高風亮節。”

……

七點半,陸懷序回到陸家大宅。

奢華餐廳,飄滿了早餐的香味。

陸夫人穿一身貴氣衣裳,坐在餐桌前指點著傭人做事,餘光掃過兒子欲往樓上走,就叫住了他不鹹不淡道:“她已經走了!”

陸懷序腳步一頓。

他轉身走到餐桌前,坐下,傭人殷勤地幫他鋪好餐巾。

見兒子不準備說什麼,陸夫人氣不打一處來:“我聽說昨晚睡到半夜,你出門處理白筱筱的事情了?陸懷序,其實我不太想管你的私事,但是現在外麵都在傳你跟盛渺要離婚了!”

她頓了下:“盛渺再不濟,也比白筱筱強上太多。”

陸懷序喝了口黑咖啡,對傭人道:“下次記得不要放奶精。”

傭人連忙稱是。

陸懷序這纔看向自己的母親,語氣淡淡的:“我冇準備離婚!另外……我對白筱筱也冇有那個意思!”

“但她有那個意思!”

提起白筱筱,陸夫人滿臉不屑:“她是烏鴉想變鳳凰!”

陸懷序冇搭話。

陸夫人也不想跟兒子關係搞太僵,她拿起一張請帖,在桌麵上輕輕推向陸懷序:“週四李太太有個宴會,不管怎麼樣……你都要帶著盛渺過去秀個恩愛,打破離婚的傳聞。”

李太太?

陸懷序接過看了,確實是旭日集團李總的太太。

最近李總有個項目,陸懷序正在競標。

估算有一半的機會。

這個節骨點上,這個宴會就顯得特彆重要,陸懷序想也不想地說:“我帶秦秘書過去吧!最近有個項目,帶她去用得著。”

再說,陸懷序也不想讓盛渺沾染生意場上的事情。

陸夫人很不讚成:“秦秘書再能乾也隻是秘書,哪有男人蔘加宴會帶秘書去的?”

但是陸懷序已經決定了。

他對那個項目,勢在必得。